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彭波:完全的市场化解决不了当前中国面临的经济困难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彭波】

一、中国当前面临暂时的困难

近几年来,中国在发展中遇到了一些新问题,经济增长速度有所下滑。

困难是有的,而且不小,但是说实话,并不比改革开放40年甚至建国70年中的任何时候更多或者更加严重。新中国70年,哪年问题不严重?而且,中国当前所面临的这些问题和困难虽然在相当大程度上是内部发展中的问题,但国际大环境的整体恶化才是更重要的原因。要论打板子,首先也不应该打在中国身上。

虽然如此,困难面前,很多人已经开始丧失信心,自我否定的意识和言论开始抬头。当然,这也是正常的。在面临困难和选择的时候,容易产生反思甚至自我怀疑,这是难免的,只是这种自我怀疑和否定不应超过一个理性的范围,毕竟错误的总结只会带来错误的结果。

二、中国要实行完全的市场化吗?

当前,中国经济学家中产生了一个说法,为彻底摆脱中国当前经济及社会发展中存在的困难,只能实行完全的市场化。这种观点目前受到很多人的赞同,迷惑性也特别大。

但是笔者个人认为这个结论是完全错误的,是根本不了解国内,也不了解国际,既不解当下,也不了解历史,更不了解未来的一种机械的判断。

首先,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完全的市场化;其次,完全的市场化也解决不了当前面临的大危机,甚至可能会加剧危机。最后,如果中国实现完全的市场化,只会成为西方大国转移矛盾的对象,被西方大国“薅羊毛”。

因此,得出中国必须“实行完全的市场化”这个结论的人,按一经济学教授的说法,不是没有头脑,就是没有良心。

三、“完全的市场化”解决不了当前国际国内存在的问题

(一) 不存在什么完全的市场化

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完全的市场化。如果有人说有,请告诉大家究竟在哪里?当前的西方发达国家号称是市场化经济,但是每个国家的具体做法都不同,究竟哪个才是完全的市场化?是美国、日本?还是欧洲?可以明确的一点是:这些国家都没有“完全的市场化”。在西方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中,教育、医疗、住房及社会保障等方面,甚至还没有中国的市场化程度高。

而且这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其制度体系也不是一直不变的。比如美国,自建国以来,经济体系不断变化,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程度也多次调整。有时候干预得多些,有时候干预得少些,究竟什么时候才算是完全的市场化?而且,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美国内部体制几经调整,总体上的趋势是政府的干预越来越多,国家财政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越来越大。

自建国以来,美国政府多次干预市场。图为美国白宫(资料图/视觉中国

数据表明,二战以来,整个西方国家的政府规模都是越来越大,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越来越多。就以当前各主要国家的国家公务员与其总人口的比例,即“官民比”为例来比较,美国是1:12;法国1:12;日本1:28;英国1:125。中国有两种情况:狭义公务员的“官民比”为1:256,而广义公务员的“官民比”为1:122。如果与美国相比,2017年,美国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19.72%;2016年,中国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15.76%。由此可见,美国政府的相对规模比中国大得多。

在对市场的干预方面,美国是全球滥用补贴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补贴力度大、补贴手段多,而且常常毫无顾忌。2000年至2018年间,美国联邦政府以拨款、税收抵免等方式,平均每年至少向企业补贴1000亿美元,其中582家大公司获得三分之二的补贴额。地方政府也给予了企业大量补贴,这一点在福耀玻璃与富士康近几年投资美国的过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

2004年10月,欧盟向WTO提起诉讼,指责美国政府对波音飞机提供非法补贴。经过十五年的调查审议,WTO上诉机构于2019年3月做出终裁,认定美国以税收减免形式向波音公司提供补贴非法。

2019年6月27日,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专家组报告,裁定美国华盛顿州等八个州向可再生能源产业提供了非法补贴。这些州通过财政、税收等政策对符合“当地成分”条件的可再生能源产业提供补贴,导致进口产品相较美国本地产品受到歧视性待遇,这种做法违背了WTO《1994年关贸总协定》中的“国民待遇”原则。

因此,所谓中国应该学习的“完全的市场化”究竟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