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那些離開東北發展的東北人,後來怎麼樣了?


摘要:雪鄉事件、亞布力打狗事件、導遊打罵女乘客事件已經過去一段時間,雪鄉的導遊如此,麗江的導遊難道就能免俗了么?每個人心知肚明,一次概率事件,把印象中「脾氣暴躁」的東北人拉進人們的視線。當「東北人」不再處於

雪鄉事件、亞布力打狗事件、導遊打罵女乘客事件已經過去一段時間,雪鄉的導遊如此,麗江的導遊難道就能免俗了么?每個人心知肚明,一次概率事件,把印象中「脾氣暴躁」的東北人拉進人們的視線。

當「東北人」不再處於風口浪尖,是時候聽聽他們都想說什麼了。

中國有兩種東北人,一種是生活在東北的東北人,一種是離開了東北的東北人。後者離開了家鄉,對東北的感情愈發複雜。

我們和 8 個東北人聊了聊,他們如何看待故鄉,又如何看待自己的東北身份?他們代表了一種側影,即東北強勢文化如何在全國各地生根發芽,並如何與本土文化融合?那些離開東北發展的東北人,後來怎麼樣了?

1.東北人在北京

「在北京我敢於指出別人的錯誤,在東北我可真不敢。」

年糕,24歲,學生

有一次在瀋陽買星巴克,臨時有事,需要服務員幫我換成外帶杯,服務員直接質問我:「要外帶為什麼不早點說?」我說:「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

有時候去買衣服,想試一件掛得比較高的衣服,店員會直接跟你說你穿不進去。

在東北排隊,前面一定不能隔距離,要不然肯定就被插隊。上次一個插隊的大媽指責我:「你太瘦了,不站好位置。」 我:「…….好的。」

還有一次是在街邊麵館吃飯,我看見一個服務員拿著一碗面問另一個服務員:「這面是誰的?」 服務員指著一位顧客說:「就牆角那個胖子的。」或者是「那邊那個禿頭的。」

北京給人的感覺是「禮貌且冷漠」,但東北是粗魯且熱情,如果你在東北的街上客客氣氣地問路,別人可能會用看 SB 的眼神看你,一般東北人都是上來就問:「xx 怎麼走?」就像和你已經認識了10年一樣。

在北京我敢於指出別人的錯誤,比如有人在電影院抽煙,我能鼓起勇氣對他說:「你不要這樣」,在東北我真不敢。

/其實東北人並不欺負外地人,東北人是一視同仁地欺負所有看起來比自己慫的人,比如像我這樣的。

「現在回家,基本上三句話:『您說得對!』、『可不是么!』、『我也發愁!』」

貓姨,28歲,律師

我媽是監管部門的公務員,從小學起,不必要的學雜費都不用交,比如補課費,微機課,形體課那些學校創收用的費用都不用。我上初中,想去哪個去哪個,不像北京有學區房硬性規定,滿大街都是處長,很難。那時候還覺得,這種以人情關係為準則運轉的生活挺好的。

第一次去北京公立醫院看病,排了一個小時,直接崩潰。我在老家看病從來沒排過隊,到了就直接去診室,因為我哥是哈醫大的。那時候開始意識到,如果我家沒這個關係,能不能看上醫生都是個問題。

朋友家一個姐姐找對象,中專畢業,在企業當會計,長挺好看的,但是找一對兒就黃。我問我爸原因,我爸說,「她那不是正經工作,私企指不定哪天就黃了,事業單位才算。」儘管她實際收入和那些事業單位的人沒什麼差距。

公務員的吸引力對東北人來說還是很大的,以前有個北大的同學,能力很好,也漂亮,上學的時候很活潑,現在回了吉林當公務員,每天打三國殺,到點提前下班。同學聚會的時候我整個人都震驚了:你為什麼要過這樣的生活呢?再過十年,你的衙門被撤了怎麼辦?那你再也做不了別的了。我們幾個好友在小群里說,都是像她這樣的,吉林經濟能好就怪了。

我奶奶至今對我「沒有正經工作」不滿。她覺得我費那麼大勁兒,上北京就找了一份「合同工」的工作,我跟她說,有合同,企業不能隨便開人,她說「看把你能耐的」;我跟她說,我賺的是舅舅他們學校差不多四倍的工資,她苦心勸我,「你還不懂事兒,覺得給兩萬就是好工作,要為自己未來著想。」

現在過年回家,我基本上是「您說的對!」、「可不是么!」、「我也發愁!」

我媽有一個朋友,在市裡當官。有一回她們倆一起吃飯,對方很誠懇的說,「以後你姑娘畢業了,給你弄到咱們市裡財政局。」 這在東北,是一份非常大的禮物了。

「現在吃到難吃的菜,不再會叫老闆再來一份了。」

黑黑,28歲,廣告創意

剛來北京租房就遇上黑中介,不給退押金。我直接上門去了,對方也挺橫,估計就是嚇唬來要押金的人,我也沒怕。畢竟我是東北人,挺凶的,最後還要回來一點兒。同時跟我一起去的還有一個南方人,沒吭氣,自己灰溜溜走了,也沒把押金要回來。

