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林毅夫:中国要理直气壮地支持和引领新工业革命


林毅夫:

各位同事、各位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借赵昌文、许召元等著的《新工业革命背景下的中国产业升级》新书发布的机会,来谈谈我对中国引领杭州G20峰会上所定义的以人、机器、资源间实现智能互联为特征的新工业革命的必要性、可能性的看法,并谈几点政策建议。

一、中国引领新工业革命的必要性

从必要性来讲,2017年党的十九大提出了 “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是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时,要把中国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作为一个现代化强国有很多标志,当中一个标志应该是人均GDP至少达到当时另外一个强国美国的一半。中国是个大国,国内有收入水平比较高的东部沿海地区和收入水平比较低的中西部地区,其中比较发达的东部沿海省市总人口达3.5亿的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的人均GDP要和美国的人均GDP处于同一水平。只有产业技术处于同一个水平,劳动生产率才会处于同一个水平,人均GDP才会处于同一个水平,所以,在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时在中国较发达的这3.5亿人口的地区的产业技术必须和美国处于同一个水平。

本书讨论的新工业革命现在已经开始了,到2049年时,一定是新工业盛行的时代。在这3.5亿人所在的地区,新工业需要跟美国并驾齐驱。美国现在对中国的定位已经从改革开放以后的合作伙伴转变为竞争对手。从美国在19世纪末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最强的经济体以后,一而再、再而三地对GDP规模达到美国60%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进行打压,以防这些国家威胁到美国作为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近期的例子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当时日本的经济规模为美国的60%多,人均GDP超过美国,在新兴的半导体领域处于世界领先。美国就利用其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霸权把日本的半导体产业打压下去,日本现在的人均GDP降为美国的63%,GDP只剩美国的24%。

图自路透社

现在我国的经济规模按市场汇率计算已经达到美国的70%,我国的华为、中兴在新工业革命中的5G,已经是世界领先。这几年美国故技重施以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举全国之力打压华为、中兴。如果美国能在新工业革命上以封锁成功压制我国,那么我国就不可能实现第二个百年的奋斗目标。怎样才能突破封锁?只有致力于引领新工业革命才能不被封锁,才有可能在2049年时人口规模和美国现在人口相当的东部发达省市在新工业革命的产业、技术水平上和美国处于同一个水平,才有可能全国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所以,引领新工业革命是到2049年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必要条件。

二、中国引领新工业革命的可能性

为实现我国民族复兴的目标引领新工业革命是必要的,但是,有没有条件实现呢?在这一点上,我很同意这本书里提出的判断:引领工业革命的一定不是经济和产业基础薄弱的国家,但也不一定是经济和产业水平最高的国家。例如,在19世纪末引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是美国和德国,当时收入和技术水平最高的是英国,美国和德国在收入水平上处于追赶的阶段。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在1870年时美国的人均GDP是英国的76.6%,德国是英国的57.6%。

这本书里提到我国现在的前五大创新城市:深圳、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现在人均GDP已经达到美国的72.9%,和1870年美国引领第二次工业革命时美国人均GDP和英国人均GDP的占比处于大致相同的水平 。而且这五大城市的人口加起来达到8400万,略高于德国现在人口8200万。另外这本书里提到我国人均GDP最高的东部七个省市:北京、上海、天津、江苏、浙江、福建、广东,总人口是3.5亿,略大于美国现在3.3亿的总人口,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这七个省市的人均GDP已经达到美国的54.5%,和德国开始引领第二次工业革命时德国的人均GDP和英国人均GDP的占比也处于大致相同的水平。所以,我同意这本书的判断:从人均GDP所代表的产业、技术水平等物质条件来看,我国已经有能力来引领这一次新的工业革命。

这里我想给这本书再补充一点:引领新工业革命我国不仅有物质条件,而且,有比较优势,并且,比现在作为最大最强经济体的美国更有比较优势。其原因有三:

一是,如前所述,按照G20在杭州峰会上的定义,新工业革命是以人、机器、资源间实现智能互联为特征。这种智能互联的新工业革命产业是新结构经济学五大产业划分里的“换道超车型”产业。这种产业有一个特性,它的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周期特别短,由于研发周期短人力资本就成了创新的最关键投入要素。人力资本由两部分组成:一是后天的教育,二是与生俱来的天分。从教育水平来讲,我们现在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到研究生的教育上和发达国家比已经没有多少差距。在技术创新上比教育更重要的是个人的天分,天分在人口中是服从常态分布的,从比例来讲,其中有一小部分的人口是天才,这个比率在任何国家都是一样,但是,对创新的成功与否来说,关键的不是天才占人口的比率,而是,天才人数的绝对量。我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所以,我国天才的人数是美国的4倍,在以人力资本为主要投入的短周期技术研发上,我国比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有优势。

二是,这种智能互联的新技术研发出来后会在运用上需要有技术标准,技术标准设定权的大小决定于新技术研发国的国内市场规模的大小,当两个国家在竞争一项新技术时,研发出来后国内人口越多、市场规模越大,由于规模经济的原因,按这个技术标准生产出来的产品和服务的边际成本就越低,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也就越强,越有可能变成全世界的标准。我国有14亿人口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按照市场汇率计算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我国在2014年就已经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所以,在和发达国家竞争新技术标准的设定上,我国的人口和市场规模让我国具有比较优势。

三是,若这种新工业需要硬件,我国是产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给新技术从想法到产品的生产所需的时间会最短、成本会最低。这三点让我国在与美国竞争新工业革命的引领权时处于有利的地位,这种地位不仅表现为华为和中兴在5G上的技术优势,而且,根据投中研究院的报告,成立10年之内被私募或公开市场投资人或机构估值超过10亿美元且暂未上市的创业 “独角兽”公司,2018年中国有150家,占全世界“独角兽”公司的46%,大于美国的107家,占全世界独角兽公司的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