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富士康閃電上市別有意味,中國股市將誕生全球最大市值公司?


摘要:◎智谷趨勢|薛定諤的韭菜中國股市不缺奇迹。最新的奇迹是由富士康創下的。36天。這是富士康上市從上報招股書到獲得核准的用時。這樣的速度,簡直羨煞旁人,即便是當初有證監會發文加持的IPO扶貧政策,也望塵莫

◎智谷趨勢 | 薛定諤的韭菜

中國股市不缺奇迹。最新的奇迹是由富士康創下的。

36天。這是富士康上市從上報招股書到獲得核准的用時。這樣的速度,簡直羨煞旁人,即便是當初有證監會發文加持的IPO扶貧政策,也望塵莫及。

3月8日,富士康毫無懸念地通過了發審會的審核。連這個日子似乎都經過精心設計,因為只有3月8日當天提審,富士康才滿足成立滿36個月的IPO的規定,這天衣無縫的時間配合,令其掌門郭台銘又一次成為輿論的熱點。

但是股市異動可不止富士康這一波,李彥宏、丁磊等大佬在近期兩會上也吸引了大量媒體的關注。

在近日全國兩會上,百度、搜狗、網易等互聯網企業的掌舵人紛紛表示,如果有機會和條件成熟,願意回歸A股上市。

今年能聽到海外「遊子」的聲音頗為意外,因為在一年多前,證監會對中概股回歸的態度是「深入分析其影響」,嚴厲的監管姿態給境外上市公司的回歸之路頓生迷霧。

但突然間,國內監管機構高層對科技企業展現極為濃厚的興趣,推出各項大禮包期盼高科技公司留在A股,富士康順勢成為第一個品嘗「頭啖湯」的受益者。

未上市的要爭取留在A股,在海外上市的企業也希望其歸回。據財新報道,證監會計劃通過CDR的形式讓BATJ等8家高科技企業回歸A股,並一一走訪相關公司。

出於市場條件和制度的限制,國內兩大交易所和港交所都與不少「獨角獸」失之交臂,突然醒悟的守羊人開始修補破洞。雖然未知數仍有很多,但如果這場資源爭奪戰真的打響,全球大公司的座次可能出現洗牌,A股的市場格局又會變成另一番格局。

富士康閃電上市別有意味,中國股市將誕生全球最大市值公司?

01

一年多前,國家管理層對境外上市的中國企業還持比較嚴苛的態度,但近期對「獨角獸」企業的關愛,就像初戀一樣猝不及防。

針對因360回歸借殼而引起的「炒殼熱」,2016年5月,證監會在新聞例會上表示,對於此類通過ipo或借殼重組的「海歸」有較大特殊性,應該對其可能引起的影響進行深入分析。

監管態度一出,立馬把國內殼股嚇到一大片,多隻「360借殼概念股」跌停,上證指數跌近3%,創業板指更是重挫4.27%。海外市場的中概股,如噹噹網、陌陌、歡聚時代也跌超20%。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直到今年初,國內兩大交易所高層突然表態要擁抱「新經濟」,支持新一代BAT企業的成長,港交所也在密鑼緊鼓進行上市機制改革,允許「同股不同權」的公司在港股上市,以彌補當年錯失阿里巴巴IPO的遺憾。2月26日,新華社更是發文《中國資本市場的「BATJ」夢該圓了》,明確寫到要通過多種形式,培育出資本市場自己的「BATJ」。

這輪行動並不只是在嘴皮子上,監管機構也拿出「兩大禮包」,用實際行動爭取高科技公司駐紮A股。

禮包一:CDR

正確分割應該是C-DR,C是中國China,DR是存托憑證,在美國就是A-DR,阿里巴巴、百度、京東在美股都是以ADR的形式上市。

具體操作是,公司將要上市的股票寄存給銀行,再由銀行發行存托憑證,這些憑證可以上市交易,可以分紅。這些憑證按照約定的比例可以換成股票,如阿里的1份DR可以換1股,百度可以換0.1股,京東可以換2股。

據財新報道,證監會已經選出第一批入圍CDR的企業名單,其中包括BATJ、攜程、微博、網易、舜宇光學等8家公司,雷軍掌舵的小米則可能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有意思的是,早在央行2015年年報中,就已經提及向外國企業推出CDR,吸引外資企業來A股融資。雖然此後該政策鮮有提及,但2017年初國務院再次發布通知,表示支持外資企業在A股融資,同年11月,財政部再次放寬外資投資金融業的比例限制,可見國家層面十分支持外資進入。若本次能藉助CDR順利留住「獨角獸」,下一步棋不排除就是更多的外資企業藉助CDR到A股融資。當然,這是后話。

禮包二:「超超超光速IPO通道」

據多家媒體介紹,證監會2月底對部分券商做出指導,對生物科技、雲計算、人工智慧、高端製造四大行業的企業開通IPO快速通道,符合要求的公司兩三個月就能完成審核流程,電子產品代工廠巨頭富士康,就成為喝頭啖湯的企業。

從2月1日上報招股書申報稿,到3月8日通過發審會審核,富士康前後僅耗費36天,這速度的確讓不少排隊企業羨慕不已。

一個多月這是什麼概念?數據顯示,2016年成功IPO上市的企業平均耗時約2.2年。到2017年,審核速度明顯加快,但平均也需要200餘天,藥石科技排隊194天通過審核在當時已堪稱「光速」,如今富士康排隊時間僅36天,估計是「超超超光速IPO」才能形容。

02

受特別待遇的富士康肯定引來不少還在IPO排隊企業的羨慕嫉妒恨,但是對於A股市場而言,的確需要更多補充更多帶高科技屬性的優質公司,拓展資金的去處。國內並不缺資金,只是缺少好歸屬。

