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A站重新開服,員工欠薪已發:脆弱的轉折點到來?


摘要:A站的轉機或將到來但依然非常脆弱。作者|羅立璇AC娘復活了。今天下午5點,A站重新上線。《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今日得知,彈幕網站ACFUN(下稱A站)獲得了一筆新的資金,趕在春

A站的轉機或將到來但依然非常脆弱。

作者 | 羅立璇

AC娘復活了。

今天下午5點,A站重新上線。《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今日得知,彈幕網站ACFUN(下稱A站)獲得了一筆新的資金,趕在春節放假前發放了員工被拖欠兩個月的薪資,並且解決了阿里雲的伺服器費用,可以讓網站重新上線。

目前暫時無法得知資金的來源。可以確認的是,A站目前依然沒有確切的股權重組方案。

從2月2日上午開始,A站的主域名acfun.cn顯示無法訪問。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冬天,A站正在經歷著成立10年以來最嚴峻的考驗:融資談判陷入僵局、資金枯竭,除了無法發放員工工資、繳納員工社保以外,還無法繳納伺服器供應商阿里雲的費用,並在最後導致了關站的結果。

在過去的10天里,人們對A站展現出來的情緒更多的是不舍和同情。在A站那條廣為流傳的「我還想再活五百年!」的微博下,人們留下了3萬7千條評論、進行了6萬8千次轉發。一時間,微博首頁、微信朋友圈和A島(由A站老員工建立的匿名版論壇)都充斥著感傷的氛圍。

用戶的強烈關注在某種程度上證明了A站的價值。除了奧飛和阿里兩位老股東以外,多個第三方機構已經和A站接觸,討論入股的可能性。

當然,這樣的關注遠遠不足以讓投資方信服。接近這場談判的人士表明,A站的估值已經被壓得很低,遠遠低於中文在線入資時18.5億人民幣的估值。但無論如何,A站的終局還未到來,背後的資本方的博弈依然停留在白熱化階段。

A站重新開服,員工欠薪已發:脆弱的轉折點到來?

已經恢復訪問的ACFUN主站

A站重新開服,員工欠薪已發:脆弱的轉折點到來?

「猴爺生前是個體面人」

當A站無法訪問的時候,有一句話開始刷屏:「猴爺生前是個體面人,至死沒有收過用戶一分錢」,被用來感懷A站對用戶的服務。不過,種種跡象表明,A站依然以一種最低「能耗」的方式在運行,並且以不斷出現在用戶面前、回應用戶的方式來證明自身的價值。

「求A站開通大會員服務,當年白嫖的我們現在都能給錢了。」當人們無法訪問A站之後,還在日常更新的A站官博成為了粉絲向A站傳遞關懷的日常渠道。加油打氣的話語絡繹不絕,還有不少人把自己創作的AC娘同人圖貼在了評論上。

在微博上,你還可以看到A站的猴子們(A站管理員的自稱)感謝別的公司給自己寄送的「救濟糧」、小年夜當天在辦公室包餃子、小年夜第二天在辦公室打火鍋……在照片的背景里,還可以看到有零星的員工在工位上辦公。

另外一個證明A站粉絲的能量的事件是,A站的官方周邊淘寶店鋪「ACFUN猴山商城」在2月4日前的成交額突然暴漲到十幾萬人民幣。其中有一款商品為「被你們玩壞但依舊萬能的一元信仰充值」,實際上就是淘寶商店常見的補郵費鏈接。在關站后,它似乎成為了真正的「信仰充值」入口。截止至今天,它被賣出了1萬3千多份。

A站幾天前還在拉勾網上發布多個職位的招聘,涉及工程師、動漫編輯、遊戲運營等多類崗位,可能是在填補之前離職的員工崗位。在今天,只剩下工程師的崗位招聘還在網站上,其它崗位招聘已經撤下,或許已經找到了合適的人選。

有用戶甚至在A站微博下作出了一定的希冀:「也許A站已經拿到了錢,只是在為了引起大眾的注意而賣慘,好觸底反彈?」很多人都在下面應和:「A站不會死。」

A站重新開服,員工欠薪已發:脆弱的轉折點到來?

融資談判還在進行

很遺憾的是,A站確實沒有在「賣慘」,它依然處在危險的境地中。

粉絲自發懷緬A站的言論和舉動或許能讓投資方認可A站有價值,但這樣的認可是脆弱的。據相關人士確認,A站獲取的資金僅僅是一筆過渡用的資金,解決了兩個會讓A站變成空架子、估值迅速下跌的問題:員工由於薪資被拖欠后的大量流失,與閉站後用戶的大量流失。

真正能夠解決A站的重組談判還在進行中,而且局勢依然焦灼,不夠明朗。

目前,最有可能注資A站的投資方依然是阿里,但是阿里保持了極為強勢的態度和對估值的砍殺策略,這與第一大股東奧飛娛樂的董事長蔡東青存在較為嚴重的分歧,談判非常艱難並且不時陷入僵局。

同時,阿里大文娛目前的組織結構和決策流程也較為複雜,導致在談判過程中難以形成更富勇氣和遠見的戰略指導。

不過,A站的戰略價值和核心用戶能量在停服階段獲得了意外的展示機會,已有多家機構和公司正在尋求和A站的談判和接觸。這意味著,在未來的談判過程中,存在一定機會將引入第三方投資的可能性。

今天的重新開服和發放欠薪,是A站這段時間以來最好的消息。但是,真正的解決方案還將在農曆新年後繼續博弈,現在的轉折點存在積極因素卻依然非常脆弱。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