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各地紛紛自曝GDP滲水份背後有何隱情?


摘要:【作者微信號】:bzzcaijing(也可輸入:平說財經)新年伊始,正是全國各省市通報2017年各自GDP之時,而內蒙古、天津濱海新區等地紛紛「自曝家醜」,大幅調減經濟數據擠掉水分。其中內蒙核減201

【作者微信號】:bzzcaijing(也可輸入:平說財經)

各地紛紛自曝GDP滲水份背後有何隱情?

新年伊始,正是全國各省市通報2017年各自GDP之時,而內蒙古、天津濱海新區等地紛紛 「自曝家醜」,大幅調減經濟數據擠掉水分。其中內蒙核減2016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900億元,佔全部工業增加值的40%。而天津濱海新區則將2017年預期的1萬億GDP直接擠掉1/3,調整為6654億元。

自此,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天津2017年GDP將下降到1.5萬億以下,全國排名被重慶和蘇州超越,徹底退出第五座一線城市爭奪戰!天津可能被蘇州超越,滑落至全國第七名。而內蒙古也隨後被清除出全國「萬億俱樂部」省市之外。

其實,各省市對GDP造假事件並非今年首創。2014年7月,中央巡視組首次對遼寧進行巡視后便指出,遼寧經濟數據存在弄虛作假的現象;2016年5月,中央巡視組「回頭看」再次指出,「一個時期遼寧全省普遍存在經濟數據造假問題」。所不同的是,遼寧一直沒有承認GDP增長有水份,而內蒙古、天津濱海新區卻是主動自揭老底。

通常來說,地方政府給GDP滲水有二種途徑:一是,註冊地改為在地。也就是說,以往濱海新區GDP統計是以公司註冊地為標準,但實際情況是許多在濱海註冊的公司,其實際生產都在外地,GDP兩地重複計算,導致GDP數字不準確。二是,由地方政府的財政出錢,大搞基礎建設投資,把所有項目都運作起來,GDP數據自然也就上去了。

各地紛紛自曝GDP滲水份背後有何隱情? 可能有人會問,部分省市存在GDP滲水問題,大家早已心知肚明,久而久之,早已習以為常。而內蒙古、天津濱海新區卻「自曝家醜」究竟在想些什麼呢?我們覺得,主要原因有三;

首先,希望當地經濟增速是有質量的發展,正如某官媒撰文指出那樣:「注了水的、虛高的GDP,從面子上看,地區GDP漲了,位次排名靠前了;從裡子上看,百姓的腰包沒有真正鼓起來,人民福祉沒有真正增加,反過來,還可能會影響對經濟形勢的判斷決策。

再者,GDP注水太明顯,明眼人一看就透,既然已經開始漏水了,與其被中央相關部門糾出,還不如自己早點擠掉水份,以便換取中央政府的諒解。這次調減后,濱海新區不僅2016年地區生產總值減少三分之一,而且2017年6%的增速大幅低於全國總體增速,與此前數年增速明顯高於全國形成較大反差。

濱海新區一度被譽為「中國經濟增長第三極」,甚至流傳著一句「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浦東,21世紀看濱海新區」的說法。修正數據后的濱海新區不再是中國國家級新區的老大,經濟總量已落後於浦東新區。2016年上海浦東新區的GDP為8731.84億元,預計2017年將超越9000億元。

多少年來,無論從繁華程度,還是人口規模來看,天津濱海新區都不如浦東新區。浦東新區全區面積1429.67平方公里,2012年常住人口518.72萬人,是上海市人口最多的行政區。濱海新區總面積2270平方公里,2012年常住人口263.52萬人。一個是地少人多,另外一個是地廣人稀。無論怎麼算,天津濱海新區的GDP都無法超越浦東新區。如今擠水分后,我們感覺正常多了。

各地紛紛自曝GDP滲水份背後有何隱情?

最後,地方政績GDP去掉水分,正好可以期待更多中央轉移支付支持。你地方政府把GDP報得如此虛高,會造成中央政策的決策誤判,地方政府就會減少對你這邊的財政方面的轉移支付,弄到後面還是地方政府自搬石頭砸自己的腳。而目前地方政府負債率大多都畸高不下,中央政府的轉移支付一旦減少,很容易造成地方政府發生財政危機。

從目前來看,在東北、西北、華北等25個省市,財政缺口都在日益擴大。中央轉移支付的資金來源地——「地主」家,現在只剩下廣東、江蘇、上海、浙江、北京、福建等六省一市,財政收入增幅也在放緩。所以,從盲目追求「增速」到「優化結構」已是中國各省打造高質量GDP的關鍵之役。那麼,滲了水份的GDP會給中國經濟帶來啥危害呢?

第一,GDP滲有水份,會導致地方政府的債務隱患被低估。如果地方政府的分母——「GDP」的水分被壓縮,則地方債務率勢必進一步攀升,多數地區債務償還壓力將出現明顯上升。本來中央政府認為某些省份債務壓力並不是很大的,現在去水份后,馬上就暴露出來。

舉個例子,內蒙古調減2016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30億元,佔總量的26.3%。然而,財政收入可以擠水分,但是債務是剛性的。如果將這部分虛增扣除,內蒙古2016年的債務率將升至137.3%,相比之前的債務率上升15.6個百分點。

第二,財務造假實際上對地方財力影響非常大。地方公共預算收入高估,中央轉移支付就會減少,用於當地的財政支出也減少。

GDP造假虛增業績,會導致中央政府轉稱支付重心會移向他處,導致地方政府陷入基建投資來拉動GDP的能力減少,同時,地方債務規模卻在不斷攀升的惡性循環之中。

各地紛紛自曝GDP滲水份背後有何隱情?

第三,地方政府虛報GDP數據,不利於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因為,這意味著地方上繳中央政府的稅負也要相應增加,為了應對這樣的局面,地方政府往往在正軌的稅負之外,再向企業平攤各種費用,這使得企業本來已經很重的稅負是雪上加霜。這與大家希望看到的「降低企業費用,涵養財富源泉,優化投資環境」背道而馳。

實際上,中國經濟正從規模型轉向高質量型,GDP的增長與民眾的收入和幸福感要有直接關聯,而絕不是個別地方政府的面子工程。如果中國各地報的GDP數據都滲水份,那這既會導致中央政府決策誤判,也會增加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的可能性。所以,真實的GDP數據對中國經濟發展才是最有幫助的。

本文由平說財經(微信ID:bzzcaijing)供稿,觀點犀利、時效性強,財經愛好者喜愛內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