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唐探2》背後的中國推理:突破小眾、影視風口、創作者的好時候


摘要:「推理小說發展了100多年,為什麼長盛不衰,就是因為其懸念性滿足了人類的好奇心。這種題材稀缺性的同時也有創作門檻,只要寫的故事好看,未來發展就會很好。」作者|秦泉「推理這個小眾文化終於熬出頭了。」從本

「推理小說發展了100多年,為什麼長盛不衰,就是因為其懸念性滿足了人類的好奇心。這種題材稀缺性的同時也有創作門檻,只要寫的故事好看,未來發展就會很好。」

作者|秦泉

「推理這個小眾文化終於熬出頭了。」

從本格派推理文學的愛好者到相關從業者,《推理》雜誌社編輯穀雨是這一文化在中國漸入大眾層面的見證者。從東野圭吾在早期帶動了這種文學的閱讀潮流,再到《無證之罪》、《唐人街探案》、等大眾影視作品帶來了較高的商業價值。

截止今天,《唐人街探案2》的總票房已經超過了32億。

邏輯辨識所帶來的推理快感,正是受眾所享受的思維樂趣。在《唐人街探案2》上映之後,社交媒體便掀起了對「排名第一偵探Q是誰」的討論,這讓相當一部分年輕觀眾獲得了戲劇帶來的意外性。

這樣的內容具有一定的創作門檻和風格要求,在《唐探》系列中,有一位推理小說作者成為聯合編劇。在更大範圍內,紫金陳、指紋等推理小說作者,也在這兩年步入影視化浪潮中,直接結果是推動原本作為小眾而存在推理文化被更多中國人接受。

影視化的「倒逼」成為中國本土本格派推理逐漸繁榮的強大因素。或許可以這麼說,推理正在成為喜劇、懸疑、犯罪、諜戰等類型影視的重要包裹元素。這也讓推理作家們有機會推開了一道新大門——紫金陳於2017年成立了原創劇本公司,「我在用推理手法創作非推理屬性的劇本。」

《唐探2》背後的中國推理:突破小眾、影視風口、創作者的好時候

「本格派推理有一批死忠粉」

《唐探2》背後的中國推理:突破小眾、影視風口、創作者的好時候

推理文本的起源類型為本格派,又叫古典派,強調利用科學的邏輯推理為手段來偵破案件,注重對詭計的設計,並需要嚴格恪守線索公平性原則。

作為一種文化舶來品,本格派推理文化在中國內地的逐步形成離不開三個平台:網路社區推理之門、《推理》雜誌社和新星出版社旗下以推理小說為主的午夜文庫圖書系列。

一定程度上,這三大主要平台上聚集的推理創作者有著相似的成長脈——在學生時代受到歐美、日本推理小說的啟蒙,在網路社區興起時,有機會聚集到一起豐富出圈子文化,進一步在雜誌和圖書的創作和發行中將這種文化沉澱下來、傳播出去。

「這本雜誌的創刊是一個歷史節點」。2006年,《推理》雜誌社正式成立,在現任編輯部主任穀雨看來,那是本格推理文化在內地轉向壯大之後的一個小高潮期,「本土推理的新生力量在那時不斷湧現」。

一件事可以體現《推理》雜誌在這個文化圈中的專業度。2014年,電影導演陳思誠為了籌拍第一部《唐人街探案》,輾轉找到雜誌社,希望有創作者幫助設計影片中所需要的「詭計」,其中一位編輯也因此成為影片的聯合編劇。

本格推理之所能在中國內地逐步興起,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流行起了很大促進作用。

實際上,東野圭吾自身的創作路徑也經歷了一次大眾化的艱難過程。1995年,東野圭吾選擇同傳統推理文學決裂,創作了「反本格推理」的作品《名偵探的守則》,自此便走上了暢銷書作家的行列。

《嫌疑人X的獻身》成為東野圭吾的一次事業巔峰。這部作品在2005年居日本各大推理小說榜榜首位,也是經由這部作品後續在內地的出版,東野圭吾及其推理作品開始帶動內地推理迷人數呈幾何級的增長。

《三聲》在此前的採訪中,新經典外國文學部總編輯黎遙估計,2006年,中國推理小說的愛好者不到5000人,而僅僅東野圭吾圖書的銷量就讓內地推理小說讀者增加到了1000萬。

依賴推理小眾圈子文化的文學市場在後續發展中,遇見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進入大眾層面。

2011年,新星出版社成為股份制公司,推理文學成為這家出版社切入市場的一個角度。「這是一批質量很高,迷戀本格派推理的死忠粉」,新星出版社編輯王萌對《三聲》說。

正是這種小眾文化特點,讓午夜文庫在相對低的市場競爭中積累了品牌,於此伴隨的便是新星出版社的漸露頭角。

在日本的本格推理界,存在東野圭吾和島田莊司為代表的兩種方向選擇。1980年,島田莊司創作《占星術殺人魔法》,在這部作品中加入驚悚、幻想等元素,島田莊司由此被認為是開創了日本新本格推理小說的奠基人,並且一直堅持至今。

