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林毅夫:中国下半年增长15%并非不可能,但必须有点新措施


【文/ 林毅夫】

2020年是中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也是实现全面脱贫的一年。要达到这个目标,今年的增长率应该达到5.6%,5.6%的增长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不太难,但是“黑天鹅事件”新冠疫情突然暴发以后,对中国经济有巨大冲击,2月份停工停产,3月份开始复工复产。

新冠疫情不仅冲击到中国,也冲击到发达国家,现在全世界21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确诊案例,对他们的经济与社会的冲击也非常大。

思考中国方案最好放眼全球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必须放眼新冠疫情对全世界的冲击,才能更好地了解对中国的冲击到底会有多大,以及中国究竟应该如何应对。

对于发达国家及世界经济,一些国际主要机构,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经在连续调低增长预期。2月份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3月份变成全球大流行病之后,美国成为新的重灾区,已经有140多万人确诊感染、死亡超过8万人,同时还有巨大的金融、经济与社会冲击,美股3月8日以后连续四次熔断,1987年设立熔断机制以来,这种情况总共发生了五次,四次都在今年3月份的两周之内,累计下跌幅度超过30%。美国股票市场崩盘以后也影响到欧洲和全世界,有些国家的股票市场下跌将近40%。

另一个必须重视的影响是就业。新冠疫情还造成美国的失业率急剧增加。5月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达到14.7%。2008年金融经济危机暴发后,美国失业率最高时为10.8%,如今成为二战以来美国失业率最高的一次。为此,美联储动用了7000亿美元救市,还宣布了无限量数量宽松的货币政策,特朗普则出台了2.2万亿美元的财政援助计划,帮助困难家庭和企业,规模达到GDP的10%。

欧洲国家,包括非常保守的德国也出台了财政救助计划,规模达到GDP的10%,英国、加拿大、日本出台的财政刺激计划少则达到GDP的10%,多则达到20%。

尽管出钱多、出手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4月份的《全球经济展望》中预测,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下跌5.9%,全球今年的增长率是负3.0%。

不仅经济增长下滑,贸易也大受影响。根据WTO的预测,今年的贸易可能会减少13-32个百分点。

3月以来,众多企业走向复工复产正常化。图片来源:新华网

经济增长目标要考虑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

经济增长有三驾马车:出口、投资和消费。今年不能指望出口拉动经济,经济增长必须更多地依靠国内。

中国要想达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使GDP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人均收入也在2010年的水平上翻一番,今年的GDP增长率就要达到5.6%,过去我常谈中国GDP还有年均8%增长的潜力,在正常情况下,即使国际经济情况不好,靠国内自己的投资和消费达到5.6%的增长甚至更高,应该不难。

但是新冠疫情是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它影响到需求面,也影响到供给面,既影响城市,也影响农村,影响国内,也影响国外。在这个突然冲击之下,4月17日统计局公布的一季度增长是负6.8%,这是1992年我们开始有季度的统计数字以来第一次出现负增长,也是改革开放以后不曾有过的严重负增长,给今年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的增长压力加大了许多。

4月份开始,已经复工复产,但是考虑到新冠疫情目前还没有疫苗,还要防止第二轮的暴发和输入型的传染,所以防控必须常态化。再加上外贸的情况不好,很多外贸企业在复工复产以后出现了订单大量下滑甚至被取消。我估计第二季度仅仅能实现比较缓慢的复苏,今年全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主要靠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

如果第三、四季度能够反弹到10%,今年的增长率预计可达3%-4%。要实现全年5.6%以上的增长,第三、四季度则必须达到15%以上。对中国来讲,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有相当大的空间,再加上政府的执行能力,真要努力,这个目标并非不可达到。

但是考虑到新冠疫情还没有疫苗,而且疫情还很有可能从欧美击鼓传花般蔓延到印度、拉丁美洲、非洲等地区,不仅影响面扩大,而且,很可能像1918年的大流感那样有在明年出现第二轮暴发的风险,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比第一轮还严重,那就更麻烦。

由于高度的不确定性,我们的政策应该给明年和后年留下一些空间。如果第三季度、第四季度能够达到10%的增长反弹,全年经济增长率将为3-4%,与原来预期的5.6%还有距离,两个翻一番的目标今年难于实现。但是考虑到全球的经济增长是负3%,中国能达到3%以上,已经高出全球6个百分点,相当了不起。建党一百年是2021年,在碰到百年不遇的大传染病时,我们把原本要提前一年实现的第一个百年目标,延期到明年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新基建很好,但还需要消费券解决需求和时间差

今年全年GDP达到3-4%,需要第三、第四季度10%的增长,这也是必须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

过去碰到危机的冲击时,像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时,中国一般采取的政策是用基础设施投资来启动需求、创造就业,以稳定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