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林毅夫:要想全年GDP增5.6%,第三、四季度必须达15%


(观察者网讯)“今年全年GDP达到3-4%,需要第三、第四季度10%的增长,这也是必须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18日,微信公众号“北大国发院”刊登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的演讲内容,他在15日的《消费券的中国实践》研究报告发布会上作出了上述判断。

除了探讨新冠疫情期间的消费券使用效果,例如哪里适合发消费券,哪里适合发现金,林毅夫还提出,中国要想2020年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今年的GDP增长率就要达到5.6%。那么第三、四季度的增长必须达到15%以上,对中国来讲,这个目标并非不可达到。

但考虑到疫情的高度不确定性,林毅夫认为,中国的政策应该给明年和后年留下一些空间。

此外,今年全球的经济增长预测是负3%,中国能达到3%以上,就已经高出全球6个百分点,相当了不起。“建党一百年是2021年,在碰到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时,我们把原本要提前一年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延期到明年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要实现全年增长5.6%以上,第三、四季度必须达到15%以上”

2020年是中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也是实现全面脱贫的一年。林毅夫15日演讲时提出,中国要想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使GDP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人均收入也在2010年的水平上翻一番,今年的GDP增长率就要达到5.6%。

过去他常谈中国GDP还有年均8%增长的潜力,在正常情况下,即使国际经济情况不好,靠国内自己的投资和消费达到5.6%的增长甚至更高,应该不难。

但是新冠疫情是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受此冲击,国家统计局1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20650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下降6.8%。

这给今年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的增长压力加大了许多。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疫情不但影响到需求面和供给面,影响城市和农村,还同时影响到了国内和国外,对全球经济与社会的冲击巨大。

美国已经成为新的重灾区,期间美股在3月8日以后连续四次熔断。1987年设立熔断机制以来,这种情况总共发生了五次,四次都在今年3月份的两周之内,累计下跌幅度超过30%。

另外,5月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达到14.7%,是二战以来美国失业率最高的一次。2008年金融经济危机暴发后,美国失业率最高时为10.8%。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预测,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下跌5.9%,全球今年的增长率是负3.0%。

出口、投资和消费是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如果今年不能指望出口拉动经济,经济增长就要更多地依靠国内。

但是考虑到新冠疫情目前还没有疫苗,还要防止第二轮的暴发和输入型的传染,所以防控必须常态化。再加上外贸的情况不好,林毅夫估计,第二季度仅仅能实现比较缓慢的复苏,今年全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主要靠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

他提出,如果第三、四季度能够反弹到10%,今年的增长率预计可达3%-4%。要实现全年5.6%以上的增长,第三、四季度则必须达到15%以上。对中国来讲,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有相当大的空间,再加上政府的执行能力,真要努力,这个目标并非不可达到。

但是考虑到新冠疫情还没有疫苗,疫情还很有可能从欧美击鼓传花般蔓延到印度、拉丁美洲、非洲等地区等高度不确定性,林毅夫认为,中国的政策应该给明年和后年留下一些空间

“如果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能够达到10%的增长反弹,全年经济增长率将为3-4%,与原来预期的5.6%还有距离,两个翻一番的目标今年难于实现。”

“但是考虑到全球的经济增长是负3%,中国能达到3%以上,已经高出全球6个百分点,相当了不起。建党一百年是2021年,在碰到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时,我们把原本要提前一年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延期到明年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他总结说,今年全年GDP达到3-4%,需要第三、第四季度10%的增长,这也是必须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新基建很好,但还需要消费券解决需求和时间差

在当天的演讲中,林毅夫还重点谈到了消费券的问题。

他指出,过去受到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冲击时,中国一般是用基础设施投资来启动需求、创造就业,以稳定经济增长。

但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和过去的金融危机不一样。

过去金融危机主要是造成外需突然下降,但是这次中国为了防疫采取的停工停产、居家隔离,导致了许多企业和家庭没有收入或收入大降而难以为继。

林毅夫提出,中国今年已经按过去应对经济危机的经验提出了新基建,这既能创造投资需求,还能给未来的发展打下基础,这个好的经验当然还要继续。

但是,单单靠传统的基建投资或新基建并不够,这些投资在创造就业、提高收入、增加消费方面会有时间差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保企业就是保就业、保经济根基。在保企业方面,措施有延缓交付五险一金、贷款延期偿还、增加贷款,以及租金减免或延缓支付等。

但除了保企业,还要保家庭。今年要全面脱贫,就要防止一些经济能力弱的家庭和个人因疫情而返贫。

林毅夫建议,如果是农村地区的低保户,或者是返乡农民工没就业,可以提高低保标准给现金,或者发失业救济。在城市里的人既可以像发达国家那样发现金,也可以重点发消费券。

而发消费券就相当于增加家庭的收入和消费的可能性。如果能发得精准,还能更好地对冲当地受疫情冲击最大的企业或产业,通过引导消费实现精准救助。这样既保了家庭,又保了企业。

林毅夫表示,很高兴看到国内有很多地方政府已经有不少实践。根据商务部的统计,截至5月8日,全国已有28个省市、190多个地区已经发了消费券,共约190亿元,但还不算多。

对于消费券,他建议一方面继续倡导,另一方面也要认真评估一下效果是不是理想,是不是和理论的预期一致。消费券如果能设计得更科学,发放更合理,在当前情况下全国推广的价值还是很明显的。

不过,发消费券不能解决家庭的贫困问题,是救急不是救贫

林毅夫提出,比较好的救贫方法,还是让贫困人口有更好的就业机会,更好地参与市场经济活动。如果贫困源于老、残、临时失业等问题,可以用失业救济或低保,这部分人更适合发现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