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需要提防 不能讓美國的剪刀剪掉我們的羊毛


摘要:作者許權勝系全國知名財經專欄作家特朗普終於完成了競選時降稅的承諾,北京時間12月2日,美國參議院以51比49通過稅改法案,該法案將把企業所得稅從35%降低到20%,個人所得稅從最高稅率39.6%降至3

作者許權勝系全國知名財經專欄作家

特朗普終於完成了競選時降稅的承諾,北京時間12月2日,美國參議院以51比49通過稅改法案,該法案將把企業所得稅從35%降低到20%,個人所得稅從最高稅率39.6%降至35%,並將徵稅級差從7檔次減為3檔,分別是35%、25%和10%,起征點將從夫妻合併申報的12700美元升至24000美元。

需要提防 不能讓美國的剪刀剪掉我們的羊毛

美國降稅行動從目前的賬面測算可能要使政府少收1.4萬億稅收,美國政府倒是沒有為少收稅過分擔心,卻引起大洋彼岸的中國慫懟,《人民日報》甚至刊文痛批美國稅改是籠絡民眾,是討好企業行為,美國稅改將挑起國際稅務戰,是坑隊友行為。國家稅務總局官員甚至為美國減稅而使美國政府缺錢花表示深深的擔憂。

這種慌不擇言的言論說明我們並沒有做好應急美國減稅的準備,一聽到美國減稅,除了從語言上來表達憤怒外,並沒有看到有多少實質性的應對措施,成了「語言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其實美國減稅我們應該冷靜下來,尋找應對辦法,而不是圖口舌之快。

美國減稅是因為他們在下一盤大棋,通俗說就是要剪別國的羊毛,用減稅的方式吸引那些稅率高的國家的資本逃到美國,特朗普的意圖就是想重溫「里根時代」的舊夢,上世紀80年代的美國總統里根,通過減稅使全球財富大轉移,刺破了日本的泡沫,消耗了蘇聯的政治和經濟資源,導致蘇聯轟然解體,而蘇聯的解體又讓美國減少防禦費用,能拿出更多的錢來搞創新,所以里根時代也是美國創新大爆發時代。

需要提防 不能讓美國的剪刀剪掉我們的羊毛

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受到企業界和中上階層的歡迎,對美國下層民眾和一些政府機構可能不是好消息,因為西方的高稅收使一般民眾也獲得高福利,底層民眾因此會得益多多,但這種高福利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罰勤養懶,因為西方不錯的救助福利甚至有人有勞動能力也不願出去找工作,高福利的一些缺點就是使人缺乏動力去靠勞動創造物質財富。減稅也會使政府機構收入減少,削減開支會使政府機構勒緊褲腰帶。

所以減稅引來的效應在短時間內一定相應會砍掉一些福利,那些懶人如果不工作就沒有飯吃,逼迫他們主動去就業,這個陣痛可能使底層民眾或一些政府機構最反對特朗普的稅改,減稅等於使他們失去部分固有利益。而減稅的好處在於會慢慢帶來稅收增長的效應。 壞處是會進一步拉大美國的貧富差距。

可是美國稅賦環境的改善、政商關係的透明、以及川普稅改法案里對海外利潤迴流的稅收框架的改變,都更進一步刺激在海外的美國公司和一些國家的資本向美國歸集,這樣政府就產生更多收稅機會,當人們對較高的稅收回報或較高利率做出反應時,收入就會相應增加,稅基也隨之擴大,因而也就補償了財政減稅的那部分收入損失。

需要提防 不能讓美國的剪刀剪掉我們的羊毛

同時儲蓄率也會上升,並為政府和私人部門的信貸擴張提供更多的資金來源,也更利於美國的創新環境。減稅說穿了就是把國與國的競爭提高到政府執行力層面,比拼的是各國政府的行政效率、廉潔透明度、政策制定的科學合理性等。

減稅也帶給美國有了加息的動力,在加息的帶動下,全球美元進一步迴流美國,流通中的美元總量下降,美元升值,其他國家資產相對與美元迅速貶值,各國國內物價上漲,資產貶值,資本出逃。外匯在美元的流入流出中被消耗洗劫,從而使貨幣供應難以維繫下去,輕則出現經濟危機,重則貨幣系統崩潰出現政治動蕩,這就是美國的剪羊毛行為的具體特徵。

比如上個月美國提出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意味著要與中國打貿易戰,可能導致我國新一輪的產能過剩,不久前美國對我國的洗衣機要徵收反傾銷稅,這個行業本來不過剩,今後可能會因為失去龐大市場恐怕要變成過剩。可以預見此次減稅衝擊最大的必然是中國。

需要提防 不能讓美國的剪刀剪掉我們的羊毛

看清楚這點就知道特朗普減稅的醉翁之意,這也是人民日報等怒懟的緣由,但化解之道是見招拆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針對美國的減稅必然引起加息,其實我們更要趕在他們前面行動,看看加拿大、英國、韓國的近期動作和日本昨天加薪和選擇性的減稅舉動,在山雨欲來之前就撐起雨傘,他們的提前防禦最起碼能起到美國減稅的緩衝作用,使本國經濟受減稅影響最小化。

美國的減稅與加息其實是一種組合拳,認識到他們打的組合拳套路,應對中就會不慌不忙沉穩冷靜。儘管中國也提前進行了減稅措施,但加息並沒有跟上,經濟並沒有因為減稅有所緩解,我們的GDP增長大部分還是要依靠政府投資拉動,這個是不行的,投資拉動的邊際效應會越來越小,錢越拋越多,經濟卻失去活力,最後變成負效應。所以只有民間投資搞上來,我們經濟的活力才有可能提升。

其實我們早就在搞減稅政策,只是效果不明顯。我們的營改增,可能就是對美國減稅影響的一種布控。但美國是直接稅我們是間接稅,美國的直接稅效應明顯要好與我們,減稅效果明顯,而我們的間接稅稅收設計重複性稅賦多,稅收制度不合理。

需要提防 不能讓美國的剪刀剪掉我們的羊毛

儘管李克強總理一再說減了多少稅,可是給人感覺並沒有下降了多少,物價還是那麼貴、房子還是買不起、個人收入還是沒提高、老百姓的負擔還是那麼重,這個主要是我們與公共服務脫節有關,西方實施的高稅負高福利政策,住房、醫療、社保、教育大部分由國家買單,高稅率帶來高保障。

但我們的高稅收並沒有給民眾帶來多少福利,而且稅收用在什麼地方納稅人也不知情,所以我們的稅收的問題在於政府支出的透明,這個就是我們間接稅的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