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區塊鏈和虛擬貨幣的相愛相殺| 互聯網法律觀察


摘要:【摘要】虛擬貨幣其興也勃,其亡也忽。區塊鏈卻招惹池魚之禍。編者按:虛擬貨幣其興也勃,其亡也忽。區塊鏈卻招惹池魚之禍。引言金融危機的爆發使傳統貨幣信譽受損,人們產生出開發一種代貨幣(虛擬貨幣)的想法,比

【摘要】虛擬貨幣其興也勃,其亡也忽。區塊鏈卻招惹池魚之禍。

區塊鏈和虛擬貨幣的相愛相殺| 互聯網法律觀察

編者按:虛擬貨幣其興也勃,其亡也忽。區塊鏈卻招惹池魚之禍。

引言

金融危機的爆發使傳統貨幣信譽受損,人們產生出開發一種代貨幣(虛擬貨幣)的想法,比特幣(Bitcoin)應運而生。2009 年時一枚比特幣僅值0.05美元。2016年,1000美元僅能買0.05個比特幣。除比特幣之外,萊特幣(Litcoin)、瑞波幣(Ripple)、以太坊(Ethereum)等各種虛擬貨幣都被視作一夜暴富的捷徑,浩大的挖礦行動就此開始。然而我國監管部門近段時間以來密集的監管力度似乎在控制這波熱潮。

幣圈現狀

幣圈現狀很難用一句話,甚至一段話來描繪。

幣圈五光十色。除了廣為熟知的比特幣外,誰是佔據市場份額第二寶座的加密貨幣?根據2018年1月1日數據,2017年回報率最高的加密貨幣為瑞波幣,漲幅36018%,以及市場很少聽聞的加密貨幣NEM,Ardour和Dash等。而以太幣、萊特幣、量子鏈等虛擬貨幣,則讓人較為熟悉。有些人將比特幣外的其他貨幣一概稱之為山寨幣,時至2018年的現在,仍有各種名目的「幣」在推出。

幣圈很火。各種幣價值飆升,交易平台不惜出海繁榮;迅雷推出了玩客幣,因管理層風險理念不一不惜手撕子公司;徐小平內部分享鼓勵擁抱區塊鏈;周鴻禕比特幣懸賞黑公關。

幣圈尋求國際安全島?中國、美國等國家不斷出台政府監管意見,防範虛擬貨幣帶來的非法募集資金、非法證券交易以及洗錢風險。據媒體介紹,在中國政府的強監管下,中國三大主流交易所——OKCoin、火幣網和幣安,均已將交易業務全部轉移到政策友好的境外區域。但是,國人又如何了解哪些國家對虛擬加密貨幣有了什麼樣的明確合法身份確定,交易規則如何制定?炒幣者的資金匯出與收入兌現,又如何確保不會觸犯所在地和中國政府的有關稅收和外匯的監管法律?

技術支撐——區塊鏈

虛擬貨幣的產生是創始人想要去中心化的結果。所謂去中心化,就是指貨幣的發行不再依靠國家金融力量,而是在特定的電腦開源軟體上就可以進行。這種情況下,虛擬貨幣的發行數量不再輕易為人控制,而是需要複雜的程序設計和密碼保護,因此更為可以更有力地防止通貨膨脹。

每隔一段時間,會產生一個象徵著一枚虛擬幣的隨機代碼。當「挖礦工」計算出該代碼以後,一枚虛擬幣產生,同時也產生一個區塊。這枚幣的每次流通都需要區塊完成認證,區塊內容逐漸擴充,所有區塊鏈接起來就形成區塊鏈。虛擬貨幣的所有交易認證信息都被記錄在「區塊鏈」中,區塊鏈是虛擬貨幣得以流通的背景網路。

短期內,比特幣不大可能成為一種廣泛普及開來的支付方式;目前,比特幣將作為一種全球可用的資產而流行開來,就像黃金一樣。黃金也不會用於日常交易中,同理,比特幣的價值就是作為一種可讓人們儲存財富的數字資產。

而另一方面,區塊鏈作為一種底層的技術,通過虛擬貨幣獲得大眾普及和技術關注,也創新出更多玩法,比如數字貓。數字貓:根據2018年以太坊平台上的交易顯示一隻數字貓價值100萬美元!這款應用使用了以太坊區塊鏈來創建一個公共、共享的數字貓加密歷史記錄,如今它已經成為了以太坊平台上最受歡迎的應用,用戶們至少花取了300萬美元來培育、購買並出售遊戲中的商品,2017年12月4日最高的一隻數字貓更是創下了100萬美元的天價。截至目前,這些數字貓的平均交易價為100美元。這款遊戲應用已造成以太坊擁堵。

