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摘要:本文發於香港電影號,文:余博春節將至,無論你喜不喜歡,一定還是會關注春晚的新聞,到了除夕,也還是在刷手機屏幕的時候,貢獻一年之中看電視的最多時長,因為有春晚,不看白不看。去掉體制權力的運作,春晚的影響

本文發於香港電影號, 文:余博

春節將至,無論你喜不喜歡,一定還是會關注春晚的新聞,到了除夕,也還是在刷手機屏幕的時候,貢獻一年之中看電視的最多時長,因為有春晚,不看白不看。

去掉體制權力的運作,春晚的影響力還是不能低估的,起碼和年夜飯同等重要,即便吃貨們平時都沒虧待嘴巴,到了過年還是要隆重而儀式一番,未必比其他日子好吃,還是要吃的。春晚就是這樣一個儀式,未必好看,但還是要看的。

所以不用質疑春晚的收視率,從2001年到2017年,春晚直播收視率每年都超過30%,其中2005年春晚收視率最高,達到37.6%,這年春晚的總導演是郎昆,代表性節目有省市電視台主持人送春聯,舞蹈《千手觀音》等。

羊年春晚總導演哈文曾執導的2012-2013兩屆春晚,收視率既高於之前的2011年,也高於之后的2014年。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這還是在娛樂方式越來越多元化的新世紀,如果從2000年往前推,春晚的霸屏力和影響力還會更強。很多人不只是看直播,重播都要看上幾遍,這樣的收視待遇實在無法企及,更不要說用電視劇來PK了。

在我的記憶里,唯一能和春晚抗衡的電視劇只有一部,而且真的是在春節期間和春晚狹路相逢,風頭絲毫不輸春晚,並且是一部港劇,即便我覺得那年的春晚算是很不錯了。

那一年的春晚趙麗蓉還在「老將出馬」,牛群馮鞏還在搭檔說相聲、趙本山宋丹丹第一次以「白雲黑土」組合亮相、黃宏說了一段讓下崗工人很傷心的台詞、《常回家看看》火了一把、任賢齊唱了「對面的女孩」……

沒錯,那是1999年,而與之相逢的港劇就是TVB武俠劇


——《天龍八部》。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難念的經周華健 – 生·生活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這部劇也被稱為「97版天龍」或者「黃日華版天龍」,1997年7月就在香港播出,接檔《難兄難弟》,當年的收視率排名亞洲第一。

1999年引進內地,已經是播出兩年的電視劇,仍舊如入無人之境,所向披靡,風頭無兩,絲毫不輸一直霸氣十足的春晚。

近20個地方衛視搶著播出這部劇,幾乎是同時段,打開電視,無論哪個台,幾乎都是它。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當時的新聞媒體,報紙、電視、廣播新聞也以它為焦點,作了大量報道,有些報紙專門開闢版面,發布劇情提要。其實本是金庸小說改編,故事擺在那裡,何苦如此呢,只能說明這部劇實在太火。

按照網友的粗算,這部劇當年的收視率超過30%,接近40%。請注意,央視春晚在新世紀的最高收視率也就是37.6%。

回頭再看這部劇,不只是當年很火,現在的經典地位也是不可撼動,而且至今在優酷等播放平台上的點擊率也是驚人的。

此前,TVB也拍過《天龍八部》,黃日華也有參演,此後,《天龍八部》也一再翻拍,包括口碑不錯的胡軍版,但說起來,還是覺得97版天龍最經典,原因何在呢?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當然,經典是一個集體結晶,台前幕後都有功勞:金庸原著的精彩故事是基礎,以李添勝為監製的團隊的細心打磨,加上演員的傳神演繹。

《天龍八部》是金庸在巨著時代的重要作品,和《笑傲江湖》《鹿鼎記》一個時期,陳世驤評價是「無人不冤,有情皆孽」,倪匡的評價是將此書比作大海,一浪迎著一浪,一浪高過一浪。

