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摘要:2017年4月20日,註定會在中國航空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天舟一號貨運飛船成功發射,並與天宮二號實現對接,完成裝備補給。這意味著空間站可以持續獲得補給,航天員可以長期生存在太空中。從此,中國真正進

2017年4月20日,註定會在中國航空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天舟一號貨運飛船成功發射,並與天宮二號實現對接,完成裝備補給。這意味著空間站可以持續獲得補給,航天員可以長期生存在太空中。

從此,中國真正進入了「空間站時代」。

時間回退到1998年,美國、俄羅斯和歐盟等達成協議,合作建設國際空間站。到目前,國際空間站簽約國有近30家,甚至包括了馬來西亞、南非、哈薩克。

但偏偏沒有中國。

2009年,天宮一號空間站發射前兩年,當時不具備相應技術的中國還在謀求與國際空間站合作,在歐盟和俄羅斯基本同意的情況下,還是被美國以防止太空技術「大規模擴散」為理由拒絕。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而現在,憑藉自主研發創新,以天舟一號的航空補給技術為標誌,讓中國的空間站技術形成完美閉環,中國又朝「太空時代」邁出堅定一步。

上世紀60年代,美國「挑戰者」號太空梭發射73秒后發生爆炸,罪魁禍首就是一塊經不住發射地嚴寒氣候,提前老化的密封橡膠圈,就是這麼一塊不起眼的橡膠圈,讓美國損失14位宇航員,讓上千億投資,凝結了無數工程師心血的太空梭化為灰燼。

慘痛的教訓告訴我們,宇航設備上的任何零件,來不得半點馬虎,質量更不能有任何瑕疵。

正因為此,能進入宇航設備零部件供應鏈的企業,定是強者中的強者。

1

2000年,憋著一口氣拚命也要往高端產品走的老工程師蔡明通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一手創辦的火炬電子(603678)所產的被動元件,會工作在「天宮、天舟」等中國航空航天設備上。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那一年,蔡明通參加一場大客戶競標,佔總訂單量5%的高端電容居然無人競標,這讓他感到無比的詫異。

是的,整個同行都是如此,追逐於短平快的低端產品,但也只能苦苦掙扎在價格戰的紅海里。

誰都知道高端產品利潤豐厚,但是投入研發成本也高啊,路途崎嶇,還不一定有勝算。

蔡明通偏偏不信這個邪。

就在這年,以低端電容為主業的火炬電子全面轉型,邁向高端,包括資金、設備、研發、精細化管理體系的搭建,都耗盡了心血。

當然,最重要的肯定是人,隨著三顧茅廬的業內專家白蔭瑞和張子山加入后,「資金、管理、人才」三顆龍珠集齊,火炬的電容器技術突飛猛進。

2002年,公司將業務轉型向軍工市場。

2003年,在「濕式印刷工藝」的基礎上進行自主創新,發明了「濕式淋幕成型一體化MLCC生產工藝」;

隨後,承擔總裝備部立項,按照業界最高軍用標準建造「濕式淋幕成型一體化片式多層陶瓷電容器生產線」,並於2006年通過「宇航級」質量認證,打破宇航級陶瓷電容器依賴進口的局面,成為國內唯一的宇航級電容器廠商。

後面的故事就順風順水了,截止2016年,公司參與制定4項國家標準、 30多項國家軍用標準,承擔總裝備部35項軍工科研任務;

自產產品主要涉及5個軍用質量等級,1個國標質量等級。自產業務中,軍工類營收佔比不斷提升。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過硬的技術和質量,是火炬電子的底氣。

2011年、 2012年、2013 年及 2014 年 1-6 月,火炬電子軍工類產品毛利率分別為77.53%、 77.23%、 81.96%及 80.58%。

你再看看,隔壁做普通民用MLCC的風華高科,毛利率只有可憐的20%。

混的簡直就不是一個圈子的,好嗎?

看似不稀奇的電容器咋這麼賺錢呢,火炬電子到底有何點石成金的魔力?

2

所謂被動元件,是指不影響信號基本特徵,僅令訊號通過而未加以更改的電路元件。如電阻、電容、電感、諧振器等。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電容、電阻、電感,並稱為三大被動電子元件,你在所有的電子產品里都可以找到它們的影子,產量佔了全球電子元件的40%。

其中,陶瓷電容可以佔到電容器市場的50%,而在陶瓷電容里,MLCC(片式多層陶瓷電容器)又佔了90%以上。

換言之,光是MLCC產量就佔了全球電子元件的18%,這是一個相當龐大的市場。

陶瓷電容生產的原材料為陶瓷粉末和電極材料。陶瓷粉末主要由CaSrZrO3、鈦酸鋇和BaSrTiO3摻雜改性而成,這種原料成份跟君臨曾經分析過的三環集團和國瓷材料的氧化鋯粉末有很大不同。

雖然公司不生產原材料,但公司獨立研發的BX和BP材料配方,正是「宇航級陶瓷電容器」的核心之一。

多層陶瓷電容器的結構,簡單來說,就是陶瓷-電極-陶瓷-電極-陶瓷···層層堆疊。

這裡面最關鍵的,是如何使得每層的厚度盡量小,以提高電容量,而且均勻性要盡量好。

由此,發展出了三種生產工藝:乾式流延工藝、濕式印刷工藝、瓷膠移膜工藝。

對比如下圖所示: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上圖可以看出,后兩者的工藝,由於單層最小厚度可以做到2um以下,技術含量最高,投資大,綜合生產難度也最大。