什麼是ICO

ICO是Initial Coin Offering的簡稱,是數字貨幣/區塊鏈社區的產物。ICO也公開發行,與IPO不同的是發行標的物由證券變成了數字加密貨幣。參加ICO項目不能使用人民幣、美元等法定貨幣,需要使用比特幣、以太坊等虛擬貨幣。當這些代幣成功ICO后,還會形成一個類似於股市的二級市場。

此外,ICO項目通常採用分階段發售的方式,即包括早起鳥階段、第二階段、第三階段等,參與的越早,越能以更低的價格獲得項目代幣。

2017瘋狂的ICO

李笑來:提到ICO不得不提李笑來,李笑來的EOS項目,在2017年6月底EOS白皮書面市后,短短5天內就融到了1.85億美元。在7月2日時,EOS的整體市值達到了近50億美元。隨後的7月4日,EOS持續多日下跌,到8月29日左右時,EOS代幣價格9元左右,不足最高價36.58的1/4。

而與這「加之50億美元的空氣」相比,李笑來接下來發布的PressOne更加讓人難以理解。該項目沒有配備白皮書,官網只有幾百字的介紹,乃至給出「不提供那個,即使提供了也沒多少人能看懂,甚至沒幾個人看的東西」的回復,因此李笑來就得到了騙子的稱號。

藝術鏈(Arts)ICO「騙局」:2018年1月有消息稱藝術鏈(Arts)項目被質疑虛假宣傳,投資者紛紛要求退幣,並將創始人「護送」到北京金融局信訪辦公室。這已經是當下幣圈的常態,平台跑路,用戶資金難以收回,亂象叢生。目前該創始人已被警方控制,北京金融局內部已經將此事件定性為「金融詐騙」,接下來將會順藤摸瓜,徹查國內 ICO 鏈條。

ICO的監管之路

2017年9月4日,在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的《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中明確指出,代幣發行融資(ICO)行為涉嫌非法集資、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發售代幣票券等違法犯罪活動,任何組織和個人應立即停止從事ICO。但是幣圈看起來並沒有因此而銷聲匿跡。反而,黑產代幣,ICO出海,變相虛擬貨幣投資,炒作區塊鏈技術等新聞層出不窮,似乎一不小心就錯失了百億富翁的機會。

而在此七部委公告之前的8月28日,北京市網貸行業協會也對外發布《ICO風險提示函》稱,投資者投資ICO項目時,除可能面臨虛擬貨幣技術方面風險造成的損失以外,還可能存在參與非法集資、洗錢、傳銷等違法犯罪行為引發的法律風險。對於信息不夠透明的項目,還存在被詐騙風險。

2018年1月12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關於防範變相ICO活動的風險提示,特別點名迅雷「鏈克」,稱其本質是一種融資行為,是變相ICO。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呼籲,廣大消費者和投資者應認清相關模式的本質,增強風險防範意識,理性投資,不要盲目跟風炒作。

2018年1月16日,深交所發布公告,稱將密切關注涉及區塊鏈概念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和二級市場交易情況,對於利用區塊鏈概念進行炒作和誤導投資者的違規行為,將及時採取紀律處分措施。同日,上交所也公開表示,對於市場熱炒「區塊鏈」概念,個別股票已經出現炒作風險。

2018年1月17日,央行營業管理部支付結算處發布一份名為《關於開展為非法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支付服務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的特急文件(簡稱「通知」),《通知》顯示,央行要求各支付機構嚴禁為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服務,並採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於虛擬貨幣交易。

2018年1月26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關於防範境外ICO與「虛擬貨幣」交易風險的提示》,告知「根據國家相關管理政策,境內投資者的網路訪問渠道、支付渠道等可能會受到影響,投資者將蒙受損失。」

此外,2018年1月17日,據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辦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的知情人士透露,包括央行、中央網信辦、工信部等多部委將聯合加強對虛擬貨幣市場的整頓清理,特別是對於註冊地在境內的場外交易平台、境內大額 「點對點」的做市交易,甚至是註冊在境內但通過其在境外的網站平台為國內客戶提供虛擬貨幣集中交易服務等將進行逐步清理。

據悉,下一步將繼續對虛擬貨幣相關行為保持嚴密關注,採取包括取締相關商業存在,取締、處置境內外虛擬貨幣交易平台網站等在內的一系列監管措施,以防範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

結語

區塊鏈作為比特幣的「底層技術」被越來越多地應用,但對於虛擬貨幣來說,政策和監管對其的包容度就沒有那麼大了。上述不同監管部門的頻繁表態,還是希望一個冷靜務實的金融市場,讓普通大眾離開「投資」的喧囂,讓區塊鏈、比特幣回歸其技術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