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水形物語》:一個慰藉孤獨的童話


摘要:文/夢裡詩書陰鬱詭異的風格下,吉爾莫·德爾·托羅所執導的《水形物語》卻是一場暖人心脾的成人童話,電影借用冷戰的時代背景為引,一場跨越物種的奇幻畸戀,不僅尤為細膩的將孤獨,這種難以捕捉的思緒用群像的手法

文/夢裡詩書

陰鬱詭異的風格下,吉爾莫·德爾·托羅所執導的《水形物語》卻是一場暖人心脾的成人童話,電影借用冷戰的時代背景為引,一場跨越物種的奇幻畸戀,不僅尤為細膩的將孤獨,這種難以捕捉的思緒用群像的手法躍然光影,於此同時在那暗黑基色中所渲染的浪漫,給人所帶來的是觸及靈魂的共振。

《水形物語》:一個慰藉孤獨的童話

電影關乎人魚之戀的故事其實並不新穎,但《水形物語》在伊始便令人感受到了其獨到之處,電影並沒有將自身的視野局限於愛情之中,開篇的冷戰背景,第一時間所令人感受到的不是溫馨的愛意,而是在這一大的時代背景之下,無處不在的恐怖氛圍,不管是壓抑神秘的研究所,還是居高臨下的強權將軍,以及人魚在研究所中所遭受慘無人道的虐待研究,這些都成為了電影去勾勒一個暗黑世界的奠基。

《水形物語》:一個慰藉孤獨的童話

當然這部電影最為核心的內在不只是去反思冷戰,透過導演的鏡頭,由女主艾麗莎,這個看似內向卻渴望不同的清潔工啞女為原點,黑人、同性、間諜,這些冷戰時期背景下的邊緣人群,甚至於代表著當時美國中產階級,看似有著幸福生活的反派,政府實驗室負責人理查德,他們內心的孤獨寫照,成為了電影真正得以去誘發觀眾關乎於「孤獨」這一情感的介質,由此在這個極為匱乏愛的故事中,那跨越物種的愛意才得以變的那麼純粹珍貴。

《水形物語》雖然用孤獨反襯出了愛的美好,對人性做出了極具層次感的探尋,但其實電影另一面也暴露出了一個問題,這就是其忽視了對人魚這個角色情感的塑造,在電影中導演一直致力於透過愛的純粹和視覺衝擊來打動觀眾,卻幾乎沒有對人魚自身的情感變化做出深度的描繪,這使電影對人魚與女主間關乎愛的展開,更像是一種憐憫,只是在導演所設定的這個童話環境下,透過孤獨被無限放大化的成為了愛情。

《水形物語》:一個慰藉孤獨的童話

電影結尾處,人魚與艾麗莎的愛戀,終在深海逾越了人世間的一切,為電影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一場慰藉孤獨的童話,雖有其微瑕,卻溫柔如水,浪漫至極。

個人評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