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重口味間的「腐壞」,被忽視的艾滋病藥物市場


摘要:經「艾滋病藥物」洗禮,瘋長多日的葯明生物(02269)終於進入調整期。據智通財經APP觀察,自「FDA宣布中裕新葯的「HIV」藥物Trogarzo上市」消息傳出,作為該藥物協助生產方的葯明生物便一步登

經「艾滋病藥物」洗禮,瘋長多日的葯明生物(02269)終於進入調整期。

據智通財經APP觀察,自「FDA宣布中裕新葯的「HIV」藥物Trogarzo上市」消息傳出,作為該藥物協助生產方的葯明生物便一步登天,接連幾日實現5個點以上的漲幅,引得投資者們直呼「下一個金斯瑞(01548)。」股價是否會像2017年的金斯瑞我們不得而知,但從該公司上市后的總體走勢來看,人家早就是白馬了。

當然,並非所有的消息都會如「CAR-T」一樣,支持相關概念股股價暴漲5個月。而在「艾滋病藥物」消息發酵近5個交易日後,3月13日,葯明生物該股開始回調,截至收盤,跌近3個點,報64.15港元。

重口味間的「腐壞」,被忽視的艾滋病藥物市場

行情來源:富途證券

回調歸回調,但在「啪啪啪」的時代,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正視「艾滋病」這一特殊的群體,而各方數據也顯示其人群在「猛漲」。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艾中心黨委書記韓孟傑曾表示,我國艾滋病現存活感染人數已超過57萬,青年學生艾滋病疫情明顯上升,男男同性性行為人群成為目前重點防控人群。

「搞基」成艾滋病患主流同時,韓孟傑還透露,「我國目前有37萬餘人,即超過80%的人正在治療。2010年我國的艾滋病人病死率是一年10.7%,到2014年下降到5.6%。」。深究死亡率降低原因,多半是相關抗「艾」藥物如Trogarzo的功勞。

小鮮肉帶來的世界「麻煩」

在談論人類歷史上的「超級絕症」前,智通財經APP認為很有必要科普下「艾滋病」。

研究認為,艾滋病起源於非洲,後由移民帶入美國。

為何起源非洲?是因為當時非洲黑猩猩奇多,一位難以忍受「寂寞」的人與黑猩猩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而被感染。雖然難以查詢到艾滋病起源的第一人是誰,但加拿大的「空少」小鮮肉GaetanDugas無疑是「大名鼎鼎」,因為他是第一個把艾滋病帶出非洲的人。

智通財經APP翻閱資料發現,Gaetan Dugas是一位多金的小鮮肉,但其在明知自己身體有問題后,仍不斷於全美各大城市的同志酒吧和浴室之間流連,幾乎全美的同性戀者都知道他,尤以其刺激性的性行為方式而著稱。根據他本人的估計,他每年平均與100個性伴侶發生關係,並表示自1972年活躍於同志社群起就有超過2500名性伴侶橫跨北美洲(性夥伴眾多的籃球明宿張伯倫看到后,估計要哭暈在廁所)。

重口味間的「腐壞」,被忽視的艾滋病藥物市場

(將艾滋病帶出非洲的人:Gaetan Dugas)

1980年夏天,Dugas的身上開始出現紅疹與紫斑,並四處求醫。1981年的夏天,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醫學中心開始發行這一奇特的疾病,同時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發表的「病死率和發病率周報」(MMWR)第一次報道了一種「可能是細胞免疫功能紊亂」的疾病。

但其實,在1980年10月-1981年5月間,便有5位男性同性戀住院患者被確診為卡氏肺囊蟲肺炎病症,他們還是巨細胞病毒感染者。同年7月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發現過去兩年半的時間,共有26位男性同性戀患者有罕見的卡波氏肉瘤,只不過,當時並沒有媒體報道這種「細胞免疫功能紊亂」的疾病。

儘管媒體端、醫學領域並未對該疾病做出「披露」,刻在治療過程中,細心的醫生還是發現了這31位病人均有三大共性:一是同性戀者;二是卡氏肺囊蟲肺炎(免疫系統損壞后,由各種微生物或寄生蟲病原引起的);三是卡波氏肉瘤(這種疾病在黑人青年中較常見,而在白人青年中很少見,只在60歲以上老年人中發現)。

有了病症共性,在經過嚴密的醫學檢驗與調查,美國CDC確認這種病是一種通過性接觸傳播的疾病,並命名為「男同性戀相關免疫缺陷綜合征」(即同志癌);但到了1982年6月,CDC發現,在某些血友病患者中也發生了GRT.D,這提示輸血也能傳播這一疾病,於是將這一疾病更名為「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征」,即如今人們所熟知的AIDS;後來,發現有嬰兒也是該病的攜帶者,進一步確定母嬰垂直傳播也是其中「介質」之一。

1983年5月,法國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呂克·蒙特尼爾、巴爾-西諾西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蓋洛相繼發現引發艾滋病的病毒,分別稱為淋巴腺病相關病毒和T淋巴細胞病毒III型,后統一改為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即我們熟知的「艾滋病」。

重口味間的「腐壞」,被忽視的艾滋病藥物市場

蒙塔尼爾(左)和巴爾-西諾西(右)

艾滋病雖然被證實傳播途徑、病理,但放眼全球,感染人數越來越多。拿全球最新的數據來說,2016年全球艾滋病患者數量約為3950萬人,新發病例數約為600萬人,這還不包括「不願公布」的人群。

