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风险已来,个人和中小企业如何应对?专访《灰犀牛2》译者冯毅


【文/观察者网 周毅,编辑 周远方】灰犀牛个头高大、体型笨重,当它在远处时,人们往往毫不在意。但当它奔袭而来,人们却又会猝不及防。

在经济等领域中常被提及的“灰犀牛”(Gray Rhinos)一词,被用来形容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它出自2007年古根海姆学者奖获得者米歇尔·渥克(Michele Wucker)的《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2016)一书。这一概念日益被大众接受、被全球政要和专业人士频频引用。

目前,渥克新作《灰犀牛2:个人、组织如何与风险共舞》(后文中的《灰犀牛2》皆指此书)已由中信出版社组织翻译并出版发行,本书更加侧重于个人读者,将灰犀牛理论应用于个人与组织,帮助人们建立良好的风险生态系统,升级风险应对方案。

图源米歇尔·渥克个人网站

观察者网日前采访本书译者、浙商资产研究院副院长冯毅,就“灰犀牛”的具体表现及其影响,个人和企业应如何应对风险等话题展开了对话。

观察者网:疫情是不是现在最大的灰犀牛?能否简单讲讲翻译这本书的背景?

冯毅:没错。这本书今年1月在美国出版,中信出版社很快拿到了版权,想要在国内发行,他们非常看重这件事。翻译工作3月份就开始了,我是和我夫人一起翻译的,“夫妻档”。

之前我曾为中信出版社翻译过两本书,依次是《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其实这三本书之间都是有联系的,可以说是一个系列:“危机三部曲”。

观察者网:美国最近为什么涌现出这么多这类话题的书?是否和本轮经济下行,或者说资本寒冬有关?

这一轮经济下行在国内某些行业,早在2017年和2018年就已经开始了。疫情以后,全球金融市场大跌释放市场压力,全球放水,财政货币赤字化的阀门被打开,这一切是否仅仅让这场危机看上去“好一些”而已,这是不是对“灰犀牛”的一种接近而非远离?

冯毅: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和疫情有一定的关系,但从经济本身来看,即使没有疫情,也处于下行较大的阶段。现在有些情况看似较好,但和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一样,也是不可持续的。2008年美国进行了四轮量化宽松(QE),玩了命地发钞票。但是你会发现,这些放出来的货币,需要很多年时间才能慢慢被消化掉。

你看他们当时代价是多少?五大投行倒了好几个,近百年的美国投行贝尔斯登都被卖掉了。这个代价是非常沉重的。2008年,美国银行倒闭了几千家。美国投资者如果投资了那些次级债,那基本上就是血本无归。在当时的情况下,人们损失是很大的。

观察者网注:对话中谈到的五大投资银行是摩根士丹利、高盛、美林、雷曼和贝尔斯登。在次贷危机中,美林证券被美国银行收购;雷曼兄弟申请破产;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收购。现仅存头部的摩根士丹利和高盛。

“摩根大通以每股2美元价格收购贝尔斯登”,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观察者网:现在放水又开始了。最大的灰犀牛就是经济大环境不好,实体经济很糟糕。通过财政货币赤字化,把泡沫吹那么大,这些都是世界上最专业的团队在做的事。

冯毅: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还会搞出灰犀牛呢?这是不理性的。但你最后会发现:决策者所约束的条件是多样的,需求也是多样的。从一个方面(指经济)来看,这是灰犀牛;但是东西方社会都存在“讲政治、讲大局”。有了政治目标,经济目标就要成为次优选择。在讲格局、要大局的时候,我们所认为的灰犀牛已经不是灰犀牛了。

我相信美国可能也面临这个问题。我翻译的第一本书是《灭火》,讲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当时美国围绕救不救市,在争吵和内部博弈,进行了多轮国会投票。第一次救市方案,美国国会没通过,第二天华尔街股市跌了1万亿美金。美国议员们一看,这不行,还得讲政治,第二天就给通过了。

到了救市这一步,确实可以说:灰犀牛已经来了。这是之前的工作没做好,但那个时候,美国已经没有办法了。从经济史来看,这一招好像屡试不爽:经济周期这么多,每次都是发钞票、刺激经济,然后慢慢消化。这就好像面对一个危重病人,先给他注射吗啡让他撑过来,然后慢慢治疗;如果不打吗啡,人可能当场就没了。

美国后来出台了很多配套政策:减税、政府出资的基建项目及购买服务等……通过组合拳,将它慢慢消化。在2008年,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对中国也产生了不小的冲击。中国推出了4万亿元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也是后来才慢慢将其消化。

观察者注:

2008年10月3日,美国众议院以263票赞成,171票反对通过了《2008年紧急经济稳定法案》(EESA)。这是美国政府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经济干预,美国财政部动用7000亿美元购买陷入困境的金融机构不良资产。

但早些时候,在当年9月下旬,该方案的第一稿刚被众议院否决(228-205)。9月29日,道琼斯工业指数暴跌777.68点,创下史上最大单日跌幅,引发美国股市崩盘。

时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签署法案,美国政府网站图

观察者网:马克思对人类社会一直有预言,而且事实往往证明他是对的。凡是危机出现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重提马克思。比如最近的《21世纪资本论》(作者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再比如2008年次贷危机以后,人们“占领华尔街”。这是不是灰犀牛的一种体现?马克思的理论,对于西方世界而言也是一个“幽灵”:看不见它,但它一直存在。

冯毅:你这句话说得非常好。

《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我们沿着马克思再往前看:马克思的思想是从黑格尔和费尔巴哈那里来的,黑格尔说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马克思自己也说,资本主义在反复地上演经济危机。石油危机、美国次贷危机,也包括新冠疫情下的危机。很多问题,马克思看得还是比较准的,而且过了一两百年,现实能证明他说的还是对的,这是很让人佩服的。

另外一方面,马克思学说本身也在发展。有些东西拿到今天来看,依然是有用的分析工具。马克思提醒人们,危机在不断地循环,也就是告诉大家,灰犀牛会时不时出现一下。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灰犀牛可能隐在水下,过两年就会时不时冒出水面。我们要防止灰犀牛从水下到水面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