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江诗伦:预言中国因人口下降而出现问题,太草率了


【文/江诗伦 译/观察者网 宁栎】

2021年中国最新社会经济数据显示,全年人口出生率为7.52‰,稍稍高于人口死亡率7.18‰,这说明中国即将进入人口负增长国家俱乐部。

中国在快速发展,但还不是个富裕国家。但是,仔细研究中国的数据还能有理由乐观,通过比较中国和韩国的高等教育水平就会有所启发。

在中国和韩国,最近的经济成功都伴随着快速的人口结构变化。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为0.92,即每个育龄女性平均生育子女数已降到0.92,处于世界最低水平,也远远低于维持人口更替水平所需的2.1生育率。

在上世纪60年代,韩国的总和生育率伴随着经济增长达到高峰,平均每位女性生育数大约是5个,但从80年代早期开始,就掉到了人口更替水平以下。

14岁以下人口占韩国总人口比例,在1962年是44%,而今天年轻人占比稍高于12%,排全球第三低,仅高于新加坡和日本。同时,人均寿命从1960年的55岁增长到2018年的83岁,这使得64岁以上人口占比从1960年的3%增长到2020年的16%。老龄人口比例增速接近指数。从去年开始,韩国总人口进入长期减少阶段。

中国的人口和经济变化阶段,大约比韩国晚了20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推广计划生育政策。

中国的人口结构变化始于上世纪60年代晚期,要早于经济结构的变化。60年代中期,中国年轻人在总人口中占比达到38%的最高峰,而今天是18%。65岁以上人口占比从60年代的大约3%,增长到2020年的12%。中国人均寿命从1960年的52岁增长到2019年的73岁,增幅大约20岁,稍稍低于韩国人均寿命25岁的增幅,但中国的老龄人口占比同样在以指数增长。

韩国在历经35年高增长后,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之后大约30年里,韩国对高等教育持续投资,让大约70%的年轻人接受了高等教育。这个影响很大,韩国的高教部门是全球最受老龄化冲击的领域。

每年高中毕业生在减少,到本世纪中叶,韩国385所高等学校中可能只有一半能存活。虽然一些地区性机构已经开始倒闭,但首尔还保留着大多数高教机构。高教部门将在资本推动下合并,竞争学术职位的压力会加大。

在中等收入水平的中国,情况会有所不同。上海这样的沿海城市会面临韩国类似的人口问题,总和生育率低于1,人均寿命超过80,大约16%的人口超过64岁。上海年轻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已经逼近经合组织国家水平。上海高中毕业人数在2007年达到高峰。跟在首尔一样,全国的学生都在竞争进入上海高校的机会。

但是大部分中国年轻人不是在上海,而是在乡村,沿海城市的教育水平在10年前已经达到高峰,而乡村地区的教育水平要低很多。像是广西、贵州、青海、云南,高中毕业生和高校学生都在增长,即使总人口在下降。

2021年6月在贵阳参加高考的学生。(来源:新华社)

换句话说,各地对高等教育的需求还有缺口。为此,中国最近宣布要向中西部高校投资107亿元。这些高校将致力于现代产业、前沿技术、人工智能和公共健康,类似于德国的应用技术学院或者美国的工艺学院。

因此,虽然中国在富裕以前就开始人口老龄化了,而韩国在进入富裕阶段差不多同时出现老龄化。就中国的情况而言,虽然总人口下降,但不仅人均人力资本可能增长,总人力资本也可能增长,而高等教育部门仍然有潜力。而随着人口下滑,再加上高等教育萎缩,韩国的总人力资本可能下滑。

正如凯恩斯在1937年所说“要是我们粗心大意”,一旦人口增长停滞,那么总需求、总储蓄和资本积累的下降都会随之而来。要避免这种“粗心”,我们不仅要超越对出生率和死亡率的线性分析,还要聚焦于长时间的经济和人口关系,即对人口对经济的影响。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主要发展引擎,还是唯一一个在几十年内实行计划生育的国家,中国的前景很重要。另一个没有过先例的事实是,中国的长期发展规划,几十年里都比较关注人口对经济的影响。

总之,预言中国会因为人口下降而出现问题是草率的。要理解平缓和走低的人口增速如何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需要仔细研究该国特殊的人口对经济的影响。中国和韩国都进入了老龄化,但由于高等教育需求和供给的不同状况,在结果上仍然有重要的差别。

(本文发表于2022年1月19日《日本经济新闻》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