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人民日報刊文:全面禁止數字貨幣難以實現


摘要:來源:人民日報作者:楊濤近期,全球加密數字貨幣價格頗不穩定,比特幣從去年底兩萬美元左右的巔峰一路跌破7000美元,又在一天內飆升逾11%。市場巨幅波動,各國對於數字貨幣的態度也有諸多差異。有的宣布將發

人民日報刊文:全面禁止數字貨幣難以實現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楊 濤

近期,全球加密數字貨幣價格頗不穩定,比特幣從去年底兩萬美元左右的巔峰一路跌破7000美元,又在一天內飆升逾11%。市場巨幅波動,各國對於數字貨幣的態度也有諸多差異。有的宣布將發行世界上第一個主權法定數字貨幣,表現出「力挺」姿態,更多國家謹慎觀察,著眼於研究和引導。

之所以如此,一是因為面對數字貨幣「大雜燴」,各國的關注點可能根本就不相同。如委內瑞拉的「石油幣」,本質更像是數字債務,而非貨幣。二是摻和了貨幣以外的因素,如國內政治、國際競爭等。三是數字貨幣在各國的「粉絲」規模與影響力不同,包括可能的負面影響,如灰色交易、洗錢等。四是各國的法律完備、監管嚴厲程度有異。五是各國的認知角度不同,有的關注其貨幣屬性,有的則更傾向於作為類資產、大宗商品等。

因此,探討數字貨幣的內涵,我們必須釐清一些模糊的概念。比如,是央行主導的法定數字貨幣,還是民間非法定數字貨幣;是加密數字貨幣,還是貨幣電子化;是否屬於「掛羊頭賣狗肉」的「劣幣」。

新技術確實使得貨幣的概念邊界變得更加模糊。從理論上來說,新貨幣經濟學指出了貨幣消失的可能性,即法定紙幣不再是惟一的交易媒介,並最終被產生貨幣收益、由私人部門發行的金融資產所取代。從現實來看,儘管法定貨幣的地位仍不可動搖,但歷史上也出現過各種局部場景的私人貨幣,如20世紀20年代貨幣失控的德國曾有過「瓦拉」系統。現在,帶有「去中心化」特徵的數字貨幣,更使得私人貨幣的挑戰日益突出。

事實上,無論是傳統「私人貨幣」,還是類似於比特幣的新型「私人貨幣」,都對各國貨幣當局的「貨幣權力」帶來影響。但是從技術角度來看,全面禁止數字貨幣難以實現,各國更多著眼於交易中的底線監管與投資者保護,如反洗錢、市場操縱等。

就廣義角度來看,貨幣電子化對現有體系的衝擊最為深遠,因其直接影響貨幣供給的統計範疇、貨幣傳導機制、支付清算的效率等。由於數字化時代的到來,可納入「準貨幣」的資產類型不斷增加,使得著眼於貨幣數量的政策操作與宏觀指標間的相關性、聯動性逐漸弱化。就狹義角度來看,以比特幣為代表的數字貨幣,其自身的「貨幣屬性」並不突出,更多被作為特殊的資產或商品,因此其實質影響往往不在貨幣層面,而在金融市場與金融穩定方面。

現有的貨幣、金融體系並非是自然演進的,而是法律限制或政府管制的必然結果。雖然加密數字貨幣存在眾多缺陷,但也是具有價值的實驗,尤其是在超主權貨幣探索方面。與貴金屬貨幣、信用貨幣的價值依託有所不同,其面向的是數據時代的「交易基準共識」的發掘。當然,如果受到太多價格波動、投機炒作、通縮限制等影響,加密數字貨幣在支付功能方面無法真正落地,則只能距離「貨幣實驗」越來越遠,或者成為某種特殊的基礎「數字資產」,或者在歷史長河中曇花一現。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