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君康人壽股權代持鬧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現


摘要:作者丨張譯文來源丨野馬財經已經成功退出的「杉杉系」再度被一樁陳年舊案「牽出」。日前,保監會公布,因公司股東在2012年的增資申請中使用非自有資金出資,撤銷君康人壽有關股東和註冊資本變更的行政許可,並要

君康人壽股權代持鬧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現

作者丨張譯文

來源丨野馬財經

已經成功退出的「杉杉系」再度被一樁陳年舊案「牽出」。

日前,保監會公布,因公司股東在2012年的增資申請中使用非自有資金出資,撤銷君康人壽有關股東和註冊資本變更的行政許可,並要求其抓緊引入合規股東。

君康人壽股權代持鬧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現

截圖來源:保監會官網

對此,君康人壽公開回應稱,兩名股東福建偉傑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偉傑投資)和福州天策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天策實業)的違規行為始於2011年,屬於小股東之間的歷史糾紛。公司表示堅決支持保監會對個別股東股權的處置。

縱觀歷來保險公司對保監會發函的回應,君康人壽可謂是積極度超高,只是這股東的歷史糾紛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股權代持疑雲

事實上,在2017年的保監會對君康人壽的現場評估中,公司股權存在的問題就已經初露端倪。

而根據保監會最新的公告,君康人壽股東偉傑投資實則代替另一股東天策實業持有君康人壽3.2%的股份,超比例持股,違反《保險公司股權管理辦法》不得委託他人持有保險公司股權的規定。

那這筆代持是如何發生的呢?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從一封民事裁定書里尋到了這筆代持的蛛絲馬跡。

君康人壽股權代持鬧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現

截圖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天策實業起訴稱,2011年11月,其與偉傑投資簽訂《信託持股協議》把2億股君康人壽保險的股份委託其代持。此外,2012年,又通過指定的其他兩家公司給偉傑投資轉入2億元用於擴充股份,現請偉傑投資返還該4億股股份。

而偉傑投資則持另一種觀點,根據天策實業起訴時提交的證據顯示,《信託持股協議》中約定的2億元股份就是2012年指定案外兩家公司轉入的2億元,雙方爭議標的資金就是2億元,而非4億元。

君康人壽股權代持鬧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現

截圖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就在與天策實業打官司的同時,2016年,偉傑投資還以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為由,將君康人壽原董事長鄭永剛等一眾高管以及君康人壽公司訴至上海浦東新區法院。不過,上海浦東新區法院一審以該案須以其與天策實業案件的審理結果為依據,中止訴訟。

君康人壽股權代持鬧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現

截圖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不管是2億元還是4億元,偉傑投資為天策實業代持君康人壽股份的事情確鑿無疑。

值得關注的是,這兩家小股東之間歸屬不明的2億股份,也只是君康人壽10年股權更迭的片段。10年間的12筆股權轉讓(含一筆增發新股),其中的高層內訌、股東紛爭、關聯交易、叫板監管層、實際控制人易主,無不與股權轉讓相關。

究竟為誰代持?

從最開始的昭德人壽、正德人壽,再到君康人壽,除了多次更名和易主外,十年間動蕩不斷連接著的是鄭永剛的入主和出局。

不過,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注意到,即使杉杉系在股權結構上已退出君康人壽的舞台,但從天策實業的一筆股份質押上來看,仍與之有悉數關係。

君康人壽股權代持鬧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現

根據啟信寶和全國企業信息公示系統整理

君康人壽股權代持鬧上法庭,「杉杉系」身影浮現

截圖來源:啟信寶

據啟信寶顯示,通過質押報告看出,天策實業的出質方為杉杉控股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2016年,前後接手上述兩家股份轉讓的公司:蕪湖徽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現名:蕪湖瑞宇工貿有限公司),彼時的股東為蕪湖隆威工貿。

2016年6月,杉杉系的寧波華晟天合實業有限公司全面接盤蕪湖隆威工貿,而後2016年12月,嘉益(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又才100%接手寧波華晟天合實業的股份,至此杉杉系方退出。

