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貼上AI標籤的綜藝,未來的模樣你敢想象嗎?


摘要:4月份,可以說是綜藝粉們的狂歡月了。先是浙江衛視《奔跑吧》打響頭陣,再有湖南衛視《嚮往的生活2》和東方衛視《極限挑戰第四季》緊隨其後。衛視綜藝接連發力,網路綜藝也不甘其後,繼街舞系列節目后,優酷和愛奇

貼上AI標籤的綜藝,未來的模樣你敢想象嗎?

4月份,可以說是綜藝粉們的狂歡月了。先是浙江衛視《奔跑吧》打響頭陣,再有湖南衛視《嚮往的生活2》和東方衛視《極限挑戰第四季》緊隨其後。衛視綜藝接連發力,網路綜藝也不甘其後,繼街舞系列節目后,優酷和愛奇藝又分別推出了《這就是鐵甲》和《機器人爭霸》,來對焦當今時代的青年文化。

年輕人越來越關注人工智慧,綜藝節目為了吸引更多受眾,或多或少地都帶有一些AI元素,甚至有節目把AI作為主角來創作節目。

阿里雲人工智慧首席科學家閔萬里博士曾說過:「人工智慧對綜藝節目而言,或許可以引領一個新變革。」

在未來,AI會改變綜藝的形式嗎?

現在,AI綜藝已經來了

目前來看,AI+綜藝可以分為三種。一種是帶有AI元素的,對節目內容基本沒有影響,AI僅僅是「錦上添花」,比如最近大火的《我是大偵探》,就因為企業的廣告植入而加入了智能家居;第二種是AI對抗人類的節目,比較典型的是以人腦PK機器的《最強大腦》;第三種則是完全以AI作為內容核心,展示AI技術的,比如央視的《機智過人》。

各個節目紛紛引入AI為哪般?

首先,AI在節目內容中給了觀眾更新奇的視角。如同《中國好聲音》里的「轉椅」、《一站到底》的「掉坑」一樣;其次,AI不需要預約,又因為是企業植入,不需要另外付費,「錢」景廣闊,比如《最強大腦》引入搭載了百度大腦的人工智慧機器人「小度」,挑戰最強大腦的名人堂選手,既為節目增加了噱頭,又為百度的人工智慧做了宣傳,兩全其美;最後,AI與人類的關係一直是當下的熱點議題。將AI與人類放在一起對抗,會比純粹的科普節目更有意思,在吸引觀眾的同時,人們可以更加了解人工智慧。

隨著社會越來越智能化,所有的東西都會更加智能。人們在認知上,已經越來越肯定AI綜藝的存在。在綜藝里,人工智慧有不同的認知方式和模式,在一定的維度上甚至會超越人類的思維方式,我們需要充分運用這種思維方式。

比如曲藝類節目,人工智慧可能會精準地掌握觀眾的笑點,從而為劇本評級打分。AI還可以創作腳本、剪輯劇情等,在日本,富士電視台將播出的綜藝節目《AI-TV》除了由機器人Pepper當主持人,連腳本也全由AI想。

AI在綜藝里被賦予的權重越來越大,我們需要做的是重新定義人工智慧,而不是被其所替代。

在未來,AI綜藝究竟會如何

對於未來綜藝的形式,我們可能難以猜測到具體的某一個特點,卻可以從以下四個方面去預測其趨勢。

1、內容為王轉變為體驗為王

在未來,我們的整個身體,所有的動作和語言都會被轉化成數據。人工智慧也能夠通過觀察人們小小的行為姿態,甚至包括一些微動作和臉部的微表情,做出相應的反應。今後,我們可以用自己的動作與機器交流,最終完全進入一種虛擬狀態,就是我們所說的VR。

VR有兩種形態,一種是你要戴上可穿戴設備,依靠這個設備給你另外一種感覺,戴上后,你會覺得自己身處另外一個時空或環境,這是非常常見的能夠給人們一種VR體驗的方式。另外一種是混合式的遠程視載技術,當你戴上某種設備以後,你可以去觸摸身邊虛擬的物品,並移動其位置,這樣的技術可以給你類似於「身臨其境」的感覺。比如在醫學上應用的虛擬靜脈穿刺訓練系統(VIV),是一種比較早的將VR和力反饋技術相結合的醫學模型,學生通過該設備可以練習靜脈輸液的全部流程。

將這樣的技術應用於綜藝中,綜藝會越來越有體驗感。我們可以「到達」綜藝節目正在錄製的地方,甚至直接與節目中的人產生互動。未來,我們看綜藝時,更加註重的不是看了什麼,而是體驗了什麼。

