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不宜對銀行1月份信貸投放猛增產生錯覺


摘要:作者莫開偉系中國不良資產行業聯盟研究員據央行近日發布2018年1月金融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1月份除社會融資規模不及預期外,M2貨幣供應增速與新增信貸均超預期,新增信貸達到2.9萬億元,同比多增86

作者莫開偉系中國不良資產行業聯盟研究員

據央行近日發布2018年1月金融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1月份除社會融資規模不及預期外,M2貨幣供應增速與新增信貸均超預期,新增信貸達到2.9萬億元,同比多增8670億元,大幅超過前值5844億元,創歷史紀錄(2月13日《經濟參考報》)。

不宜對銀行1月份信貸投放猛增產生錯覺

眾所周知,銀行1月信貸投放往往具有標杆性意義,它在很大程度上預示全年的信貸投放增降幅度及信貸額度的鬆緊狀況。而今年1月信貸投放高達2.9萬億元,是以往歷史上沒有過的,這是否喻示2018年全年信貸投放規模將大超去年?或者2018年央行貨幣政策將有所調整,由穩健中性向穩健偏松轉向?回答是否定的。

從銀行信貸經營的一般規律看,1月份大都為信貸投放的高峰期,因為立足早投放早收益的經營管理思維一直是銀行信貸投放的總體指導思想,這種反映主要體現在臨近春節,居民貸款尤其是短期貸款增加顯著,加之部分銀行機構受到去年末考核因素的制約,有可能將部分貸款順延至今年初進行投放。

不宜對銀行1月份信貸投放猛增產生錯覺

數據反映1月銀行中短期貸款新增6856億元,同比多增1296億元,環比多增7659億元;同時,企業新增貸款反彈力度也較大,尤其是短期貸款反彈力度與絕對水平均較高,數據反映1月企業中長期貸款新增19210億元,同比減少2283億元,環比增加14039億元。加上今年有一個特殊的情況,春節假期較晚,企業投資信貸多集中在1月,且銀行1月信貸額度相對寬鬆,對實體經濟旺盛的信貸需求做到了基本滿足。

還有銀行機構在嚴監管趨勢下,信貸結構有所調整,表現在表外非標融資受到明顯壓制,大量非標資產回歸表內也導致了銀行信貸規模的增長。1月銀行機構新增委託、信託貸款、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僅有1178億元,同比少增了1.1萬億元,是社會融資總量下降、弱於預期的的重要誘因;

不宜對銀行1月份信貸投放猛增產生錯覺

且1月份的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3.06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6367億元。與之相反的是,1月銀行機構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餘額增加2.69萬億元,同比多增3800億元,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的68.5%,同比高1.1個百分點。這既反映年初銀行信貸衝動仍然存在,更反映了融資需求從表外向表內轉移,表外融資全面收縮,顯示強監管政策下融資回表正在加速進行,且社會融資總量增速的下滑,符合實體經濟去槓桿的政策目標要求。

顯然,1月銀行信貸投放猛增並不改變金融去槓桿的大趨勢,更不能認為監管層將在信貸規模考核上會有所放鬆。由此,作為企業和貸款人對銀行機構1月信貸投放大增應認真分析其背後的原因,不能被表面的數據所迷惑,準確把握銀行信貸投放趨勢,及時調整信貸策略,靈活應對銀行信貸投放規模及節奏的變化,做到從容自如,不被資金所困擾。

不宜對銀行1月份信貸投放猛增產生錯覺

一方面,企業和貸款人不能因為1月信貸投放猛增而盲目繼續擴大信貸需求、擴大投資或置業項目,而是要保持冷靜的頭腦,提高銀行貸款緊縮的前瞻性,銀行機構有可能受穩健中性貨幣政策的影響,在1季度之後收縮信貸規模可能給企業生產經營帶來資金困擾。

因而,實體經濟生產經營和置業應以謹慎穩妥為好,不宜盲目追加投入盲目擴大生產經營規模。另一方面,監管層嚴監管趨勢將延續2018年全年,隨著嚴監管深入,銀行表外信用轉為表內信用將會更加突出,銀行信貸投放總體趨勢會呈收緊狀態,信貸資金供不應求局面將會加劇,銀行有可能將表內信用更加投放到行業龍頭企業、有發展前景的優秀高科技信息產業,其他企業的信貸需求將會受到抑制,這尤其需引起實體經濟的高度重視。

不宜對銀行1月份信貸投放猛增產生錯覺

再一方面,2018年房地產調控趨勢也將繼續,信貸資金非正規途徑流向樓市和債市也將成監管部門關注的重點。因而,作為銀行機構應樹立大局意識和合規意識,牢牢掌握信貸經營底線,做到不碰觸監管紅線,將信貸資金全部注入到實體經濟身上;並嚴把消費貸款關口,確保消費貸投向和用途真實可靠,堵塞信貸資金流向樓市和債市的各種暗道。尤其作為投機炒作樓市者應立即縮手,監管層將會繼續對「首付貸」和「消費貸」保持高壓監管態勢,再也不能盲目參與樓市投機炒作,避免落入被查處而使資金落入雞飛蛋打的危險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