每日财经播报

遭遇「史上最嚴發審」達海智能IPO前景或存憂


摘要:臨近春節,IPO有了少有的平靜。言及半年來IPO審核的最顯著特點,低通過率當仁不讓,其中還不乏一些「N過1」的情形:1月10日4過1、1月23日7過1、1月24日5過1、1月26日5過1、2月7日3過

臨近春節,IPO有了少有的平靜。

遭遇「史上最嚴發審」達海智能IPO前景或存憂

言及半年來IPO審核的最顯著特點,低通過率當仁不讓,其中還不乏一些「N過1」的情形:1月10日4過1、1月23日7過1、1月24日5過1、1月26日5過1、2月7日3過1。

事實上,自去年10月新一屆發審委上任以來,上市公司的審核工作一直呈現從嚴趨勢, 這一方面讓符合標準的企業可以儘快上市;另一方面,讓質量不足夠優質的企業知難而退,取消排隊或者撤回資料。既保證過會企業的數量和質量,同時也解決了IPO「堰塞湖」問題。

「全面從嚴」審核理念已明確

今年以來,發審委已經審核了54家(包括二次上會但不包括取消審核)企業的首發申請,其中,23家獲得通過,28家被否,3家暫緩表決,否決率達到51.85%。而2017年全年共85家被否,否決率17.07%,2016年全年共計18家企業IPO被否,否決率僅為6.64%。

可見,證監會「全面從嚴」的IPO審核理念已經得以明確,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曾表示,要堅決落實依法全面從嚴的監管理念,嚴格專業履職、依法審核,防止問題企業帶病申報、矇混過關。而中紀委駐證監會紀檢組組長王會民也表示,發審委委員對於不合規的企業,要勇於投否決票。

受此影響,新三板企業IPO轉板的通過率不容樂觀。截至2018年1月31日,2018年首月有11家新三板企業上會,僅有4家獲得通過,IPO通過率為36%,與2017年過會率66.7%相比降低了一半。

IPO闖關受挫,同時也為相關企業敲響了「警鐘」,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新三板企業盲目跟風尋求IPO的熱潮。2018年以來,截至1月29日,新增的上市輔導掛牌企業僅為18家。同時,受IPO審核趨嚴及部分公司業績變動的影響,很多之前進入IPO籌備階段的新三板公司陸續調整了相關戰略規劃,終止上市輔導、撤回申報材料的案例近期頻發。

最「任性」的公司重啟IPO

近來,IPO常態化讓不少已掛牌公司躍躍欲試尋求轉板,新三板逐漸成為上市企業重要的「儲備資源庫」,甚至不少新三板公司在進入輔導期前就摘牌另謀上市。原掛牌公司達海智能就是其中典型代表。

江蘇證監會公告顯示,達海智能在2017年12月,再次進入上市輔導期,由長江證券擔任輔導,根據公開資料,目前公司IPO尚未被證監會受理。實際上,早在2012年6月,達海智能就進入了上市輔導程序,彼時的輔導券商為湘財證券,但直至公司2017年7月從新三板退市,5年時間都沒有完成輔導。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摘牌離開新三板,達海智能一共歷經多次折騰,一度被業內評為最「鬧騰」的公司。早在3月15日,達海智能就發布公告申請摘牌,但沒過多久,在3月31日召開的股東大會上又被否決了。直到4月18日,董事會才最終通過了申請終止掛牌的決議。根據當時公司董秘的說法,這反反覆復的「退市奇葩姿勢」都是為了IPO,中途否決是為了給國有做市商打開公開交易窗口,滿足做市商的退市要求。

IPO道路真沒那麼好走

然而,這條上市道路並沒有想象中平坦。在監管收緊的大環境下,許多企業只能坐在「冷板凳」上乾等,數據顯示,截至2月2日,有459家企業處於排隊狀態。而達海智能在去年12月進入上海輔導期后,也一直處於未被受理狀態。

根據近期被否的案例來看,發審委的審核的重點主要集中在關聯交易、持續盈利能力、股權問題、財務問題、合法合規問題、內部控制問題、獨立性問題、客戶依賴問題、人員問題、募投項目合理性等核心問題上。

再觀達海智能,該公司從摘牌到再度IPO一直風波不斷。因未按時披露預期報告,達海智能及時任董事長耿裕華、時任董秘施雁翔被股轉系統處以警告處罰;外債企業突然變成子公司,說辭含糊一度遭到投資者質疑;此外,達海智能還分別與烏拉特公司、上海斐訊、江蘇綠新能有工程欠款相關訴訟糾紛,涉及總金額超過6000萬元;業績方面,2016年上半年,達海智能實現營業收入2.8億元,同比下滑31%;凈利潤2800萬元,同比下滑28%,盈利能力堪憂,一直到摘牌,達海智能未再披露過財報信息……這些因素都對達海智能的業績產生較大不確定性,也為IPO之路鋪設了層層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