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张军:全球产业链多样化趋势,对中国不见得是坏事


信睿周报:今年2月您曾在世界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上以“The Coronavirus Will Not Cripple China’s Economy”为题撰文,其中提到疫情持续时间才是影响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因素,流行病只会导致短期的经济放缓,外部冲击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增长趋势。但就最新进展来看,疫情虽在中国率先得到了控制,却在世界范围内呈现出快速蔓延的态势,考虑到中国作为全球供应链中的重要一环,这是否会影响到中国经济的恢复?

张军:我其实是在1月底撰写的那篇文章,当时还没有考虑到疫情可能在全球蔓延,所以对海外疫情的发展有所低估,或者说基本忽略掉了输入性疫情的可能。现在我们发现,中国虽然在比较短的时间里控制住了疫情,但在复工复产的过程当中,我们迎来了第二波,也就是输入性的疫情,像北上广这样的主要城市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除此之外,我在写文章时也没有想到,美国以及欧洲的很多国家会经历当前这样一个疫情蔓延的混乱局面。这些国家,应该说大部分都比较难采取一些严格的隔离措施来应对疫情,防控疫情的反应总体上比较缓慢,这和这些国家的制度,特别是政治制度有很大的关系。

欧盟国家管控不太严格导致疫情超乎想象的蔓延,全球金融出现恐慌,美国三大股指的持续动荡,反过来也对中国经济造成了巨大压力。因为中国经济对全球市场的依赖比较大,如果全球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不得不关闭市场的情况,就会影响到我们的出口。这也有可能导致一些国家的进口商会以不可抗拒的原因为理由毁约,那么很多我们已有的订单就会被撤销,我认为这会对我们接下来的制成品出口构成比较大的压力。另外,不排除全球经济会因为美国的金融市场动荡这样的一个压力而导致衰退期提前到来,那中国必然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2020年1—4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下降10.3%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我在Syndicate上发表的那篇文章主要针对的还是中国的疫情,尤其是疫情接下来可能的发展情况。当时我表现出对国家控制疫情能力的信心,个人觉得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疫情就会出现拐点,整个抗疫斗争会赢在第一季度。第一季度的疫情,特别是防控疫情的隔离政策,可能会对第一季度的服务业、制造业有比较明显的冲击,但坦率地讲,我当时无法估计到这个冲击会这么大。我在文章中谈道,第一季度增长会下降一半,原来可能会有百分之六点几的增长,下降一半后至少会有二至三个百分点的增长。现在看起来还是高估了。从一二月份的数字来看,制造业、服务业都出现了大幅度的负增长,这样的话一季度要保持2-3%的经济增长,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

信睿周报:除了外部因素的影响,与2003年SARS时相比,当前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行、第三产业占比更大,此外企业的盈利能力、通胀率和信贷规模、杠杆水平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否意味着此次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的短期冲击可能会更大,且从中长期来看恢复起来也可能会更慢?

张军:中国的GDP规模在过去的17年里已经翻了好几番,现在的经济体量跟那时相比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人们一般会认为,经济体量这么大,在遇到金融危机或外部冲击时,抗压能力会更大,吸收危机的能力也会更强;另外我们经常讲“中国经济的韧性比较大”,所以冲击一下应该不会出现超预期的下滑。但遭遇病毒疫情的冲击时,情况会非常不同,因为疫情会让经济活动停下来。从一二月份的数据来看,中国经济确实出现了大幅下滑,这正说明,经济停摆是主要原因,尤其是中国经济当中服务业的占比高,制造业当中的供应链发达,一旦停摆,影响特别大。

服务业占比高了意味着一旦受疫情冲击,服务业不容易恢复,因为服务业多半都是劳动密集型的,采取隔离政策之后,服务业就没有人了。这一方面会使得很多需求没有了;另一方面,很多人不能回到岗位工作,员工暂时也回不去,还要进行隔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服务业占比高,受到的冲击会更大一些。

从制造业来看,虽然中国的制造业占比相对于17年前已经下降,但是制造业的供应链相比那时更加发达了。所谓供应链更发达,就是说一个制造业的下游企业更多地依靠中国其他地方提供原材料和中间产品,也就是跨地区的企业之间的供应关系更加复杂了。受隔离政策影响,即便今天的终端企业员工回到了岗位,可是没有中间产品、没有原材料——这些东西都在外地,运不过来。我们的制造业之所以能够发展得比较快,原因就是供应链发展得比较快,但现在看起来供应链在受到疫情冲击的时候会变得非常脆弱,有一个环节不能够及时地到位,整个供应链都会梗阻,那么就会影响到整个生产部门。

自2003年以来,中国已从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跃升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一直是世界范围内的主要增长动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仅中国一个国家就占到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的39%。图为2003—2019年中国GDP增长趋势。(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图为2003—2019年三产对中国GDP的贡献率变化趋势。(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