2、廣告OR綜藝,傻傻分不清楚

綜藝除了供觀眾取樂外,還有一個用處是為企業提供宣傳平台。贊助影視劇和綜藝一直是企業優選的公關方式。在未來,如果綜藝的製作全程由AI來把控,甚至連嘉賓都是智能排檔期的機器人。製作成本一低再低,企業贊助的市場會被壓縮嗎?當然不會。

正因為AI綜藝節目製作成本低,贊助AI綜藝或許會更有市場。從去年開始,網路綜藝就開始垂直化,往往會鎖定某一圈層的文化。如此,便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思路——企業贊助也可以垂直化,鎖定某個領域,為自己「量身定做」一個綜藝節目。互聯網+移動設備剛出現時,廣告公司R/GA媒體集團曾為耐克+跑鞋設計的廣告方案就包括一個專門為慢跑者設計的移動應用軟體。所以,當垂直化、低成本的綜藝出現后,綜藝可能會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廣告。

我們已經實現了從產品向服務的轉換,過去可能關注的是產品本身,但是現在我們更關注產品背後所能提供的服務,也就是服務經濟。未來經濟是按需經濟,人們有需要再生產,接著把產品轉換成服務,然後把服務提供給消費者。

在廣告綜藝出現后,我們關注的也可能是它背後的服務。其實我們身邊有非常多的機會可以讓我們做類似的思考,比如客廳經濟,人們通過一個智能設備來滿足自我需求的同時,也實現了服務的經濟價值。

3、AI成為絕對主角

人們看綜藝的很大一個原因還是在於追星。而在未來,如果出現一款綜藝,完全由AI創作、拍攝、剪輯甚至主持,嘉賓也是AI機器人,你會看嗎?

如果AI可以烹飪出特色的食品,我們能否製作出一款《舌尖上的AI》?如果AI完全有了編曲作詞的能力,我們是否可以製作出一款《AI好歌曲》?當AI成為了綜藝里的真正主角,並不是為了與人類競賽、或者協助人類而出現,某個AI可能也有自己的「人設」,或呆萌,或智慧,它也會擁有一批自己的「真愛粉」。

與此類似的,我們或許可以聯想到二次元里的虛擬IP洛天依。與一般的二次元明星不同,洛天依既出單曲,又開演唱會,還衍生出了相應的文化,完全打破了次元之間的壁壘。但是,「洛天依」這個產品的成功依賴的除了人類團隊的運營,還有Vocaloid的技術,該技術的流程基本是由人類錄製音源,再通過後期的輸入,編輯,輸出,最終形成歌聲,電腦只會被動的執行命令,輸出。

而AI則是在儘力模仿人類的思維模式。如果AI是歌手,她捕捉的不是人類的語音片段(正如洛天依一樣),而是人類對詞曲的記憶點和情緒點。如果AI是綜藝演員,它也不是各類綜藝明星的融合,而是擁有自己特色的「絕對主角」。

未來的AI明星,將會被賦予獨特的個性,一言一行都不是簡單的命令輸出,而是可以自行創作出屬於自己的作品。最重要的是,這位獨特的AI明星,不會鬧出任何緋聞。

4、電視人的角色升遷

我們應該不能單純地讓人工智慧來工作,而是把人工智慧和人融合在一起,這兩個個體都有自己獨立的思考方法,所以未來我們是否能夠成功,就要看人和人工智慧能夠多麼無縫地銜接在一起。

一方面,在機器可以批量地創作綜藝的時代,人的力量將更多地向意見性信息(如評論)生產傾斜。即使機器可以幫助媒體更好地描繪現實世界的圖景,對這些圖景的解讀,還是依賴於人。在大跨度的複雜變數的處理和判斷方面、在微妙情感關係的處理和表達方面,尤其是在價值規則的制定和參照框架的選擇方面,人的智能和介入不可或缺。

另一方面,就像Facebook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平台,但自己卻沒有任何的內容。我們也可以構建一個有序的AI綜藝平台,從框架設計到運作法則的制定,從紛繁雜蕪的綜藝聚類方式到多元意見信息流通的「自由市場」,電視人可以構建一個具有平衡和再平衡能力的信息場,實現對於互聯網時代多元信息的生態化導流和管理。

未來是什麼樣呢?攝影、互聯網等技術被發明的時候,我們並不知道這些技術將會應用在哪裡,唯一的方法就是敢於在任何領域使用它,在與技術的交互過程中發現技術的優缺點。人工智慧亦是如此,只有在綜藝中敢於使用它,才能知道AI是否能改變綜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