二者在商業價值開發上選擇不同模式。過去30年間,東野圭吾出版了90餘部作品,並被改成了50多部影視劇,而島田莊司推理作品注重的詭計設計讓其在影視開發中極具難度,其被影視化的作品屈指可數。

這樣的分野也多少影響了中國同行。為了抵抗傳統圖書行業沒落的影響,曾經屬於「島田莊司」方向的午夜文庫和《推理》雜誌,必須往「東野圭吾」方向靠近。

在《推理》雜誌社成立的第二年,他們就推出了面向青少年群體的《推理世界》兩個版本,B版仍是較為嚴格的本格派作品,A版則主張流行浪漫奇想作品,後者即是為了用通俗作品打開大眾市場。

「午夜文庫既堅持做一些古典推理圖書,也不斷再嘗試加入更加新鮮前沿的推理內容」,王萌向我們介紹了旗下籤約作家陸燁華。在他看來,陸燁華作品《今夜宜有彩虹》最大的特點就是「詭計」的浪漫設計,「這種想法在國內是不多見的」。

《唐探2》背後的中國推理:突破小眾、影視風口、創作者的好時候

「我從來沒有混過推理圈」

《唐探2》背後的中國推理:突破小眾、影視風口、創作者的好時候

中國的不同屬性創作者,處於不同的生存樣態。

作家紫金陳就是其中一位代表。《無證之罪》是他創作的第一部社會派推理小說,而在之前,他一直為本格派創作。不同於本格派強調邏輯運算式的解謎,社會派更願意將故事放置於社會背景中,描述對人性的剖析以及反映各種社會問題。

2017年在愛奇藝上線的網劇《無證之罪》,在播出之後便收穫較高口碑,原作的社會性色彩在於,在嚴良抽絲剝繭般找到幕後兇手之後,他最終揭開的卻是法醫駱聞的家庭事故以及他的人性悲劇。

「類型小說也要與時俱進,我只追求故事的好看」,紫金陳對《三聲》表示,他更追求故事好看,這是從本格派推理向社會派轉變的原因。

推理小說影視化成功的先例還有早前的網劇《暗黑者》系列,改編自周浩暉暢銷小說《死亡通知單》,2014年在騰訊視頻上線播出后深受好評,成為網劇行業開始興起的一個典型案例。

好的推理作品要兼顧意外性和公平性。意外性是指反轉設定要讓人意想不到,而公平性則是給到受眾的展示線索,不能太明顯也不能過於隱藏,「《暗黑者》在這個層面上是很成功的」,穀雨評價道。

不同於《無證之罪》和《暗黑者》,目前市場上還有一類推理劇,它們的成功建立在小說原作者個人經歷和教育背景,《心理罪》、《白夜追兇》和《法醫秦明》都屬於這類創作維度內的作品。

這類創作者們擁有其餘推理小說作者相對難以企及的優勢。例如,《心理罪》的原作者雷米是中國刑事警察學院的刑法學教師,精通犯罪心理學和刑偵學;《法醫秦明》的原作者秦明此前在醫藥行業有工作經驗;《白夜追兇》的原作者指紋有著多年的專業律師從業經驗,故事中的部分人物源於真實生活的原型。

在完成自己的創作時,這部分作者可能並沒有按照某種推理小說流派來進行,而是更多地參考了自己的所見所聞。只是,這些作品中強烈的推理元素讓受眾願意將其歸於某種推理風格。

「我從來沒有混過本格派推理圈,雷米、周浩暉、秦明等作者可能也是這樣」,成長經歷造就了明顯的個人風格,紫金陳小說中對於社會議題的關注度明顯要高,「出身於底層社會,很多問題我都感同身受,自然很關心社會問題」。

本格派推理作品在中國內地實現影視化的條件是否已經充分?面對這個問題,很多推理文化研究者的答案是肯定的。在他們看來,雖然本格派推理作品對閱讀者要求更高,但是推理元素被運用到其它大品類文化產品中是可行的。

2015年,電影《唐人街探案》第一部上映,觀眾驚喜地發現在喜劇類型電影之下,這同樣也是一部典型的推理電影。「它的內核是本格派推理」,推理作家杜撰告訴《三聲》,這屬於推理小說中經典的「密室殺人案」設定。

