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丁一凡:民企首次成外贸第一大主体,和外资转移有什么关系


1月14日,海关总署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31.54万亿元人民币,比2018年增长3.4%,进出口、出口、进口均创历史新高。

其中,主要贸易伙伴位次发生变化,东盟成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而美国则降至第三位,2019年中美进出口累计5412亿美元,较2018年下降14.6%。外贸经营主体位次也发生变化,民营企业成为我国第一大外贸主体。

就中国对外贸易新形势,观察者网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前副所长丁一凡。以下为采访全文:

【采访、整理/观察者网 朱敏洁】

观察者网:1月14日国新办发布会上,海关总署称2019年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位次发生了变化,东盟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而美国掉到第三位,出现这现象的原因主要有哪些?它是不是意味着今后中国的外贸格局发生了重大转变?

丁一凡: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的位次发生变化,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美国发起的贸易战。贸易战导致美国原来连续几年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贸易对象突然面临问题,2019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总量较上年下降10个百分点,这是一个很大的降幅。当然,美国的体量还是很大的,尽管下降这么多,仍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

而且,大家注意看,国务院新闻办和商务部发言人的讲话都提到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即中国民营经济体成为中国出口主力了,42.7%都是他们贡献的。过去,外国在华投资企业一直是中国贸易出口的主力,但去年他们的地位下降,这说明贸易战损害最大的不是中国企业,而是外国在华投资,比如欧洲、日本、东南亚以及很大一部分中国台湾在大陆的投资,甚至有些美国企业,原本他们瞄准的就是美国市场,结果因为贸易战蒙受重大损害,无法出口,导致在中国出口贸易中的比重大大下降。其实,这是得不偿失,因为贸易战更多地影响到了美国企业或是其他相关外国企业的利润,对中国的经济损害只是一些就业损害。

这一变化引起的后果是产业转移,有一部分在华加工的外国企业就会有所行动。我前段时间跟一些欧洲企业管理人员聊天,这些欧洲企业也是跨国企业,现在是全球化生产链,他们就把生产链上的一些出口产业转移到中国,从中国出口到美国,但实际上都是欧洲品牌、欧洲产品,但现在因为美国专门针对中国的出口产品加征关税,使得这些欧洲企业从中国生产后运往美国的产品,突然因为关税上涨而利润大幅减少,在中国生产已经不值的,所以就想赶紧转回去,减少在中国的产量。他们过去在中国生产的产品,既有针对中国市场的,也有针对美国市场的,这样一来他们就减少生产量,在中国只生产针对中国市场的,而针对美国市场的那部分产品就重新转到欧洲生产,从欧洲出口美国。毕竟目前特朗普的贸易战还没有打到欧洲,这样做暂时还比较划算。

越南北宁省的制衣厂,员工们正在使用缝纫机。图自CNBC

不过,问题并没有解决。过去那些欧洲产品的对美贸易顺差是算在中国头上了,将来这部分贸易顺差就会迅速算到欧洲。以后特朗普也许会突然发现欧洲对美顺差又增长了,回头又去制裁欧洲,对欧洲的出口产品增加关税。其实闹了半天,美国根本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很多事情都是市场决定的,和中国政府没什么关系,但美国总认为是中国政府在里面起作用,要制裁中国,什么汇率操纵国、补贴国有企业等等,其实国有企业在中国对外贸易中从来都不是大头,这次数据显示也就百分之十几的份额,我们的贸易盈余主要也不是国企完成的,所以美方所有的指责都站不住脚。他们评论中国贸易进出口的竞争力时,根本没有看清问题症结。

所以无论是相对中国还是相对欧洲等其他地方的逆差,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相关联的。像是美日的逆差,现在也一定程度反映在中美逆差中,过去日本企业对美国的部分顺差现在也转移到中国了,因为日企的一部分生产转移到中国,又产生了中国对美国顺差。也就是说,美国市场对这些产品的需求是刚性需求,不论从什么地方生产,反正美国自己已经不生产这种东西了,然后刚性需求在不同地方转移来转移去,从日本到中国,从欧洲到中国,现在还有从中国转到其他地方。

今年东盟成为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既是情理之中,又属情理之外。东盟和中国的贸易量一直持续增长是有好处的,但2019年中国对东盟的出口增长势头有点过猛。其实这里面有很多都是转口贸易,因为凭东盟国家自身的经济体量和市场规模,不可能突然出现冲破性供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美贸易战,很多产品放到东盟,再从东盟出口到美国;还有一些就是贴牌贸易,把产品运到东盟国家,再换个牌子出口到美国,也算是东盟的出口;再有一部分企业是将最后一道生产工序放到东盟国家,但其他工序都是在中国完成,最后出口美国,这也是东盟对美国出口。所以去年的一个贸易特点就是,中国对东盟出口暴增,东盟对美国的出口也暴涨。这个情况认真想一想的话,就知道不可能是正常贸易,因为东盟国家没有这么大的需求,不可能突然增加那么多中国进口;再者东盟国家也不具备这么高的制造业能力,不可能对美国的制造业出口突然增长那么多,背后其实就是转口贸易的结果。

越南GDP年增长率,数字来源越南国家统计局

观察者网:您前面提到例子让我想到了越南,去年越南经济成为大家瞩目的焦点,一是越南GDP连续几年破7,二是去年大阪G20峰会前,特朗普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说“我不知道越南比中国还能占便宜”,最近关于中国制造业转移到越南的话题也很热,您对此有何看法?

丁一凡:确实越南在转口贸易中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很多中国产品出口都是先转到越南,再从越南出口;也有非常多的越南企业愿意做这个事,因为这相当于越南企业不用费多大劲,就能从中间赚取转口贸易的好处,也就是多一张皮的意思,这种形式的好处还是很多的,所以很多企业愿意干。不过,特朗普政府后来发现了这一状况,要求越南终止,越南政府也确实采取了一些措施。2019年,曾有过中国对美出口的原材料在越南仓库中被查到了,因为原材料出口相对更容易,没什么加工问题,就是转口贸易,一个集装箱先放到越南再出口就行了。当时查出来这些储存在越南仓库中的货物是中国的,最后就被冻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