房產和股票是資金的主要去處,雖有觀點認為錢不去炒房也不一定去炒股,但從現實情況看,樓市和股市的確存在蹺蹺板關係。

2016年國慶期間,國內19個大中小城市相繼發布樓市調控政策,希望通過行政指令控制過快上漲的房價。雖然出台的是樓市的政策,但股票市場對此卻反應劇烈。節后,上證綜指穩步上漲,僅1個多月便拿下此前大半年都攻不破的3100點,並逐步逼近3300點。

狂躁的資金需要尋找盈利的好歸宿,但A股里優秀的上市公司數量並不多,這也造成過去一年「漂亮50」和「要命3000」的嚴重分化,資金都往行業成熟的,業績表現良好且現金流漂亮的公司集中。

在這過程中,雖然優質藍籌股的估值得到提升,但也帶來一個很尷尬的問題:代表人家股市(港股、美股)的上市公司都是高科技企業,如港交所第一高價股騰訊,或者問鼎全球市值的蘋果公司,和穩坐高價股陣列的亞馬遜、谷歌等。但是能代表A股的都是高度成熟的傳統行業,如第一高價股貴州茅台,或有「宇宙行」之稱工商銀行等大國企。

縱觀一個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卻只有傳統產業作為股市的代表,著實讓人尷尬。

03

國家層面的深情呼喚,在外遊子肯定期盼歸來。這不光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對於企業自身而言,回來A股能實實在在提升自身估值,給企業融資帶來便利。如早年借殼回歸的分眾傳媒和巨人網路,其公司市值均增長3至4倍,360回歸後市值更是由650多億暴漲近4000億,增長6倍有餘。

賬面上看著誇張,但市值並不等同於估值,A股究竟比海外股市估值高多少?下面我們用最常見的估值指標市盈率(PE),來對比一下A股跟海外市場的估值差異。

富士康閃電上市別有意味,中國股市將誕生全球最大市值公司?

雖然用市盈率來衡量估值水平較為粗糙,但我們仍通過兩種統計形式,即12個月滾動市盈率(TTM)和去年每股盈利的靜態市盈率(LYR)盡量細緻地呈現出來。從數據可以明顯看出,無論是哪種計算方式,A股的整體估值水平較港股、美股都高出2倍到4倍。

如果說其他海外市場有外國公司在,這樣的統計不夠科學,那我們再把海外市場的紅籌股、中概股拿出來與A股對比,公司都是國內的公司,只是上市的地域不同,看兩者多少差異。

富士康閃電上市別有意味,中國股市將誕生全球最大市值公司?

數據來源:wind

通過上表可以明顯看出,A股的估值比其他海外市場高出3倍至20倍不等。僅僅是上市區域的不同,就能造成最少兩三倍的估值差異,自然哪家企業都更願意回歸A股。而事實上,不僅上述成功回A的公司,包括陌陌、聚美優品、人人網、盛大遊戲等知名互聯網企業也在早年開始私有化進程,甚至明確表示要回歸A股。

此時不妨打開腦洞想一下,如果BATJ真的回來A股,那會是怎樣一個場景?

我們來簡單算一筆賬。wind統計顯示,目前阿里巴巴美股總市值約3萬億元,騰訊港股市值約3.37萬億元,如果回A股后按最低估值翻2倍計算,阿里巴巴市值將達到6萬億,騰訊市值約6.74萬億。

這是什麼概念?目前亞馬遜市值為4.72萬億,蘋果公司5.68萬億,谷歌4.84萬億,微軟4.55萬億。

那就意味著,阿里和騰訊兩家巨頭將一舉超越蘋果,登頂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

這可嚇壞了我這棵小韭菜,儘管阿里和騰訊近年來飛速發展,但是有沒有一下子超越這麼多科技業巨頭的底氣,真的要問一問兩位大佬才清楚。

04

腦洞打太開了,還是要回來想一些現實的問題。

如果海外上市的科技公司在政策支持下回歸,或者未上市的企業成功留在A股融資,按照慣例會被資金爆炒,特別是自帶話題的BATJ等公司。目前但凡跟這些企業有合作的事件都會被追捧,此現象無論在港股或A股均屢試不爽,如去年9月宣布與騰訊開展合作的中金公司,股價次日暴漲20%。

當炒作主體是話題本身,資金的瘋狂程度更難以想象。但是在瘋狂過後,總會有人意識到價值的悖論,如A股的「茅台魔咒」,每當其他股票股價超過茅台時,便引發投資者對其投資價值的質疑。同理,如果回歸的阿里和騰訊真的成為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自然會有投資者將其與蘋果、亞馬遜等巨頭對比,但從營業收入規模看,跟每年營收接近萬億的國際巨頭相比,阿里和騰訊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意識到悖論的存在,市場這隻無形之手必定對其進行修復,而這個修復過程就是對瘋狂上漲后的報復性下跌,繼而引起高科技行業,甚至市場整體股票的估值下移,直至泡沫擠壓完畢。

當大多數人都為「獨角獸」加入A股而振臂高呼之時,市場最終的結果有可能出人意表。但是從目前而言,無論是在海外上市的獨角獸回歸,或培育A股自己的獨角獸,都有諸多不確定性。

一方面,這場「獨角獸」爭奪戰已經形成買方市場格局,企業作為買方有選擇市場的主動權,並不怕融不到錢;另一方面,儘管A股為此量身定做政策,但與海外成熟資本市場對比,A股的市場環境和政策監管都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不管是自己養的,還是從其他地方拉回來的,在海外走得風生水起的「獨角獸」們,回來是否會水土不服?我們只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