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網貸備案生死時速,200萬成本壓垮多家平台


摘要:6月底的備案大限所剩不多,多家網貸平台正緊張進行百日衝刺。在這條攸關生死的分界線前,國內1800多家平台正上演著充滿悲歡離合的生死大戲。春節過後,最緊張忙碌的金融從業人員,恐怕是網貸平台高管。按照中國

6月底的備案大限所剩不多,多家網貸平台正緊張進行百日衝刺。在這條攸關生死的分界線前,國內1800多家平台正上演著充滿悲歡離合的生死大戲。

網貸備案生死時速,200萬成本壓垮多家平台

春節過後,最緊張忙碌的金融從業人員,恐怕是網貸平台高管。按照中國銀監會57號文要求,最遲6月底完成轄內主要P2P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金評媒記者,則上來說,像北京這樣的直轄市,區金融辦和市金融工作局的審核期最長平均可能在2個月以上。根據「57號文」,各網貸平台須在2到4個月內(4月底或6月底之前)完成備案才有機會繼續經營。而北京市約400家網貸平台,備案時間已經完全不能用緊湊來形容了。

網貸備案:

一步天堂,一步地獄

正月初七一上班,各家網貸平台高管們便開始奔波忙碌。到3月初,網貸平台真正進入百日衝刺階段。

「備案不是需要通過,而是一定要通過!必須要通過!不通過就完了!」3月9日晚上,北京九號溫泉附近,一家溫馨的中餐館里,來京公幹的廣東一家網貸平台副總裁告訴金評媒記者,這段時間公司高層全力以赴忙著這件事,一切工作都要為備案讓道。

在這些網貸從業眼裡,平台備案真的已經成為公司生死攸關的大事。備案成功,皆大歡喜;備案失敗,等同於破產。

有著這種焦慮的網貸平台高管,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一大批。事實上,無論政府部門怎樣解釋說明,在網貸從業者眼裡,平台備案成功就是得到政府背書,相當於開銀行的獲得正式牌照,將極大地提高平台的信任度。相反,如果連備案都通不過,與成功備案的同仁相比,那就失去了最起碼的競爭資格,在投資者眼裡公司形象也將大打折扣。

最大攔路虎:

存量大額標的消化難

網貸備案較為敏感,不管是各地監管部門,還是網貸平台,都比較低調,不願意公開談論相關問題。但金評媒記者從多方了解到,除了那些曾經涉及首付貸、校園貸、現金貸等業務的公司外,多數平台現在最大的難點在於存量大額標的消化。

本輪網貸整頓的核心就是恢複發展網貸的初心,要服務中小微企業及普通投資者,不是要創建一大批新銀行。因此,投資標的小、散特徵要求非常嚴,超過100萬的標的統統不能過關。

「我們公司主要面向農村,為農戶服務,投資對象本就非常分散,金額也比較小。現在資金也是通過存管銀行結算,因此,我們只是按部就班準備上報方案,沒覺得多麼難!」

3月12日,華北一家運作超過3年的網貸平台主管告訴金評媒記者。當地金融局主要就是查詢投資標的是否合乎小微要求,基本沒有過問其它事項。

相反,一家之前主要是做大宗商品供應鏈金融的平台,現在就比較難受。「金融局到我們公司調研過了,主要整改意見就是大額標的問題。我們所屬行業比較特殊,以往產品的投資標的金額都比較大,現在整改比較困難,能不能按期通過備案很難說。」在接受金評媒採訪時,這家平台的相關主管的聲音聽上去很疲倦。

問題平台:

備案成本高昂,趁早賣身

有關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2月底,全國正常運營的網貸平台數量共1890家;2018年1月、2月停業及問題平台數分別為73家、55家。

隨著備案期限逼近,各家網貸平台的命運也正迎來巨變。那些經營一向正常的平台,靜待備案通過;經營中存在一定問題的平台,正在為達標只爭朝夕;而那些問題比較多的平台,則不是跑路,就是忙著尋找下家,抓緊賣身。

那些賣身的平台,也不全是因為問題積重難返,有些還因為整改任務太重,備案成本太高。據業內人士介紹,銀監會57號文發布后,相關的律所、會計師事務所的要價都提高了。

據南方一家媒體報道,上海某中小P2P平台負責人說,上海備案成本較高,大約200萬。春節后,他最後決定退出市場。他坦言,目前,一些P2P平台正在做備案工作,也有平台退出,或者賣給別人,比如,一億待收,賣給別的機構,需要三千萬。

針對這樣高昂的備案成本,金評媒專門採訪了一位業內相關人士。這位人士告訴記者,「200萬的成本是之前不符合規定,現在要按照驗收要求去調整,比如接銀行存管,存量業務清退什麼的,這些都需要單獨花錢。我們一直就是符合要求的 所以沒什麼額外成本,就是正常處理業務備案就行了。」

「一億待收,賣給別的機構,需要三千萬」究竟是怎麼來的,這位人士分析,「這3000萬應該包括了預期利潤,品牌價值,有的公司還想買殼,把不合規業務轉移」。

「有些平台雖然急於賣身,但現在大家基本上都在觀望。事實上,春節過後,類似的重組好像一起都沒有。有望通過備案的平台,當然希望備案成功后賣個高價;而那些根本就不可能備案成功的平台,問題一般都比較大,眼下這個風頭上,誰也不願意找麻煩。」另一位業內資深人士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