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樓市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出現了


摘要:樓市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出現了作者:齊俊傑看財經這麼多年來,大家已經養成一個習慣,現在有閑錢就放在貨幣基金里,不存活期,也不存定期,道理很簡單,因為活期幾乎沒利息,而定期的利率也才1.5%-2.25%,定

樓市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出現了

作者:齊俊傑看財經

這麼多年來,大家已經養成一個習慣,現在有閑錢就放在貨幣基金里,不存活期,也不存定期,道理很簡單,因為活期幾乎沒利息,而定期的利率也才1.5%-2.25%,定存5年也才2.75-3.3%,相對於貨幣基金動輒4%的收益率根本沒法比,更何況定存5年和隨時T+2到賬,這流動性的體驗完全不一樣。所以大家當然是更多的選擇流動性又好,又安全,利息還高的貨幣基金。

樓市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出現了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因為利率雙軌,一方面是央行控制的基準利率,另一方面是由銀行和市場交易行為形成的市場利率,由於金融收縮,市場利率在前兩年一路上升,餘額寶收益率最明顯,從不到2%,一路上升到4%以上,而基準利率卻趴著沒動,所以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銀行的攬儲壓力越來越大。銀行們已經自發自願的上浮了存款利率,有的銀行已經上浮到了最高限50%,但仍然是不解渴。

在2013年開始,我們就逐漸放開利率市場化,但是為了保護銀行,在貸款端放的比較大,基本已經實現了市場化,也就是說現在你去銀行貸款,銀行已經完全可以自主決定貸款利率,而在存款端,怕銀行惡意競爭,造成金融危機,所以在存款端基本還是限制的,到了2015年,存款端也開始鬆動,但你還是要按照基準利率來,上浮的幅度,也是1.1倍-1.5倍,不能再多了,所以現在一年期基準利率是1.5%,那麼最高的也就是2.25%。但這顯然在市場利率面前,仍然是沒有競爭力的。

樓市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出現了

到最近,先是博鰲央行新行長易綱吹風,說中國正在繼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消除利率雙軌制,之後又有消息說,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機構成員召開會議,討論關於放開商業銀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事宜。另外,還有外媒報道,央行很可能會允許商業銀行適當提高存款利率的浮動上限,按銀行的規模分批進行。這就意味著市場存款利率的可能會大幅度的提高。如果真的存款利率限制放開,按照銀行現在的饑渴程度,很可能會將存款利率上調到市場利率的位置,也就是說至少上調1個百分點,其作用很可能相當於4次加息。

樓市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出現了

銀行如果開始了利率競賽,這就意味著他們會爭取最高的利息吸引儲蓄,也會以最低的利息爭取貸款,現在他攬不上存款,所以迫於存貸比的資金壓力想貸款也沒有錢,到時候他可以3%攬存,6%放貸,而另一家銀行如果想搶走生意,甚至可以4%攬存,5%放貸。只要他覺得有錢可賺,就會一邊高成本攬存一邊低成本放貸。所以其實這是有利於往實體經濟注入資金的方式。

其實銀行原來就是這麼乾的,只是通過了影子銀行,他看到了好項目,不是去攬存,而是發高息理財,然後再放貸,之後央行和銀監會讓表外資產回到表內,嚴格監管之後,銀行就不不能這麼任性了,所以一些項目他因為沒有錢,所以也只能不做了,這也就一度造成了市場缺錢,利率上升。而如果要能繼續利率市場化,這些項目應該說還是有利潤的。

樓市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出現了

至於影響,主要分情況來看,首先,影響最大的可能就是房地產,原來銀行搞表外影子銀行,通過銀信通道等業務將錢大量的借給了房地產開發商,然後變相支持了炒房,之後銀監會的強力監管,讓這些通道基本都被堵住了。但銀行迫於業績壓力,他又沒有更多的資金,也不能多貸款,於是只好選擇利差大的項目,而房地產由於抵押物充足,符合銀行的風控要求,所以仍然是首選,如果利率市場化了,銀行可以以量補價,雖然很多貸款利差不多,但是他可以通過多貸款的方式,取得量上面的收益。相當於給了他一個賺錢的其他路子,這樣他就不用總在房地產上動腦筋了,當然這就要求我們的監管必須同時到位,以前是走表外影子銀行,監管不知道,現在所有項目都在表內了,對於房地產項目的審批必須要嚴格控制才行。如果監管不力,那麼銀行反而會將更多的錢,留給利潤更大的房地產企業。那樣反而加劇了資產泡沫。如果我們能踐行房住不炒,繼續從金融端嚴控資金違規流向房地產,那麼也就意味著把銀行推向了實體經濟的懷抱。房地產高負債企業將在後面十分困難。所以利率市場化后,銀行有錢了,而監管的任務也就更重了。這裡有個標誌,如果再看見地王遍地開花,那就是監管放水了,說明樓市即將迎來新一輪暴漲,相反如果開發商陸續開始出現資金鏈緊張,甩賣資產,那麼就是監管到位了。

其次對債市股市的影響,凡事總有過程,利率市場化剛開始的時候,可能由於銀行的大幅上調存款基準利率的行為,讓市場流動性緊張,反向還推動市場利率提高。對於債市和股市來說在初期肯定是不利的,而在初期波動之後,會隨著更多貸款的發放,逐漸降低資金的饑渴,有利於平抑銀行間拆借利率,以及企業融資成本,所以大概率會出現一個市場利率先漲后跌的情況,而對於債市和股市,可能也會有短期抑制而中長期利好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