如此多且特殊群體,全球官方組織也特意將12月1日設立為「世界艾滋病日」,連全球都在「呼籲」預防該疾病,可想而知是有多「恐怖」。

艾滋病檢測、藥物發展迅速

艾滋病並發現,1983年各大疾病機構也在呂克·蒙特尼爾、巴爾-西諾西的研究基礎上開始研究該病檢查試劑、疫苗、藥物。

終於在2年後,FDA批准了第一個以ELISA為原理的第一代HIV抗體篩查試劑並將其應用於獻血員的篩查,但這僅僅這是篩查試劑,並不具備「治療」功能;1987年,首個抗艾滋病藥物上市,儘管副作用極大,也不能有效延長HIV感染者生存時間和延緩發病時間,容易發生耐葯情況,但它無疑是人類「抗艾」葯的先驅。

而此後的33年,HIV檢測試劑不斷更新換代,1990年,以基因工程或合成肽為抗原的第二代HIV抗體ELISA試劑研製成功,1994年,第三代雙抗原夾心法HIV抗體ELISA試劑問世,1998年,第四代HIV抗原抗體聯合試劑投入使用,使得HIV檢測的精確性越來越高。

2009年,艾滋病疫苗開始登上舞台。當時在泰國進行的艾滋病疫苗RV144大型臨床試驗結果公布,該疫苗能保護31%的志願者免受HIV感染,儘管這個保護率較低,但是已經是最有效的疫苗。這是研究人員在泰國選取1.6萬多名志願者經過6年測試后得出的結果,別看保護率較低,但這是當時人類歷史上最「有效」的艾滋病疫苗。

2017年7月,強生宣布全球首次HIV疫苗人體臨床試驗結果,顯示對參與試驗的393位健康志願者100%產生了對抗HIV的抗體后;緊接著,Inovio Pharma也宣布自己的 Pennvax-GP 疫苗也顯示了 100% 對 HIV 的免疫應答。

儘管這兩位「大神」的疫苗只是透露了臨床數據,但不得不的說,其又將人類「防艾」、「抗艾」工程向前推進了一步。

疫苗還在研製,但並不妨礙市場上雞尾酒療法中的組合艾滋病藥物的「暢銷」。

智通財經APP觀察到,目前全球暢銷抗HIV用藥主要有:恩曲他濱+替諾福韋+依發韋侖、恩曲他濱+替諾福韋酯、達蘆那韋、拉替拉韋鉀、依非韋倫等10多個產品。其中復方製劑佔有主導地位。2014年,排名前5位產品銷售額分別為36.5億美元,32.7億美元、16.7億美元、16.4億美元和16.1億美元,佔據了整個市場六成以上的份額。

重口味間的「腐壞」,被忽視的艾滋病藥物市場

拿中國艾滋病市場未來,2017年上半年,替諾福韋和拉米夫定是絕對的主角,兩者份額佔比相加達95%。根據《國家免費艾滋病抗病毒藥物治療手冊》,國內的一線治療方案是:TDF+3TC+EFV(替諾福韋/拉米夫定/依非韋倫,圖中黃色框)或AZT+3TC+NVP(齊多夫定/拉米夫定/奈韋拉平,圖中紅色框),且以前者為主;而復方洛匹那韋/利托那韋是二線治療的新增藥物。就樣本醫院市場表現而言,可能臨床應用較多的還是替諾福韋/拉米夫定的二聯復方,且相較於2016年,替諾福韋的佔比顯著提高。

重口味間的「腐壞」,被忽視的艾滋病藥物市場

但無不例外,雞尾酒療法中的組合艾滋病葯幾乎全是跨國品種。

Trogarzo的確是個重磅產品

事實上,鑒於艾滋病藥物市場的龐大與跨國藥物的壟斷地位,國內近20年也是加強了這一塊的研究與仿製。

智通財經APP從市場了解到,目前有艾滋病藥物的全在A股,港股葯企並未涉足。如A股的東北製藥(000597)、天方葯業(600253)、華海葯業(600521)、張江高科(600895)等。

拿華海葯業為例,該公司研製開發的抗艾滋病新葯硫酸茚地那韋原料葯及其製劑「艾克立寧」(硫酸茚地那韋片)2003年就通過了CFDA審查,獲得了新葯證書、藥品註冊批件及藥品批准文號。得益於此,該公司已成為國內抗艾滋病藥物HAART治療方案(雞尾酒療法)所需的蛋白酶抑製劑、核苷類逆轉錄酶抑製劑、非核苷類逆轉錄酶抑製劑三大系列中均有產品獲得國家批准生產的惟一企業。

再來說說,葯明生物協助生產的Trogarzo,作為一種全新的抗逆轉錄病毒療法,Trogarzo主要面向治療現有多種療法均無法起效的成人HIV感染者。作為一種「病毒侵入抑製劑」,該藥物能夠結合T細胞表面的HIV病毒主要受體CD4,以阻止這些細胞遭到病毒的入侵。作為10多年來首款具有全新作用機制的抗逆轉錄病毒療法,該藥物曾獲得美國FDA頒發的突破性療法認定、優先審評資格、快速通道資格以及孤兒葯資格。

重口味間的「腐壞」,被忽視的艾滋病藥物市場

結合艾滋病市場增長來看,Trogarzo的滲透率為50%,其年治療費用為7-10萬美元,則其市場規模可以達到10億美元,如此一來必將是個重磅產品。

但讓你有可能會說,就算Trogarzo是重磅產品,也只是中裕新葯的,葯明生物只是個協作方。請不要忘了,後者作為CMO,相關費用也是比較樂觀的。按合同,中裕新葯需給葯明生物10%的費用。也就是說,10億美元中約有1億美元是葯明生物的。

綜上所述,就算艾滋病藥物市場競爭激烈、Trogarzo這一項目對葯明生物正面意義極大,但單純沖著國人如此厲害的技術、相應的社會責任,股價不漲顯然沒理由。(田宇軒/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