在2018年春節檔的《唐人街探案》第二部中,一部分批評者認為,它丟掉了前作中用邏輯嚴密推理引導劇情發展的設定,「秦風的破案過於神跡」。另一方面,這部作品又在社交媒體便掀起了對 「偵探Q」是誰的討論,這種討論的熱烈程度在知乎上更甚。

比較典型的是知乎用戶老妖怪的回答。他認為Q應該是宋義的妹妹宋倩,因為這是妹妹假借哥哥復仇的一個故事,另外IP地址和Q的發音都證明這個推論邏輯自洽。這條回答在知乎上得到了4000多個贊。

在王萌看來,「這是推理中一種曖昧的手法」,並沒有一個決定性的證據證明誰是Q,「可能導演會在第三部中用到這個設定。」

市場依然殘酷。2017年,根據推理小說改編的院線電影還包括《推理筆記》和《夏天19歲的肖像》,事實卻是,這兩部影片票房都為1000萬左右,遭遇票房意義的慘敗。

現在來總結失敗的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是,推理因素和電影類型契合度不高。例如,《推理筆記》中反派人物具有強烈的日系色彩,讓這個發生在內地的故事顯得十分違和,而在《夏天19歲的肖像》中,「詭計」竟然是男主將兇案現場看錯了,觀眾自然更談不上去享受「詭計」和邏輯推理之間的對抗樂趣。

《唐探2》背後的中國推理:突破小眾、影視風口、創作者的好時候

「已經賣出去了五六部版權」

《唐探2》背後的中國推理:突破小眾、影視風口、創作者的好時候

推理文化在中國抓住的「風口」,是商業推動力極強的影視化內容。

《推理》雜誌社很早就開始了作品商業化的嘗試。2013年,雜誌社同樂視網合作推出了名為《x girl》的網路劇,故事都來源於《推理》雜誌上發表的原創故事,由《前任3》導演田羽生此前的聖堂工作室負責故事的影視改編。

也有推理和綜藝節目合作的成功案例。芒果TV《明星大偵探》在進行第一季製作時,節目組找到了《推理》雜誌社尋求合作,直到第三季雙方依舊保持著深度合作。在這檔明星推理綜藝秀中,雜誌社要做的就是增加節目的燒腦程度。

「我們要做的是梳理節目推理邏輯,在台本中加入推理元素」,穀雨表示。

午夜文庫正在強調對圖書影視版權的重視。在和影視公司對接時,王萌能夠清晰地發現對方的需求點——故事性強、人物情感濃度高的推理小說更受歡迎。這也反過來促進一批創作者會去做本土色彩更濃的作品,「很多看歐美、日本推理作品的創作者,在影視化浪潮中都有個人創作的改變。」

「我們已經賣出影視改編權的推理小說有五六部」,王萌對我們說。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新星出版社在歐美和日本推理小說兩條線之外,也增加了本土原創推理小說的比重。

策略調整來自於本土創作者的崛起。2015年,推理屬性的影視作品沒有像現今大批量出現時,新星出版社已經賣出了一部推理小說的版權,「當時也算嘗到了市場的甜頭」,而新作者的崛起,「當時三本作品市場反饋很不錯」,也增強了出版社的信心。

2017年11月,紫金陳成立了一家只做原創劇本的寧波不多文化有限公司。目前已有兩個原創劇本進入了實質階段,分別為軟科幻犯罪推理片和犯罪喜劇。

雖然「犯罪喜劇嚴格意義上不算推理片」,但是在紫金陳看來,此前的推理創作訓練對他在其他類型上的創作幫助很大,「推理中的各種伏筆、線索和翻轉,這些元素我都會用在這個戲的劇本創作中」。

紫金陳正在嘗試用「推理」手法進行非推理戲的創作。他在小說中加入過多的推理情節會導致作品易讀性不強,「推理篇幅越少的小說,小說本身可能更好」,這句話可能會被其他人所不接受,卻是他在作品創作中的直觀感受。

紫金陳告訴我們,目前他的一部推理小說的影視版權費用已經達到了大幾百萬量級,而屬於微博大V的秦明則價格更高。

杜撰也認為,當下的影視創作沒必要嚴格界定推理部分的屬性,「把推理元素或技巧加入進去讓作品更好看就可以了」。他也看準了推理的當下市場機會。2017年年底,杜撰辭職成為了一名職業編劇,「我對創作仍有相當大的熱情」。目前,他正在進行一部24集網劇的劇本創作。

故事來源於其本人之前的一部短篇原創小說,這是一個學者破譯各種靈異事件的故事。「表面上是各種各樣的靈異事件,其實經過科學分析后發現都是人為的」,杜撰說。

紫金陳認為,推理文化的未來非常可期。一方面,推理要素被運用到的犯罪等類型影視劇中是市場永恆剛需;另外一方面,推理創作的高門檻使得人才稀缺,「不是所有編劇都能幹這個活」。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