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最愛儲蓄的中國人,貸款消費竟比存錢多,銀行告急中小企業告急!


摘要:◎智谷趨勢|旺角黃局長01歷史上極為罕見的一幕出現了。最近央行公布一組數據說,2017年全年住戶部門存款增加4.6萬億元,全年住戶部門貸款增加7.13萬億元。你沒看錯。向來不敢生不敢死不敢病,不敢大手

◎智谷趨勢 | 旺角黃局長

最愛儲蓄的中國人,貸款消費竟比存錢多,銀行告急中小企業告急!

01

歷史上極為罕見的一幕出現了。

最近央行公布一組數據說,2017年全年住戶部門存款增加4.6萬億元,全年住戶部門貸款增加7.13萬億元。

你沒看錯。向來不敢生不敢死不敢病,不敢大手大腳的中國人,去年從銀行貸出來的錢,竟然比存進銀行的錢還要多,而且多出來的部分簡直如天文數字般——整整2.53萬億,相當於廣東省2017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兩倍。

剛開始局長還有點不敢相信,直到我們從央行官網扒出下邊的數據:

最愛儲蓄的中國人,貸款消費竟比存錢多,銀行告急中小企業告急!

最近十年,居民的存款增量一直徘徊在四五萬億元左右,走出一個倒U型的結構。今天的存款增量,比起十年前的2008年還要少。

另一方面,居民貸款卻像開著F1賽車一樣狂飆突進,從一萬億以下的水平,飆升到今天的7.13萬億。

拐點出現在2016年。住戶貸款歷史上第一次超越住戶存款,並且迅速拉開距離,從1.17萬億拉到2.53萬億。

這是十年未有之大變局。

多年來,中國就是以高儲蓄、高投資的發展模式,實現經濟持續高速增長的奇迹。居民貸款消費比存錢更多,將完全顛覆掉這套玩法,引起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這對於資本市場、金融市場和宏觀經濟產生的影響,將超乎很多人的想象。

02

跨入2018年,銀行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根本就坐不住。

去年底的攬儲大戰剛剛結束,還沒來得及歇一口氣,一場新的危機又撲面而來。縱觀近期全國各地爆出來的新聞,目前銀行業的畫風都變成了這樣——

A行:走過路過別錯過啊,存款就送吹風機、拉杆箱

B行:小王,咱們省里還有哪些媒體,快點去登催款公告

C行:號外號外!誰有資金掮客電話,我們要買一個億存款

讓銀行頭疼的,就是現在的存款實在是太難拉了。

據21世紀經濟報道,2018年1月,存款增速放緩甚至負增長的情況更加嚴峻。業內普遍預測,1月貸款規模或達2.8萬億左右,但吸儲困難並未改善,而存款流失的困境還在升級。

一邊是居高不下的貸款需求,一邊是永遠不夠用的額度,正在加劇銀行存貸款之間的結構性失衡,部分地區的存貸比已經爆表,超出了100%。

其實,居民的儲蓄不僅是增量倒退,存量上也有這個趨勢。

最愛儲蓄的中國人,貸款消費竟比存錢多,銀行告急中小企業告急!

最近十年,居民凈存款餘額的頂峰期出現在2015年末,為27.8萬億元。跨入2016年之後則全面衰退。2017年末居民的凈存款是24.4萬億元,與2012年末的水平差不多,一下子就倒回去五年。

03

有人說,這兩年居民存款少貸款多,有很大的一個原因是樓市去庫存。

確實,從2016年開始,中央政府的地產調控逐步加強,不僅擴大了限貸範圍,還提高了首付比例。居民為了購房,不得不支付更多的現金。我們來看一下這幾年的商品房銷售情況:

最愛儲蓄的中國人,貸款消費竟比存錢多,銀行告急中小企業告急!

