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杜建国:“22条”会导致外资控制中国经济与安全命脉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杜建国】

自2018年6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商务部公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以来,争议声音一直持续不断。

该负面清单大幅度放宽了外商投资的市场准入,涉及电网、铁路、银行、汽车、船舶、种子等22个领域,公布后立即被不少人批评为是在引狼入室,把事关国家安全的产业命脉交由外资控制。

比如,一则以“这应该是2018年截止目前最大的经济新闻了,不见一点报道,悄无声息的就颁布了”开头的微博,被转发了一万多次,同名公号文章转发过了100000+,“国民经济的命脉”不应该对外资放开,面临被外资控制的危险。

有的文章干脆将本次负面清单类比于袁世凯的“二十一条”:“6月28号国家发改委颁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修订说明(可以简称为‘新时期二十二条’),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农业种子、电网、铁路、海上运输、测绘、金融机构等22个领域向美元资本全面开放主导权,把中国的产业阵地、金融阵地和国防阵地全部裸露在美元资本的炮火之下。‘新时期二十二条’意味着英美资本在二战之后第一次有机会重新获得中国工业化的主导权和中国经济的统治权。”

一则转发量数千次的微博则称:“【取消电网、铁路干线建设运营中方控股限制,不涉及国家安全吗?】美国以国家安全理由严禁华为中兴通信设备、手机入网。但电网、铁路干线确实都属于涉及国家安全的战略资源,发改委怎么能取消中方控股限制呢?万万要慎重啊!若有战争冲突,外资恶意关闭电网、铁路干线,不是轻易制造变乱?中国企业可以控股美国的电网公司吗?”

半年多过去了,这类质疑的声音始终没有中断,并进一步将其与《外商投资法》的审议结合起来。2019年1月22日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孟玮专门就此问题进行了解释与回应。当时有记者提问:“近年来,中国对外开放步伐不断加快,去年,发改委、商务部发布的2018年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在汽车、金融等领域推出22项开放措施。有的人担心,是否开放的步子太大,会产生不利影响?”

孟玮明确回答:“网上少数质疑22项开放措施的评论,是不客观的,也是不理性和不负责任的。”(《发改委: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激发新一轮外商投资》,中国新闻网1月22日)

不过,孟玮并没有进一步地详细地正面回答上述22个领域的进一步对外资开放是否可能会导致外资掌控中国的经济命脉这一重要问题。

那么,通过并实施2018年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后,到底会不会出现外资控制中国重要的甚至带有国家安全性质的产业的局面呢?

下面笔者来详细地回答这一问题,逐条逐项地分析一下负面清单所涉及的22个领域的产业现状与前景。

笔者先把答案给出:在笔者看来,这些担忧或批评,不能说全都是无中生有,但是其中好多都是缺乏依据的自说自话,或者说,这些批评的声音中的很大一部分,并没有从实际出发,而是从自己的既有观念出发,想当然地得出了前述结论。

第一项 电网

笔者从饱受担忧的电网开放谈起。

负面清单中“取消电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这一项受到的批评非常多,如前所述,批评者的理由是:电网领域若任由外资进入,就会被外资控制,而“中国企业并不能控股外国的电网公司”。

批评者们不知道,中国控股外国的电网公司恰恰早已是现实。

中国电网企业以国家电网公司以及南方电网公司为主。在全球各大洲诸多国家,两家企业收购或“控股”该国家的电网企业的业务,早已大规模展开了。

2019年1月17日,山东临沂,无人机拍摄的上海庙—山东±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沂南换流站。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2007年起,国家电网开始进行海外投资,截止2017年底,已投资运营菲律宾、巴西、葡萄牙、澳大利亚、意大利、希腊等7个国家和地区的骨干能源网,境外资产达600亿美元,全部实现盈利。

南方电网的海外投资,去年外媒曾报道其与另一中国央企三峡集团联手准备购买芬兰第二大电网企业Elenia Oy。

今天中国的国家电网以及南方电网,论规模全球最大,论营收全球最大,论技术水平全球最为先进(以特高压电网、智能电网、大电网安全运行为代表),哪家外资企业敢自不量力来中国投资电网与国家电网这样的超级巨无霸展开竞争与厮杀呢?

政府允许外资控股中国电网,这仅仅只是一个政策前提,只是一种姿态,仅仅是把大门打开了,至于外资真正要达到控制中国电网的目的,还需要他们有比中国企业更强至少不弱的竞争力,与中国电网企业展开真刀真枪的残酷竞争并得以胜出,经过这样一个过程,外资控股中国电网才会变成现实。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外资企业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实力与胆量,无论中国大门如何开放,它们也不敢冒险大规模地闯进来与中国国家电网展开直接对决;如果它们冒险或轻率闯入,那么被国家电网杀得片甲不留是最可能出现的结果。

可以说,在电网领域对外资的担心跟杞人忧天差不多,无论多么开放,无论障碍撤除得多么彻底,外资都不可能在这一领域有立足之地,除非它们受到什么人为的不公正的有违市场平等竞争原则的偏袒。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现在反倒是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越来越多的人以“担忧本国的电网被中国的国家电网给控制了”为名,阻止中国国家电网等投资他们国家的电网企业。

2016年,中国国家电网和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基建组团竞购澳大利亚最大电网企业Ausgrid控股权,结果被澳政府拒绝。澳大利亚财长斯科特·莫里森表示中国国家电网与长江基建在逾99年之久中租赁Ausgrid 50.4%的股权,而Ausgrid主要向企业和政府机构提供重要的电力和通信服务,这事关国家安全。在此之前,2015年国家电网曾参与澳大利亚TransGrid公司竞购,但最终被澳外国投资审核局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事实被大家忽略了。其实早在2018年版负面清单公布前十一年,中国的电网投资就已经宣布对外资开放了,当时发改委公布的2007年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07年修订)》,确定将原禁止外商投资的“期货公司”、“电网的建设、经营”列为首次对外开放领域(《电网建设经营首次对外开放》,北京日报2007年12月14日)。

十一年过去了,外商控制了中国的电网了吗?根本没有。不光今天不用担心外资会在华扩张以及带来安全问题,即便是在十余年前,这一担忧就大致不存在了,因为那时候中国电网的实力在全球就已经非常强大了,外资已经无力在华与中国展开竞争,更不用说中国电网技术与规模已经在全球占据不容置疑地领先地位的今天了。

今天的中国国家电网,正试图打造“全球能源互联网”,对有着如此实力与雄心的企业,担心对外开放后它会把市场让给外来资本,那岂不是杞人忧天?即便水帘洞门户大开,也不意味着天蓬元帅敢闯进去与齐天大圣较量一番。

除了电网,绝大多数人没有注意到,其实发电领域中国也曾积极对外开放过。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中国在发电领域多次实施开放政策,但是,国外的发电企业却并没有积极来中国投资,少数跨国巨头如西门子等曾在中国建立电厂,后来都逐渐退出。这并不是中国不对外开放,而是因为中国发电企业水平高、实力强,中国政府对发电企业的门槛要求也很高,外资电厂与中国竞争处于下风,盈利空间很小,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