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郭树行:产业数字化,将让中国迈入“新计划经济时代”


【文/数字经济专家 郭树行】

在这个时代,我们如何推进产业互联网的建设,在此过程中又如何找到产业互联网建设的工业路径?在工业路径条件下,还需要有一条智能制造路径。2000年左右,我们在北航软件所提出,要走模型驱动的现代化软件工程道路。21年过去,我们很高兴看到,模型驱动的道路是真正开发工业化路径的核心定位所在。

当前,从我们国家整体上来讲,产业数字化已经给中国经济的运行实现一个全域的CT辐射。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经济也将迈入一个新时代,就是回归到以市场机制为导向的“新计划经济时代”。这种计划经济和传统宏观统筹的计划经济是不同的,它倡导的是数据驱动。

因此,我们在新时代要把数据作为一种新驱动要素,要找到产业运行的核心模式,还要把产业运行模式实现模型化。在这条道路上,我们怎么将整个中国经济推向市场驱动、数据驱动的新型计划模式,这给所有推动产业数字化进程的人提出一个巨大挑战。

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及占比,图片来源:中国信通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一类创新主体不断涌现。不同于传统的软件解决方案提供商,它是一种平台型科技企业,也是一种新型的数字科技公司。这种公司以产业互联网建设为导向,为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发展、重构赋能。

当前,产业互联网如何拉动供应链上的相关企业,去适应消费互联网已经进入存量时代?我认为,只能找到新突破口,也需要新的创新主体。因此平台化新型数科公司,在未来10年将进入新主体时代。

从总体上看,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可以分成两个主轨道。其一是发展现代化的数字科技产业,其二是推进传统产业的数字化,两个轨道是相融相生的组合。

所以,如果想要实现整体和区域经济的数字化,可以从这两方面推动:一是打造数字化的科技产业,二是推动相关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在两者相融相通的发展条件下,数字经济增速将达到传统经济增速的一倍以上。

从2020年上半年来看,中国所有省份都出现GDP数据下滑,唯独浙江省是增长的,这就是数字经济拉动当地传统经济的范式作用。到2020年下半年,各地方政府已高度认同数字经济的范式化,都在思考如何推动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

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图片来源:中国信通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

从策略上来看,我们可以积极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不过,虽然这两者相融相生,但对于地方经济发展来说,到底是重点发展数字化产业,让数科公司产业规模化,还是去重点打造产业数字化,如何抓住两者之间的主旋律?

通过对比中美两国我们可以发现,要想真正发展好数字经济,要把重点放在产业数字化。从美国来看,它整体的数字经济发展是“两条腿走路”模式,一方面是通过打造消费互联网建设数字化产业,另一方面是发展产业数字化。而中国目前主要是发展BATJ这样的消费互联网公司,也就是说我们存在“单腿跳”现象。

那么,如何提高数字经济对传统经济的拉动性占比?这一年来,各地方各行业都在思考。在今年年中,各省推出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其中呈现一种“654”现象。这其中的“6”,是指先进省份要把数字经济对传统经济的拉动性占比提高至60%,“5”是50%,“4”是40%。

为什么要强调“654”?是因为国家希望在提高数字经济拉动传统经济增长的占比方面,把各省级行政单位分成三个梯队。第一梯队就是以江浙为代表的60%,第二梯队就是以北京、广州为代表的的50%,第三梯队是以重庆、四川为代表的40%。在大趋势下,“654”工程是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提升性工程。换句话说,我们要让数字经济在中国的发展从单条腿走路转向两条腿走路。

从整体上看,我们在不断发展数字科技战略主干道的同时,还要去铺轨,进一步发展产业数字化。这样的战略已经交给一些头部企业,也包括以块状单元为导向的县区去发展。,因为它所以头部企业、县区经济,要积极发展产业数字化,在这条道路上找到把数字经济作为强国战略发展的解决方案。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产业都会出现智能化冲动,也就是未来是一种智能经济,是一种市场导向、数据驱动的新型计划经济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