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三专家谈当下中国经济:问题与机会


【文/观察者网 王慧】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了中国经济最新数据: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82313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5.2%。其中,三季度同比增长4.9%,两年平均增长4.9%。

从全球来看,9.8%的增速足够耀眼,但需要承认的是,下半年中国面临经济增速下行的压力,第三季度GDP增速4.9%的数据,低于国内外经济学家和机构的普遍预期。

因此,一些西方媒体抓住4.9%这一数据大做文章,唱衰中国经济,甚至声称“中国正在丧失复苏动力”。

BBC: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表明(中国)正在失去复苏动力

彭博社:中国经济放缓的风险比市场意识到的更严重

中国第三季度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第四季度经济将何去何从,全年经济增长目标能否实现?后疫情时代,世界经济的“引擎”在哪里?中国是否会像2008年金融危机后一样,再次成为世界经济的驱动力和拯救者?

针对上述问题,观察者网在第九届世界中国学论坛召开期间专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陈文玲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

在“中国‘十四五’规划与世界经济复苏”分论坛上,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高级研究员杜大伟等国内外学者也就相关问题发表了看法。

陈文玲、张燕生一致认为,2021年中国实现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6%以上的增长目标完全没有问题,达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的全年8%的增速也是有希望的。

陈文玲:4.9%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下的结果

一季度18.3%、二季度7.9%、三季度4.9%,不断下行的中国经济增速引发不少担忧。在分析第三季度增速“破5”时,不能忽略的是基数效应。

去年,中国经济在四个季度划出一条上扬线,-6.8%,3.2%,4.9%,6.5%。去年的经济走势是“前低后高”,自然预示着今年会“前高后低”。

图源:国家统计局

除了基数效应以外,内外环境的变化也在短期内对中国经济造成一定冲击。

谈及外部原因时,陈文玲首先提到,现在国外的疫情没有完全解决,全世界的阻隔、(供应链)断链问题还很严重,国际物流体系受阻。不管是苏伊士运河堵塞,还是洛杉矶港口“躺平”,都对中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我们是最大的出口国家。

第二,美元流动性泛滥,持续放水。现在出现了通货膨胀,美元还是没有真正的收缩,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没有缩表,美元的低利率没有调高,美国国债规模没有降低,而且美国财长耶伦多次提到的美国债务上限问题也还没有得到解决,推到了12月3日。

美国的债务上限是美国对世界、对其借贷者的一种承诺,也是美国信用的一种承诺。这种承诺能否保持下去关系到美元体系、美债、国际大循环是否会在这次美国国债的压力下走向崩解,这个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

美元如果持续放水,那将对世界经济造成巨大冲击,特别是通胀。如果美元走向收缩的话,又会导致美元加快向美国流动,使很多国家出现美元荒,世界经济又会陷入新的由于美元政策调整而产生的经济衰退,甚至经济危机,中国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在分析国内原因时,陈文玲特别提到了当下备受关注的煤电矛盾。由于之前大规模去产能、控制碳排放、煤炭价格上涨但电价没涨等各种因素的叠加,导致国内一些发电企业压产能,从而出现电力的不足的情况,不少省份都受到了影响。

她继续分析道,汛情因素也不能忽略。今年我国多省出现汛情,这些汛情不仅让民众的生产活动受到影响,也影响了我们国家的水电发电,而水电在我国的占比约20%。

“火电受煤炭影响,水电受汛情影响,核电虽然没受什么影响,但它占的比重比较低,只有5%左右,所以解决不了大面积的缺电问题,”陈文玲说,这一波的限电、限产、限时对中国经济造成了较大影响。

不过,她也强调,这种情况出乎意料,并非常态化现象。我国的电力原来一直处于过剩状态,电力消费从来没有出现问题。“现在是因为上面提到的4个纽扣系到一起了,才导致了限电限产的情况,未来怎么把这4个纽扣解开是个很大的问题。第三季度存在的一些问题如果得不到解决,也会影响第四季度增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