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明確銀行機構承擔主體責任 可將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落到實處


摘要:作者莫開偉系中國不良資產行業聯盟研究員2月11日,銀監會頒布《銀行業金融機構從業人員行為管理指引》(簡稱《指引》),並公開徵求意見;《指引》包括總則、從業人員行為管理的治理架構、從業人員行為管理的制度

作者莫開偉系中國不良資產行業聯盟研究員

2月11日,銀監會頒布《銀行業金融機構從業人員行為管理指引》(簡稱《指引》),並公開徵求意見;《指引》包括總則、從業人員行為管理的治理架構、從業人員行為管理的制度建設、從業人員行為管理的監管和附則共五章28條。明確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應對本機構從業人員行為管理承擔主體責任(2月11日《21世紀經濟報道》)。

明確銀行機構承擔主體責任 可將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落到實處

應該說,這是一部切實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規範性制度文件,《指引》在徵求意圖之後不久將付諸實施,意味著只要是銀行工作人員,無論是正式工還是臨時工,凡參與了「飛單」、「假理財」等案件或其他侵害金融消費者權益案件,銀行機構再也不能僅憑一句屬「員工個人行為」或「已開除與單位無關」等借口,逃避賠償責任。

因而,這是金融監管歷史上具有跨越意義的標誌性事件,是金融監管持續向前推進的時代特徵,更具有真正把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放在銀行經營首位、把客戶當上帝的金融里程牌意義。顯然,《指引》出台是帶給全體金融消費者又一大政策紅利,更是值得全國民眾關心和稱讚的一件大喜事。

明確銀行機構承擔主體責任 可將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落到實處

從當前現實看,頒布和實施《指引》非常及時和必要,可從根本上彌補金融消費者維權的「法制性」空白,可給金融消費者提供有效的「法律援助」。近年銀行系統因員工個人行為或內外勾結髮生的客戶存款失盜案、理財飛單案等等,嚴重侵害了金融消費者權益;而當這些案件發生之後,銀行機構或三緘其口,對金融消費者權益維護未盡職,打馬虎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罰代法;或以屬員工個人行為及臨時工為借口,在案件發生之後將員工開除了事,以逃避賠償之責。

銀行機構這些行為,實質上是以自身強勢的集團優勢「欺凌」金融消費者這個社會弱勢群體,憑藉自身強勢話語權讓金融消費者缺乏申訴和維權通道。銀行機構之所以如此將金融消費者權益置於不管不顧境地:一是因為當前對銀行員工侵害金融消費權益缺乏明確的法律規範,當案件發生之後司法部門缺乏足夠的法律依據,難以做到公正判決,難以很好地維護金融消費者權益;

明確銀行機構承擔主體責任 可將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落到實處

二是監管當局雖然強調維護金融消費者權益,但因缺乏明確的制度規定,當銀行員工侵害金融消費者權益案件發生時,難以採取相應監管措施,對銀行機構在故意逃避賠償之責的監管上也陷入尷尬局面。而《指引》面世能有效解決這些問題。

同時,《指引》基本覆蓋了銀行從業人員行為管理的方方面面,包括要求建立全面覆蓋、授權明晰、相互制衡的從業人員行為管理體系,制定全行遵守的行為守則和針對各業務條線的行為細則;開展從業人員行為的定期評估、建立長期監測和不定期排查機制,發現問題及時處理,在招聘中評估其與業務相關的行為,並將從業人員行為的評估結果作為薪酬和晉陞的重要依據;銀行業金融機構建立不當行為的舉報制度,加大約束和監督。

明確銀行機構承擔主體責任 可將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落到實處

這一切有利於督促銀行機構高度重視員工工作及日常生活行為的監管,做到抓業務與抓員工思想教育引導「兩手硬」,不斷完善員工行為準則和管控機制,將風險內控水平不斷推進新台階,將一切有損銀行和金融消費者利益的「不法行為」消滅在萌芽狀態。也就是說,《指引》出台既是維護金融消費者權益的需要,更是提高銀行防範大量風險案件發生能力的需要。

近年銀行系統發生的系列金融大案如廣發銀行案、民生銀行北京航天支行案、郵儲銀行甘肅文昌路支行違規票據案、浦發銀行成都分行違規發放貸款案等等,都暴露出對員工監管的軟弱;尤其廣發銀行違規擔保案件中,存在「內部員工法紀意識、合規意識、風險意識和底線意識薄弱,有的甚至喪失了基本的職業道德和法制觀念,形成跨部門作案小團體,與企業人員和不法中介串通作案,收取巨額好處費,中飽私囊」等問題,足以暴露了銀行業金融機構對從業人員行為管理不足、部分從業人員行為缺乏有效約束等問題.

明確銀行機構承擔主體責任 可將保護金融消費者權益落到實處

總之,《指引》面世具有重大而又深遠的現實金融意義:可從根本上扭轉過去銀行員工發生侵害金融消費者案件時讓金融消費者陷入維權困境的現狀,更可讓銀行機構消除憑藉經營集團強勢話語權想方設法規避對金融消費者損失賠償責任的任何幻想,督促銀行機構增強對員工工作及日常生活行為的監管管理責任,不斷完善內控機制和提高內控水平,將一切有損銀行經營形象和金融消費者權益的「違法違規」行為消滅在萌芽狀態,使銀行機構始終成為金融消費者最放心、最貼心的「理財經紀人」和社會資金的「總管家」,使銀行「三鐵」形象再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