連載期間有個插曲,金庸外出辦事,倪匡曾經代筆寫過一段時間,阿紫的眼睛就是倪匡給弄瞎的,當然後來出單行本的時候,金庸還是重新創作了。

《天龍八部》和《俠客行》是金庸小說中佛學思想的代表作,《俠客行》還只是體現在「知」的層面上,而《天龍八部》是在「行」的層面,人物性情各異,但都是按照佛家的規範行事。而且故事涉及大江南北,有大理、大宋、大遼、女真等,算是金庸小說中最熱鬧的作品之一,好看且深刻。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李添勝,被尊稱「添哥」,香港無線電視劇集監製,1969年加入TVB,為無線服務四十多年,作品多且口碑好,只金庸劇就包括90年代版本的《射鵰英雄傳》《鹿鼎記》《神鵰俠侶》《天龍八部》,而且都能躋身經典行列。

先後捧紅了周潤發、鄭裕玲、黃日華、劉德華、梁朝偉、鄧萃雯、黎耀祥、古天樂、李若彤、張智霖等眾多港星,捧紅之道大多靠的就是金庸劇。

拍金庸劇,改編是危險的,因為原著足夠優秀,故事足夠精彩,亂改是吃力不討好的。TVB的金庸劇除了《雪山飛狐》(陳錦鴻版)因為版權問題,改動較大,其他作品還是很尊重原著的。

這一版的《天龍八部》在故事上就是嚴格尊重原著,有改編也很精彩。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如無崖子一節,原著中無崖子是與李秋水在無量山隱居,並生下阿蘿(王夫人),但電視劇改成小師妹齊御風(御風這個名字也取得好,《逍遙遊》里有「御風而行」之說,符合逍遙派的氣質),將書中無崖子最愛的女人年齡提前,讓兩個人眷屬,將李秋水的重要戲份安排給了齊御風,避免了後來畫像上不是李秋水的複雜性,符合影像作品的普適易懂。

還有慕容博之死,劇中先期搞好鋪墊,令大理護衛誤撞進墓地,然後發現棺材是空的,到後來再有段譽推理出來,更具懸疑性和連貫性。

改編的敗筆不是沒有。

比如,玄悲在大理身戒寺的死,原著中是被慕容博所殺,因為玄悲發現了慕容博企圖謀反的跡象,所以被滅口。到了電視劇中改成鳩摩智殺的,但又說的語焉不詳,這個從第一集就開始的懸疑案件到少林寺武林大會上也沒得到完美解釋。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對於鳩摩智的形象塑造也有些小丑化、漫畫化,沒有原著中得道高僧的穩重和深沉,而且還特意安排鳩摩智和蕭峰有一場比武,結果當然是蕭峰完勝,鳩摩智敗得醜態百出。

演員的選擇很成功,尤其是作為靈魂人物的蕭峰由黃日華扮演,他創造了自83版《射鵰英雄傳》郭靖之後又一經典的武俠形象,後來參演的《蕭十一郎》(又名《割鹿刀》)也沒有超越。

其實,黃日華扮演蕭峰,有個缺陷就是個子不算高,扮演西北大漢在身形上不大匹配,所以才用頂帽子作為裝飾和彌補。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因為演技爆棚,人角合一,讓人忽略了個頭,認為他就是蕭峰,覺得蕭峰就該戴個帽子。後來看胡軍版蕭峰長發飄然,包括回頭看梁家仁的髮髻,反倒有些不習慣了。

這一身行頭也被黃日華穿到了TVB頒獎典禮上,可惜那一屆的競爭對手是《難兄難弟》中的羅嘉良,這一版蕭峰沒有得到視帝加冕。

不過,20年過去了,記得《難兄難弟》的人恐怕不會有《天龍八部》的人多吧,時間已經給黃日華加冕。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當時二十多歲的樊少皇是武生,文戲還沒有參演《葉問》《楚留香新傳》時的老道,但虛竹是憨厚懵懂的形象,靠演是容易失真的,正如黃日華也是在二十多歲時演了虛竹。