很多人說東北人野蠻,脾氣不好,我覺得這也不是壞事兒。有個朋友覺得我凶,了解了覺得我人挺好的,「凶」是對事不對人。

我們東北人不太會拒絕別人,如果別人有事相求,即使知道難辦至少也會試一下,朋友的話會竭盡全力。來了北京才發現,這邊有些人覺得為難會直接說做不了。

不過現在我也慢慢變了,有朋友找我幫忙,我有時候還是會考慮一下,自己的事情已經很多,可能沒以前那麼上心了。

還有一個細節,以前在東北去餐館吃飯,要是吃到難吃的、明顯廚師做壞了的菜,會直接叫老闆再來一份,現在只會在心裡暗暗想,下次不來這家了。

2.東北人在上海

「酒桌上,吹牛比涼拌黃瓜更像下酒菜。」

小龍,30歲,記者

東北的酒桌是我一直想逃離的地方,那句「去哪兒提我,管用!」是我最不想聽到的大話。

我爸那一輩,喜歡喝酒,喝完酒喜歡沒有邊兒地吹,酒勁兒一上來,全中國都能說成是我們家統治的。跟他喝酒的人都有這毛病,吹牛比涼拌黃瓜更像下酒菜。

先說自己年輕的時候走過南闖過北、長江裡面下過水,自家人聽著真的特別尷尬,他最南到過大連,最北就是綏化,長江根本沒去過……吹完年輕吹現在,把全市的官員都念一遍,說得好像自己跟誰都熟,實際上性別都能給人弄錯,明明某某局長是個女的,只是名字像男的,說自己是他老婆的表弟……不管什麼飯局,只要有外人在,結尾一定會說一句「去哪兒提我,管用!」

有時候我去採訪,別人一聽我是東北人就會認為我應該很能喝酒。我的目的是採訪,如果我們聊開心了,我肯定陪你喝,但他要是這麼說,我一定翻白眼。所以在進行正式採訪的時候我會克制自己的口音,聽起來不嚴肅。

「在上海,別主動請別人吃飯。」

W,35歲,音樂教師

我身上最明顯的東北特徵就是說話直白吧!比如我找朋友接一個私活,我會讓對方直接回答 OK 不 OK,如果話說得太委婉,反而要花時間去猜測對方的心思,但上海人就是喜歡猜,喜歡拐彎抹角,太直白了他們覺得你不客氣。我現在也學著用一些比如「哈」之類的語氣詞引入一下,實話說,這很浪費時間。

上海解放了我。以前哪怕生活拮据了,請不起客,也想硬扛,但現在大家都是 AA,關係再好也是 AA。想起一件事兒,有一回我主動請一個朋友吃飯,她從南京來上海玩兒,我結賬后她死活都要轉給我,並且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意思是「你莫名其妙為什麼要請我吃飯?」「我們之間到了你請客的交情了么?」

以前別人跟我提要求,我基本上都會答應,其實有些辦不成或者辦得不怎樣。現在我不會了,我會說「先幫你看看」,能不能做要等了解了再說。

3.東北人在廣州

「南方人吃點心是消遣,東北人吃點心是求生。」

劉特,25歲,公務員

上大學的時候,我最經常被人問到一個問題,「你不是東北人嗎?還怕冷?」我靠,哪兒一樣了?哈爾濱冬天的北風也很刺骨,你沒帶圍巾會凍臉,沒帶手套會凍手,但都是凍局部,你總會進室內找到一個溫暖的地方解決這個問題。但你在廣州,是從頭髮到腳趾地冷,而且找不到熱源,只能寄託於太陽,但也很少有太陽。

現在畢業了,出來自己租房,我已經給自己添置了電熱毯和電暖氣,最近在研究怎麼裝浴霸。

在東北吃飯跟廣州差異也很大。我第一次用公筷,第一次飯前用茶水燙碗;東北吃大豆油,南方吃花生油或調和油;東北人做菜放很多油,油越多代表菜越好吃,而且很少有青菜,茄子青椒就是蔬菜了,來廣州之前我沒見過單炒一份青菜這種東西;不過東北的菜式基本上可以叫「土豆燉一切」,而且比較糙。

有一回,我拿了我媽做的粘豆包回來分給朋友們吃,他們問我,怎麼沒甜味啊?我說要自己蘸白糖,他們還是很難理解,這不是甜點么?我一開始還有耐心解釋,後面有點怒了,告訴他們,這不是點心,這是糧食,你們吃是為了消遣,我們吃是為了求生。

不過現在已經吃習慣了清淡的粵菜,偶爾連吃兩天重口味會受不了。平時一有機會我就教我爸媽,怎麼炒青菜,怎麼煲湯。他們覺得吃起來也可以,但不會主動做,讓他們改掉飲食習慣太難了。

