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29省份三季报:粤苏争雄,晋赣抢眼,豫陕失速


谁逆势而上,谁经济承压?

截至目前,除新疆和西藏外,全国已有29个省份公布前三季度主要经济数据。

此前,受“煤炭供应不足、汛情等偶发性因素与结构性因素”影响,全国三季度经济增速有所放缓,而各省份具体表现如何,也格外受到关注。

从GDP增速来看,湖北、海南、北京、浙江、山西、江苏、安徽、江西、山东、重庆9个省份跑赢全国9.8%的增速,其中湖北、海南、北京分别以18.7%、12.8%和10.7%的增速位列前三。

反映在经济总量上,区域竞争格局也发生一些细微的变化。比如,前三季度广东和江苏双双突破8万亿,二者差距正持续缩小;湖北经济快速反弹,前三季度GDP已超过湖南,能否再超福建重返全国第七位,成为留给年末的悬念。

各省份“三季报”还反映出哪些趋势?哪些省份逆势而上,又有哪些省份经济承压?

“巅峰”对决

在已公布数据的29个省份中,前三季度GDP超过2万亿元的有15个。

其中,广东、江苏前三季度GDP双双突破8万亿元,山东、浙江、河南分别单独位居6万亿、5万亿和4万亿量级,四川、福建、湖北、湖南、安徽及上海同属3万亿级别,北京、河北、江西和陕西则处在2万亿级别。

作为中国经济“双雄”,广东和江苏依然稳坐头两把交椅,前三季度分别实现GDP 88009.86亿元、84895.7亿元,二者之间的差距已从去年同期的4588.27亿元,进一步缩小至3114.16亿元。

从增量上来看,江苏2021年前三季度GDP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1086.9亿元,高居全国第一,广东、山东、浙江三个经济大省紧随其后。

江苏追赶广东的势头不容小觑。从两年平均增速来看,江苏和广东分别为6.3%、5.1%,广东未跑赢5.2%的全国平均水平,江苏则位居全国前列,仅次于海南(6.8%)和浙江(6.3%)。

这背后,是二者在工业数据上的不同表现。

前三季度,广东、江苏二产增加值分别为34684.45亿元、37300.6亿元,增速分别为11.1%、12.5%,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5.0%、7.1%。不仅如此,广东、江苏前三季度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12.1%、15.8%,两年平均增速分别为5.2%、9.5%,差距明显。

实际上,广东工业企业利润增速下滑,已引起关注。根据广东省统计局披露的数据,1-8月,广东规上工业实现利润总额0.64万亿元,同比增长16.3%。同期,江苏规上工业利润总额为0.60万亿元,增速高达43.8%;全国平均增速则为49.5%。

有观点认为,这主要跟原材料价格、能源价格和国际货运成本的变化等因素有关。此外,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告诉城叔,这也跟广东规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基数较高有关。去年前8个月,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全国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基数较低。相对全国来说,疫情对广东的影响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大。

数据显示,去年前8个月,全国规上工业实现利润总额37166.5亿元,同比下降4.4%,而同期广东实现规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0.54万亿元,同比增长1.2%。

跟粤苏之争类似,北京和上海两大直辖市的竞争也很胶着。

前三季度,北京凭借10.7%的GDP增速再次逼近上海,呈现出齐头并进的态势。二者GDP分别达到29753亿元、30866.73亿元,差距从去年同期的1542.49亿元缩小至1113.73亿元。

北京加速追赶,主要原因同样在工业。在29个省份中,北京前三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达38.7%,两年平均增长17.7%,可谓一骑绝尘。

其中,医药和电子等支柱行业功不可没。北京市统计局此前分析指出,疫苗生产带动医药制造业增长3.3倍,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也达到两成左右。

中部“进击”

“巅峰对决”之外,湖北的快速“回血”也颇受关注。

受疫情影响,去年全年湖北经济遭遇重创,未能实现正增长,GDP也由此被福建超越,从第七位下滑至第8位。

今年前三季度,湖北GDP达34731.56亿元,以18.7%的增速继续领跑全国。相比去年同期,湖北经济总量已反超湖南,排在全国第八。目前,湖北与福建GDP尚有465.05亿元的差距,能否夺回全国第七的位置,尚存悬念。