火炬電子主打軍用及高端民用市場,只能採用后兩者的濕式印刷工藝和瓷膠移膜工藝。

想要進入軍工陶瓷電容器市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僅技術要求高,穩定性符合要求,還需要通過六項軍工資質認證,而且還要年年複審,資質壁壘高聳入雲。

所以直到目前,國內能夠在被動元件軍用市場玩出點浪花的,也只有元六鴻遠、火炬電子、宏明電子三家。

而且,他們之間的產品區別很大。

一個例子就是,2014年,元六鴻遠的產品單價是火炬電子單價的十多倍。

雖然火炬電子的產品單價低,但需求量大啊,產量是元六鴻遠的十多倍,最後算下來兩個公司的營收其實相差不多,而且毛利率也都是80%。

此外,軍用客戶在選用 MLCC 產品時,均將配套廠家的產品使用可靠性歷史,作為其至關重要的必備條件,類似汽車產業鏈上下游深度綁定,供應關係十分穩固。

2013年,國內軍工類MLCC市場總規模14.4億元,而主要本土廠商合計僅有不到3.27億元,國產化率22.7%!

我國可是一個強調獨立自主的大國啊,軍事又是必須掌控自主能力的重中之重,如此低的國產化率,實在讓人無法容忍。

連你我都容忍不了,更何況高層乎?

所以火炬電子、元六鴻遠等都在加足馬力研發生產,利用IPO募集的資金,火炬電子軍用產品系列數增加了一倍,產能增長40%以上;

正謀求上市的元六鴻遠,也在準備擴充軍用產品的產能,擬3-4年內擴大1.6倍。

軍工類MLCC的需求與國防支出直接掛鉤,預計到2019年,國內軍工類MLCC市場規模將達到29億元,而國產化率仍然不會超過50%,天花板仍然很遠。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高速擴張中的中國國防軍費)

高技術含量、寡頭壟斷的格局、國產化替代需求,再加上不缺錢的金主,讓火炬電子手裡捧著的「鐵飯碗」金光閃閃。

3

捧著軍工鐵飯碗,火炬電子固然可以過得輕鬆滋潤。

但若只是如此,實難進入投資人的法眼,因為這何嘗不是對自身的禁錮呢?

軍工類MLCC的需求,屬於「品種多、單量小」的個性化產品,這就導致產能無法充分利用,業績難以快速爆發。

而民品通用MLCC市場,競爭又非常激烈,恰好此時處於MLCC價格周期性高位,若是貿然進入,一旦周期下行,必然一地雞毛。

從公司的戰略來看,火炬也無意介入通用MLCC市場。

那麼火炬電子未來的增長,還有什麼法寶呢?

事情還得從廈門大學說起,廈大一直是我國陶瓷材料研發的領先者。

2010年,火炬電子與廈門大學合作研發「高性能陶瓷材料」,目前已獲得該項目所有專利技術的獨佔權。

技術有了,接下來就上產能了。2016年8月,火炬電子完成定增,募資8.265 億元用於 CASAS-300 特種陶瓷材料產業化項目。

這是一種增強纖維,主要用來搭配陶瓷基體和界面層生產陶瓷基複合材料(CMC)。

聽起來高大上,可以幹嘛呢?

我們都知道,飛機最重要、最核心的部件是發動機,而發動機最難製造的零件是什麼呢?

發動機葉片。

因為對材料的性能要求太高了!

目前,耐熱性能最好的鎳基高溫合金材料,工作溫度在 1100℃左右,且必須輔以隔熱塗層以及設計最先進的冷卻結構。

而推重比為10的軍事發動機,渦輪進口溫度高達1500以上。

CMC的工作溫度可以高達1650度,另外,密度只有鎳基高溫合金的1/3~1/4。

抗高溫性能,讓它成為未來高推重比軍事飛機的首選;低密度,又有助於降低油耗,提高發動機壽命,這對於民航飛機的誘惑力是相當的強。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國外已經開始把CMC應用于飛機發動機領域,三大航空發動機製造商之一 GE 公司已明確將 CMC 作為未來發展的核心技術,不斷加大 CMC的投產力度,預計到2020年將實現CMC中增強纖維產能20噸/年。

不僅如此, CMC憑藉低密度、高溫抗氧化、耐腐蝕、低熱膨脹係數、低蠕變等優點,在民用領域也有廣泛的應用前景,比如電子、通信、冶金、機械、汽車等。

但這麼好的東西,你口水流一地也沒用,因為CMC屬於禁運軍事敏感物資,無法進口,只能靠自主突破。

根據業內資料,我國未來 5 年內對CMC的需求量將達 100 噸/年,對CMC原材料之一的碳化硅纖維的需求也將超過30噸/年。

其實早在2006年,我國就已經自主攻克了CMC的批量製造技術,打破了國際封鎖,但是由於國內無法大批量生產高性能碳化硅纖維,只能用碳纖維代替,導致CMC的應用被制約了。

而現在的中國,當然和十年前的中國不一樣了。

目前,我國已形成以國防科大和廈門大學為中心的兩個碳化硅纖維產業集群。

國防科大的碳化硅纖維技術產業化對應的是蘇州賽菲和寧波中興材料,目前這兩者都已建成年產10噸碳化硅的生產線。

與國防科大孵化的兩家公司存在競爭關係不同,火炬電子不旦產品和他們有所差異(技術更先進),而且還獨佔專利權。

這意味著,CASAS-300特種陶瓷材料在中國只能是火炬家的獨門產品,壟斷生意。

突破重重封鎖,它幫助完成航天航空國產夢

目前,火炬電子已經建成3條碳化硅纖維生產線,合計產能5噸;另外三條生產線正在建設之中,預計2019年投產。

完全達產後,預計可以實現5.3億營收,3億凈利,再造一個火炬電子綽綽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