從2016年開始,商品房的銷售額狂飆突進,歷史上首次進入十萬億的級別。房地產去庫存,讓政府債務轉為居民賬務,提高了住戶部門的槓桿率。

不過在局長看來,為國接盤導致居民儲蓄減少並不可怕,因為去庫存的宏觀調控政策只是階段性的,終有一天會畫上句號。

最要命的事情是,未來這種局面還會繼續持續下去。原因有三個。

一勞動人口減少。從2012年起這5年來,我國15-59歲勞動年齡人口下降近1800萬,邁入負增長的通道。勞動力人口是儲蓄的主力軍,勞動力人口一旦下降,儲蓄率就會跟著下滑。

二大消費時代的到來。隨著擁有較高儲蓄傾向的60 后、70 后群體逐漸進入老年,80后、90后逐漸成為中流砥柱,整個社會的消費觀念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7年末,居民的短期消費貸已經高達6.78萬億元。這也意味著,去年一整年,「最愛存錢」的中國人從銀行里貸了快7萬億元,去買手機、買汽車、買化妝品,進行提前享受階段。而在2012年末,這個數字只有1.93萬億元,6年翻了整整3倍多。

最愛儲蓄的中國人,貸款消費竟比存錢多,銀行告急中小企業告急!

三理財意識的全面覺醒。銀行存款利率經常跑不贏通貨膨脹,長期處於負利率情況。而理財產品的利率水平完全吊打銀行活期存款,很多人將錢砸向理財產品。另一方面,隨著投資方式的日漸豐富,越來越多的人將目光投向P2P、私募基金、股市等。

04

在當下中國,銀行可以說是社會融資的最大媒介了。

它是一個資本中樞的角色,左手將居民多餘的散錢收集起來,右手將這些配置給實體經濟,讓有需要的企業引進設備,購買原材料,擴大生產規模,使得中國的經濟體系得以順暢運行。

一旦居民儲蓄變少了,銀行很可能會用調整利率的方式自救——

抬高存款利率,吸引儲蓄

拉升放貸利率,將成本轉嫁給貸款人

可能你會說,很多理財產品拿到居民存款后,絕大部分的資金還是會以協議存款的方式迴流到銀行,銀行口袋裡的錢並不會少太多,不一定非得在利率上做文章。

但是你別忘了,這些「寶寶」的存款利率基本都在4%以上,比銀行同期的存款利率要高很多。羊毛出在羊身上,銀行既然接下了這些理財資金,就一定會層層加碼,傳導給下游的企業。

在這樣的邏輯之下,整個社會都會面臨更大的挑戰。

對個人來說,越晚買房越不划算。從去年開始,很多一二線城市的房貸利率已經取消了優惠,有的上浮10%,有的上浮20%。背後的原因,除了配合中央宏觀調控政策給樓市降溫之外,其實也有一點儲蓄變少不得不為的苦衷。即便未來這一輪的調控高壓解除了,房貸利率仍然有可能繼續堅挺。

對企業來說,融資成本會變高。以往企業還可以通過通道業務,拿到銀行表外的理財、委託貸款資金,但隨著去槓桿的深化,通道業務遭到大範圍的封殺。中小民企的日子恐怕會更難了。

過去的四十年裡,中國經濟之所以能持續高速發展,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的高儲蓄、高投資結構。

長期以來,全球的生產流通體系可以分成三個板塊,以南美、中東為代表的資源板塊,以中國為代表的製造板塊,以及以歐美髮達國家為代表的消費板塊,這三者構成了一個頗為完整的閉環。

其中中國作為世界工廠,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中國進口全球的鐵礦石、木材、初級工業品等原材料,進行加工製造,再輸出到歐美國家消費。國人獲取的利潤,以高儲蓄的方式進入銀行,重新轉化為投資進行再生產,以此循環往複,推動中國經濟突飛猛進。

對於當下的中國來說,高儲蓄與高投資就像是一枚硬幣的兩面,誰也離不開誰。而中國調結構、補短板需要在動態的過程中進行,仍然需要大量投資支撐。居民儲蓄的減少,無疑會衝擊宏觀經濟的轉型升級。

當然,我們也不要事情想得那麼糟糕。

目前,中國的資本市場還處於發展階段,企業通過股市、債市直接融資的比例只有20%,遠比歐美等發達國家要低。從理論上來講,居民儲蓄減少的負面效應也會刺激銀行業改善自身的經營方式,並倒逼中國資本市場加快改革,擴寬直接融資渠道,從而優化資本的配置,改善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到底是危險還是轉機,取決於改革的步伐能否跑得更快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