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中國又一大國重器曝光,大飛機的「中國心」


摘要:這些年來,我國先進位造業一路披荊斬棘,銳意突破。在半導體、面板、新能源汽車、光伏、LED照明等行業,一批優秀公司幾乎是以集群的姿態崛起。是他們,讓我國的產業升級挺直了脊樑,無畏於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淖羈絆

這些年來,我國先進位造業一路披荊斬棘,銳意突破。

在半導體、面板、新能源汽車、光伏、LED照明等行業,一批優秀公司幾乎是以集群的姿態崛起。

是他們,讓我國的產業升級挺直了脊樑,無畏於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淖羈絆。

當然,僅僅是以上幾個行業是不夠的,作為一個13億人口的超級大國,GDP已達到美國的70%左右,要掰手腕就得全身的肌肉都足夠強健。

今天的主角,其產品廣泛應用在我國曾經最弱的一個環節:

汽車發動機、自動變速器、高鐵齒輪轉速箱、飛機發動機、還有新能源核電、風電、水電的密封領域……

這些領域,一直以來都曾經是我國高層的一個痛點,政府文件是這麼講的——

「目前我國工業仍處於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很多重大裝備的基礎零部件仍不能自主生產。」

是不是聽著有點耳熟?

也正因此,我國工信部在《工業強基實施方案(2016-2020)》中,明確指出,2020年,40%的核心基礎零部件、關鍵基礎材料,要實現自主化!

今天的主角,便是承擔起這個艱巨任務的一名特種兵,其產品在我國最弱的產業環節里取得了突破,甚至殺入國際市場。

這家公司名為應流股份(603308)。

其業務,60%以上打入了海外跨國巨頭的供應鏈,客戶包括,通用電氣、西門子、霍尼韋爾、艾默生、卡特彼勒……每一個都如雷貫耳。

第一印象就可以告訴我們,這家公司的實力不簡單。

1

不過,回看應流過去幾年的業績,卻也並不理想。

2014年,公司上市,上市后業績年年下滑,凈利潤從2012年的1.75億下降到了2016年5468.25萬,剩下零頭都不到。

同期營收也慘淡,從13.67億變成12.75億。

不少投資者都痛心疾首,這傢伙到底是不是來資本市場騙錢的呀,徒有虛名!

股價就更不用說了,自2016年開始,整整兩年裡,一直跌跌不休,從32到12,跌幅高達三分之二。

還我血汗錢!!!

其實,懂應流的人都知道,他是被某些下遊行業害苦了。

應流之前的主營產品是泵和閥門零件,質量是一級棒的,全球前10 家閥門廠中,有8 家是應流的客戶,全球前10 家泵產品供應商,有6 家是應流的客戶。

客戶都是全球頂級的,實力自然不俗,但問題在於,他們的下遊行業,集中在油氣設備、工程及礦山機械行業,佔比超過了60%。

中國又一大國重器曝光,大飛機的「中國心」

你們大概都清楚,石油和工程機械行業,過去幾年的苦日子了吧?

據聯合國數據,全球油氣裝備市場2011年見頂1680億美元,接著油價在高位震了兩年多后,2014年開始暴跌,原油價格從高點的112,最低跌到了26。

這般跌法,誰受得了啊,跨國石油巨頭們自然紛紛壓縮投資,那些挖礦的,搞基建設備的,也是一樣,跌得面無血色。

不過呢,時來運轉,最近一年多,周期行業又迎來春天了。

應流的第一、第二大客戶,艾默生和卡特彼勒,一個是賣能源設備的,一個是賣工程機械的,2017年三季度營收分別為44.4億、114億美元,同比增長13%、24%。

齊刷刷都出現了反轉!

不過呢,令人困惑的是,下游如沐春風,身處上游的應流,竟然沒什麼表示。

2017年前三季度,應流營收10.54億元,同比僅僅增長了1.24%,讓投資者們倒吸一口涼氣。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應流啊應流,你是要自廢武功嗎?!

2

真實的原因是,應流已志不在此。

他的目光早已投向了一個更有遠大前途的領域,並為此而默默準備了許久。

航空發動機+燃氣輪機,我國先進位造業一直久攻不克的「上甘嶺」。

一架飛機中,發動機的價值就佔了20-30%,能夠生產這種核心裝備的,全世界也僅有聯合國五大流氓。

而在商用領域,基本上就是美國通用電氣(GE)、美國普惠(PW)、英國勞斯萊斯(RR)三巨頭說了算。

我國企業一直望眼欲穿,可就是擠不進來。

還有燃氣輪機,主要應用在核電、船舶、機車、坦克等重大裝備領域,我國企業為突破相關技術也上下求索了幾十年。

時至今日,互聯網領域的BAT都已位居全球第一陣營,而高端裝備行業仍然弱不禁風,是咱們中國人天生就與此行業命里相衝嗎?