除湖北外,中部省份山西、安徽和江西,同样呈现“进击”之势。前三季度,三省经济增速分别为10.5%、10.2%和10.2%,两年平均增速5.8%、6.3%和6.3%,均处于全国前列。

尤其是山西,前三季度GDP从去年同期12499.9亿元增至15584.85亿元,增量达3084.95元,名义增速高达24.7%,在29个省份中排名第一。

究其原因,一方面,山西是能源大省,为“半个中国”承担着煤炭保供重任,需求上涨、价格上升,一定程度上也带动了山西经济增长。前三季度,山西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4.0%,位居全国前列。

另一方面,异军突起的外贸表现,也是撑起山西亮眼经济数据原因之一。前三季度,山西进出口总额达1703.4亿元,增长76.8%,增速在已公布数据省份中位居第二,仅次于西藏。

与此同时,中部另一存在感较弱的省份江西,在一季度GDP成功反超“老对手”陕西后,三季度将差距进一步扩大至407.82亿元。全年来看,江西大概率将守住全国第14的位置。

其动力同样主要来自工业的有力支撑。前三季度,江西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4.7%,两年平均增长8.5%。分行业看,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30.0%,金属制品业增长26.6%,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增长23.7%。

相比之下,西部省份前三季度经济表现整体较为平淡。

在增速跑赢全国的10个省份中,只有重庆一个西部省份。四川、广西、云南、贵州、甘肃、宁夏、陕西、青海等,均未能达到9.8%的全国平均水平。

对此,陕西省经济学学会副会长、西安石油大学教授曾昭宁认为,去年受疫情影响,西部地区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而东部地区相对较大,因此形成了西部地区相对较高的基数,这影响了西部地区今年的增速水平。

豫陕承压

其中尤为值得关注的是陕西。

前三季度,陕西GDP为21193.18亿元,增速达7.0%,两年平均增速4.1%,均排名全国倒数。

从工业支撑来看,陕西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7.2%,两年平均增速4.2%,均低于全国平均增速。从投资来看,陕西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3.1%,两年平均增长仅0.3%。

图片来源:摄图网

陕西省统计局此前在分析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情况时提及,陕西面临“下行压力明显加大的挑战”——

一是企业经营压力加大。陕西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25.9%,购进价格上涨24.8%,均高于全国水平,导致下游企业成本增加、经营难度加大;

二是工业发展仍然依赖煤炭、石油、电力等能源产品的刚需拉动。36个非能源行业中21个增加值两年平均增速仍为负增长,仍未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三是投资增长后劲不足。全省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同比下降15.5%;新开工项目的平均规模仅为0.84亿元,同比下降20.6%;

四是随着疫情反复和十四运保障防疫政策的收紧,全省限上零售业销售额、住宿、餐饮业营业额增速均较上半年呈现不同程度的回落,特别是住宿业营业额两年平均下降5.4%。

同样“失速”的,还有陕西的“邻居”河南。

受暴雨、疫情等因素影响,前三季度,河南GDP为44016.24亿元,增长7.1%,两年平均增长3.7%,均远低于全国平均增速。纵然凭着“基数”优势,全国经济第五省的地位暂未受到威胁,但跟第四名浙江的差距已从去年同期5949.29亿元扩大至8836.76亿元,

面临“标兵渐远,追兵渐近”的形势。

河南省社科院原院长张占仓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分析,今年前三季度,河南每个季度的增速均低于全国增速,是几十年不遇的重大难题。

“我们的固定资产投资依然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固定投资增速缓慢,民营经济投资增速更慢,这说明我们河南经济发展的活跃程度不够。在支撑GDP的投资、消费以及出口‘’三驾马车”中,固定资产投资与消费两大领域都不够活跃。”

形势严峻,能否实现逆势翻盘,成为陕西和河南眼下最大的考验。

(本文获“城市进化论”(公众号ID:urban_evolution)授权刊发,作者:淡忠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