所以,虛竹這個角色正好契合不太老練的演技發揮,樊少皇的表現可謂可圈可點,尤其在少室山大戰中,初次和父母相認就骨肉分離,那種欲哭無淚的狀態很到位。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陳浩民的貴氣稍顯不足,作為貴胄王子,不如後來和佘詩曼演《乾隆下江南》時的貴氣顯著,這點在對比82年湯鎮業扮演的段譽是有所不足,但頑皮可愛真誠的一麵塑造得成功,又比湯鎮業勝了一籌,後來在和歐陽震華演《施公奇案》時又得到了發揮,再後來他的主打作品多是喜劇,尤其是雷劇《活佛濟公》。

陳浩民演喜的部分很好,比如初見王語嫣、枯井定情等,都很傳神到位,但到了悲的部分就發揮有限,三位主人公都有面對雙親暴亡的戲碼,和黃日華、樊少皇比起來,陳浩民顯得張力不足,表演痕迹有點重。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至於李若彤的王語嫣、趙學而的木婉清、何美鈿的鐘靈等,也都是選角精當。

當然,TVB在80年代將王語嫣和小龍女用同一個人演的傳統還是沿用至90年代,李若彤是如此,到了央視版金庸劇時,劉亦菲也是如此。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TVB的綠葉都是演技擔當。

雪梨的馬夫人、潘志文的段正淳、鮑方的掃地僧、江漢的保定帝、秦煌的岳老三、陳榮俊的全冠清、劉丹的馬大元、王偉的耶律洪基、劉玉翠的阿紫等,無論扮相還是演技,都很契合。

稍顯失敗的是作為主要角色的阿朱和慕容復,劉錦玲和張國強的演技都很在線,不足是扮相,都是年紀偏大,劉錦玲演不出少女氣質,張國強演不出貴族氣質,和82版中的黃杏秀、石修比起來,差距十分明顯。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當然,這些都只是瑕疵,談不上硬傷,這部劇本來就人物眾多,不可能每個人都兼顧得到,何況有演技作為支撐,絲毫不影響整體水平的。

還要提及的是,2017年就有三位劇中演員去世,包括江漢、馬菁宜、廖麗麗,加上此前去世的王偉、鮑方、羅國維、何璧堅、黃新、孫季卿、羅君左等,雖然他們多是以配角出現,但因為有了他們,才有了一部部好看的劇集,才有了我們難以磨滅的記憶,在此向他們致敬。

音樂也是此劇的一大特色,除了沿用了《宋家王朝》的經典配樂外,還使用了大量具有日式風格的音樂,悲壯、纏綿、激烈、歡悅等不一而足,與人物氣質相當,與劇情發展相配,尤其蕭峰使出「降龍十八掌」的那一段,聽來就激動人心,大有呼之欲出之勢。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

主題歌《難念的經》由林夕作詞,和《神鵰俠侶》的主題曲《神話情話》一樣,堪稱金庸劇的珠璧之歌,是為原著量身打造,歌詞和故事聯合的天衣無縫,而這首《難念的經》尤勝一籌,將故事的佛家主題用二十多行詞句融合展現出來,配上周華健的曲調和唱腔,也是這部劇一樣成為經典之作。

這部劇播出已經二十多年,回頭來看,好劇的基底必然是用心,即便特技不如當今先進,但有些東西是特技無法代替的,比如好的故事、好的人物、好的演員,執迷於摳圖等所謂「高科技」時,反倒將特技變得不值錢了,一味地追捧流量明星,會將原本就漏洞百出的故事變得更加不可收拾。

在TVB逐步走下電視劇神壇的當下,卻沒有能重新締造輝煌的眾多重量級作品,作為不差錢的當代人,豈非一種恥辱嗎?

1999年,能搶春晚的風頭,這部港劇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