我國政府偏不信邪。

2015年,政府報告首次把航空發動機、燃氣輪機和其他高科技領域一起,列入國家戰略新興產業,重點扶持。

2016年,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成立,註冊資本500億,重點攻關,誓要打造一條我國自主掌控命運的航空動力產業鏈。

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最關鍵的零部件是葉片,它們的品質好壞直接決定了「兩機」的性能和壽命。

中國又一大國重器曝光,大飛機的「中國心」

葉片有好幾種,包括扇葉、壓氣機葉片、低壓渦輪葉片、高壓渦輪葉片,等等。

其中,最關鍵的是高壓渦輪葉片,由於那個位置溫度極高、應力最複雜、環境最惡劣,以現役的第四代推重比為10的一級發動機來說,渦輪進口平均溫度高達1600攝氏度。

如此嚴酷的極限環境下,稍次一點的質量都要被燒成灰了。

也因此,過去我國的重型燃機葉片全部採用進口,售價高達100萬一套,也只能咬牙去買。

其實呢,我國也有類似的產品,葉片製造成本只要10萬元,比國外的價格低得多,但就是沒人敢用。

世界最大的航空發動機和燃氣輪機葉片公司,叫PCC(美國精密鑄件公司),在航空發動機領域市佔率超過50%。

2014年,PCC收入達到100億美元,凈利潤超過15億美元。

2015年,PCC被巴菲特以372億美元收購了,溢價率達21%,這也是伯克希爾哈撒韋有史以來最大手筆的交易。

如此好生意,又怎麼少得了中國公司的風雲際會呢?

中國又一大國重器曝光,大飛機的「中國心」

3

應流為此的綢繆,從8年前就開始了。

在航空發動機葉片方面,應流與中航進行合作開發,主攻單晶葉片;在燃氣輪機葉片方面,應流則是與GE 合作開發。

中航和GE,一個是國內老大,一個是世界老大,跟他們合作,銷路自然是不用愁的。

更重要的是,相關合作進展順利:

2016年,應流定增1.9億用於「航空發動機及燃氣輪機零部件智能製造生產線」項目,完善「兩機」葉片等產品的機械加工、特種加工工序,預計在2018年投產。

2017年9月,應流的燃氣輪機葉片通過GE認證,預計今明兩年開始供貨。

一旦發貨,順利打入中航和GE的供應鏈,這將成為我國高端葉片製造歷史上的一次重要的里程碑。

不僅於此,應流還將目光投向了門檻相對低一些的通用航空市場。

2016年4月,應流與德國SBM Development GmbH達成協議,合作研發了兩款渦軸發動機和起飛重量分別為450kg和700kg的兩款直升機。

這種直升機主要應用在航空旅遊、森林防火、電力巡線等領域,2016年底的珠海航展上就發布了產品模型。

中國又一大國重器曝光,大飛機的「中國心」

通用航空市場雖然沒有大飛機產業的規模大,但是因為此前一直被政策限制,近年來相關領域的鬆綁動作頻頻,無疑又是一個從0到1的產業。

《國務院辦公廳關於促進通用航空業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到2020 年,我國要建成500 個以上通用機場,通用航空器達到5000 架以上,通用航空業經濟規模超過1 萬億元。

誰能搶先喝到頭啖湯,就看誰的準備功夫更到家了。

4

當然,在應流舊有的業務里,也不是全部放棄了。

除了油氣設備、工程機械這些傳統行業外,還有一塊是值得重點說說的。

清潔高效發電設備零部件,更準確的說,是核能設備零部件。

比如主泵泵殼,這是核反應堆主泵的核心部件,因為長年工作在高溫、高濕、輻射環境中,

對核反應堆安全運行至關重要,屬於核安全一級設備,對質量要求非常高。

過去,因為設計壽命指標的苛刻(長達60年),我國企業一直無法生產,直到2016年3月,應流承製的我國首批第三代核電站屏蔽電機主泵泵殼完工,並交付使用,才終於打破了海外技術的壟斷。

又比如核電站經常用到的中子吸收材料,此前一直被國外所壟斷,一噸的進口價就要150萬元。

又是應流,通過和中科院核物理與化學研究所的合作,建成了我國第一條中子吸收材料板生產線,產能150 噸,突破了國外的技術封鎖。

所謂中子吸收材料,是這麼一回事,在天然鈾中,僅有1%的鈾同位素—鈾235,能夠在熱中子的作用下發生裂變,而其餘絕大部分的鈾238是要浪費掉的。

這就產生了很大量的廢棄染料問題,並且它們都有著強烈的放射性,如果處置不當是會產生難以估計的生態災難的。

據估計,到2020年,我國將建成5800萬千瓦的核反應堆機組,每年產生的廢棄燃料超過1000噸。

傳統上,一般是將它們埋到水裡面去,通過中子吸收材料製作的器皿來儲存和運輸。

其實過去的幾年裡,應流和中科院的合作研發一直在繼續,相關技術陸續產業化,前景還是值得期待的,尤其是核電產業的發展,目前在我國能源消費結構中的佔比只有1.3%,遠不足世界平均4.4%的比例。

作為和高鐵齊名的一張產業名片,近年我國的核電產業大放異彩,甚至連總理也頻頻為之推介,邁向國際。

如此一番看下來,還真是讓人對應流不得不刮目相看。

核電、航空發動機、燃氣輪機,事關國家命脈的戰略核心產業,總也少不了他的身影。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