層層滲透,是能看見杉杉系曾留在君康人壽中的痕迹的。

一位接近杉杉集團的人對野馬財經表示,該筆股權代持歸屬於遺留問題,杉杉集團早已無意於君康人壽。一位業內人士透露,杉杉入主後面對複雜的股權關係,經過清理、整頓和注資,將君康人壽的經營正常化后成功轉讓,獲得巨大收益,堪稱資本運作的典範。

野馬財經(微信公號:ymcj8686)對該筆股份代持的問題致電杉杉集團,其相關人員表示對於保監會的「撤銷決定」杉杉集團是支持並尊重的,但是對於股權代持問題作出如下回應:

1.股權質押發生在2015年,為什麼質押,質押有沒有解除,目前不清楚,因為不確定網上的信息是否更新或滯后;

2.股權質押本身只是一種保障,不是股權轉移,從現在的股權結構和本次保監會的處罰信息,可以明確股權確實屬於天策,並無任何杉杉的影子。

動蕩不安的君康人壽

君康人壽股權之爭由來已久。

2006年成立初期,君康人壽便形成了浙江系與福建系對峙的格局。2011年,前股東百歲堂將保監會告上法庭,稱不知情的情況下,該公司所持有的君康人壽股份以0元的價格判給了天策實業。

2013年矛盾再現,杉杉集團首次正式入局君康人壽(時稱:正德人壽),董事長鄭永剛由此進入董事會。不過,鄭永剛出現后與時任君康人壽董事長張洪濤因公司控制權問題分歧嚴重,矛盾不斷公開。10月,鄭永剛被免去首席運營官職務,而由於償付問題公司增資陷入僵局,最終張洪濤出局。

此後,2014年9月鄭永剛正式出任君康人壽(時稱:正德人壽)董事長,先後三次增資君康人壽共18億元。

2015年7月,鄭永剛將公司名更為「君康人壽」,並在上海設立君康人壽第二總部,與杉杉集團共同辦公的同時,君康人壽高管都移至上海。

鄭永剛上位之後,君康人壽也經歷了一段「蜜月期」。君康人壽年報顯示,2014年、2015年其凈利潤分別為10.13億元和6235萬元。但好景不長,剛步入正軌的君康人壽在2016年業績逐漸由盈轉虧。

2016年6月,時任君康人壽董事長鄭永剛、總裁何志光雙雙離職,而這兩位都是杉杉集團入主君康人壽後派來的嫡系高層,消息一出業內嘩然。坊間也開始傳聞杉杉集團是不是要整體退出君康人壽?

而後君康人壽待價而沽,恆豐銀行擬出資280億元,以杉杉集團向其行表外融資的股權結構買下君康人壽70% 的股權,但股權未來得及做完變更的時候,恆豐銀行一系列股權運作曝光,使得這一交易面臨較大合規風險。最終,君康人壽則選擇了另一接盤方忠旺集團。

自此,君康人壽迎來新三任掌門人。

從現階段的監管形式來看,忠旺集團接下君康保險這塊牌照的同時,也接下的是一塊「燙手山芋」,不過,十年間輪番上演的股權轉讓的歷史終於告一段落。

兩年前的今天,寶萬爭鬥的同時揭開了產業與金融業相互滲透過程中的諸多問題,令監管層重新審視公司治理和監管,而來自監管層的一句「門口的野蠻人變成了行業的強盜」將輿論焦點推到頂峰,自此拉開監管風暴的序幕。

現階段各路資本集團,不乏將保險公司的金融機構視為融資平台和「提款機」,堪比過江之鯽,騰挪資產的同時,放大了槓桿。如果沒有良好的公司治理,股東追求利潤的慾望如果不能得到相應的約束,做大的不是規模而是風險。

君康人壽的非自有資金增持已被監管層撤回,下一個過考的保險公司是哪家呢,歡迎在評論中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