4.東北人在四川

「南方人講笑話的段位,跟東北人差老遠了。」

曾爽,29歲,醫生

和南方同學在一起,感覺他們說話都沒意思。儘管人也很誠懇,但很少有幽默感。假期回去和高中同學吃飯,永遠都能笑到抽搐。東北男生天生愛演,開玩笑的段位高。趙本山《賣拐》剛播,第二天全班男生都能把台詞背下來。下課了,一個人起頭,3500,另一個人說4000,5000…….能說上一年。而且有些梗只有東北人才會說,比如見面問「要啥自行車?」

趙本山還上春晚的時候,有時候會把小品在遼寧省春晚上先演一次,然後再搬去央視春晚,我們都看遼寧春晚,感覺氣氛更放鬆,央視春晚他都是緊繃著的。

但是我也不完全認同某種東北式審美啊……之前在北京工作了一年,三里屯soho樓下有個酒吧,是東北人開的,裡面時不時會有一些店主覺得人們會愛看的表演,比如人妖穿著旗袍唱李玉剛的歌這類,印象最深刻的是,時常會有二人轉演員打扮成趙本山的樣子,然後地上放一個烏龜的玩偶,玩偶上面貼著一張紙,上面寫著「小日本」,二人轉演員就拿假的槍對著烏龜 bangbangbang 的開,一邊開一邊嘴裡喊著:「打死你個小日本」。非常東北了。

現在最好的一圈朋友里很少有東北人,這和智識水平,經濟水平,家庭出身有關係,和地域完全沒有關係。地域標籤也會打,但一般都是偏正面的,比如「他們 XX 人做菜很好吃」,但絕對不會有「XX 人都很小氣」的說法,正常人都不會把這個標籤和行政區劃扯上關係。

5.東北人在廈門

「福建的女孩子吃苦耐勞,我們在家不做家務的。」

小新,22歲,學生

我媽20年前來了廈門,剛來的時候,總有人看她是外地人,就問她「你們是不是在那裡生活不好,混不下去了才來我們這兒?」我媽性格很直,一般直接和對方吵起來。

我7歲搬來,現在已經完全沒有東北口音。上小學的時候,我擔任課代表,老師讓我點名統計簽到,我大聲地說:「騎(七)個同學沒到。」全班哄堂大笑,很快我就改掉了口音。

我挺喜歡身邊的福建人,他們普遍比較踏實。哪怕覺得工作不適合自己,也會爭取學點東西,去另一個地方上班,比較少負面情緒。比如考公務員,南方人是「努力努力,一起加油」,東北人會說要關係啊,黑幕很多啊,特別嚴重的負面情緒。北方人茶餘飯後酒桌談資就是這個,但是南方人聚在一起感覺更多地會聊一些吃喝玩樂什麼的。

福建人普遍內斂,沒有很深的接觸的話,你是看不懂這個人的,你不知道他對很多東西的看法。但你更容易看清一個北方人,他很容易顯露出性格里的優缺點。南方人在情感上更獨立一點,北方人更需要傾訴,發泄。

我現在性格比以前緩和很多,情感上更多不依賴別人。以前比較情緒化,可能也是南方朋友影響我的吧!

感覺福建的女孩子特別勤勞,吃苦耐勞,她們會在家做家務。他們一般家裡都至少兩個,有一個姐姐,姐姐會比較有擔當。東北大多都是獨生子,響應國家號召嘛,也跟東北人不重男輕女可能也有關係。獨生子就寵著,我們在家都不做家務的。

6.東北人在香港

「去香港同事家喝酒,他們竟然一人拿一支上門。」

李哥,34歲,國企工程師

我畢業後去了一家國企,很快就被公司派到了香港。至今還沒習慣,香港的道路特別窄,住的房間也小,反正哪兒都小。不像遼寧,能撒歡兒地跑。

香港人精明,不愛主動跟人交流,一是一,二是二,不像我們那邊,辦個事都是自來熟,聊一聊都能拉得起關係。

這麼多年,大家都一口一口地「哥」來叫我,可能是我年齡比較大,也比較豪爽吧,要是有朋友同學來香港,都是我掏錢。這種事兒就是自然而然的,就像我去你家吃飯你也得請客一樣。有一次我去香港同事家喝酒,他過生日,到了發現其他同事都一人拿一支酒上門,我還納悶,心想這不都得主人家準備好嗎?後來我才知道,南方人一般聚會都是盡量 AA,如果不 AA 肯定會提前打招呼的。

誰身邊沒有幾個來自東北的朋友呢?

東北人出走東北,他們被其他地方文化改造,同時也在深刻改造著另一種文化。據說外地人跟東北人講話,口音也會被帶跑偏,從「怎麼」到「咋地」,從「AB 西 D」到「唉(二聲)呀媽呀」……根治塑料普通話。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地圖炮整天飛來飛去,難保哪天不落到你身上。如果非要說放地圖炮是全世界人民的通病、人類的群居性使然。我們也只好無奈地感嘆:

「你們人類啊,都這副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