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澳大利亚“迷之自信”:中国加征关税的商品就少卖了10亿!


【编译/观察者网 李焕宇】年中外贸数据出来后,澳大利亚开始“迷之自信”了。

“经济显示出了巨大的韧性”、“澳公司通过寻找其他买家,已经开始转型”、相对“温和”的影响“可能令许多人感到意外”………9月6日,澳大利亚国库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计划在一次演讲中宣称,中方对澳大利亚经济施加的影响远低于预期,因为今年上半年,那些受影响商品通过增加在其他市场的销量只减少了10亿澳元的销售额。

相比于这位国库部长,澳媒要更加谨慎务实。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电视台指出,从7月份开始,中澳贸易里最重要的商品——铁矿石价格暴跌,澳政府预计到明年三月铁矿石价格将回落到每吨55美元,但现在的降价速度要比澳政府预计的更快。

澳财长:中国的影响“相对温和”

据英国《卫报》9月5日报道,弗莱登伯格事先透露了自己计划在周一于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表的演讲内容。这份演讲稿吹嘘澳大利亚在面临“比大多数其他国家都要严重”的“中国政治压力”的情况下受到的经济影响远低于预期,理由是——那些被“针对”商品(大麦、葡萄酒、海鲜、煤炭等)的对华出口额在今年上半年下降了约54亿澳元,但在其他海外市场的销售额却增长了44亿澳元。

弗莱登伯格由此得出结论,尽管仍有10亿澳元的缺口,但很多受影响的企业已经成功地将商品转移到其他出口目的地。

同澳大利亚政客在提及中澳关系时常用的口径一样,弗莱登伯格绝口不提究竟是谁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的问题上屡屡主动挑起挑衅性、对抗性行动,而是宣称中国正越来越“愿意利用其经济实力作为政治压力的来源”,从而给澳大利亚立起一个“受害者”的人设,然后再吹嘘澳大利亚经济“显示出了巨大的韧性”。

他宣称,自己“没有淡化中国行动的影响”,它们“在某些情况下严重伤害了特定行业和地区”,但他觉得,对经济“相对温和”的总体影响可能“令许多人感到意外”。

在轻描淡写地说了一番“中国影响”后,弗莱登伯格开始“邀功”,称在中美日益激烈的战略竞争中,澳大利亚“站在前线”、“面临的压力比大多数其他国家都要大”,但是澳大利亚“一直坚定地捍卫我们的主权和核心价值,我们将永远如此。”

他还敦促企业,应意识到“世界已经改变”,要注意更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要让市场多样化,不要过度依赖一个国家,比如中国。

弗莱登伯格宣称,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战略竞争的新时代,在这个时代,中国愿意利用其经济实力作为政治压力的来源。因此,重要的是建立“从网络风险到供应链以及两者之间的一切”的经济弹性。

澳煤:铁矿石价格暴跌令人担忧

那么,仗着海鲜、大麦、葡萄酒找到了卖家,澳大利亚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恐怕为时过早。

首先,正如澳方为自己的商品找到卖家一样,其他国家也在中国这边积极填补澳大利亚留下来的空缺,尤其是美国。

香港《南华早报》专栏作家卢纲曾在7月发文指出,去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葡萄酒、棉花、木材和龙虾的份额全部大幅上涨。而这些正是澳大利亚在炒作涉华阴谋论时发现越来越“卖不动”的商品。美国煤炭输华去年10月还基本为零,今年2月就升至30万吨,4月100万吨,5月72万吨。今年5月以来,美国又超越澳大利亚,成为向中国月出口冷冻牛肉最多的国家。

除了美国,随着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大麦出口下降,中国似乎放松了对加拿大的“非正式贸易制裁”。从去年8月至今年2月,加拿大对中国的大麦出口量增至220万吨,是上次收获期(2019年8月至2020年7月)的两倍多。

其次,众所周知,中澳贸易里最重要的商品并不是什么海鲜、大麦、葡萄酒、牛肉,而是铁矿石。但在最近几个月,它的价格开始暴跌。

2020年以来中国进口的澳铁矿石贸易额及中澳总进口贸易额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8月24日报道称,从2020年五月开始,铁矿石价格急剧上升,到2021年5月12日,已达到每吨233美元,是一年前的2.5倍以上。但仅过去了一个月,铁矿石价格就下跌了约40%,目前已跌破每吨130美元。

报道指出,价格暴跌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需求下降,因为中国钢厂在今年上半年已经生产了过多的钢铁,所以下半年必须减产才能满足削减炼钢这一“双高”行业产能的目标。7月份,各大钢厂削减了8.4%的产能,但这相比去年远远不够,所以接下来的减产力度会更大。

另外,冬奥会即将到来,出于环保考虑,钢厂也很有可能遭到严厉的限制。

尽管澳政府预计到明年三月底时铁矿石的现货价格将回落到每吨55美元,但从目前的降价曲线来看,铁矿石的降价速度要远快于澳政府的预计。

商品分析师达尔(Vivek Dhar)警告称:“2021年七月的价格较高,虽然这仍意味着迄今为止2021-22财年的铁矿石平均价格仍然高于预算案估计的价格,但扭转这一现实只是几天的事。”

“铁矿石的价格比本财年联邦预算案的预测每低10澳元,澳大利亚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和联邦政府税收收入预计将相应地下降65亿澳元和13亿澳元。虽然我们仍然认为,铁矿石价格在未来几个季度不太可能像预算案预测的那样急剧下降,但可以肯定的是,铁矿石价格可能不如预期那样对澳大利亚经济产生积极作用。 ”

最后澳大利亚的其他经济数据也不容乐观。报道指出,澳元汇率目前处于今年的最低点,尽管正常情况下这将大大推动经济的增长,但现在显然不是正常时期。

毕竟,绝大多数澳大利亚人不能去海外旅行,海外游客肯定也不能来澳大利亚,所以澳元贬值对其国内旅游业没有额外的推动作用。澳大利亚最大的非商品出口是教育,如果不允许留学生入境,澳元贬值对经济也没有什么帮助。

而且,持续走低的澳元还会导致通货膨胀,目前疫情下的封锁限制让澳元贬值带来的诸多竞争优势消失殆尽,贬值可能只会让澳大利亚消费者相对更穷,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缩水。

ABC表示,当经济在最新一轮的封城过后试图反弹之时,货币贬值是最没有必要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