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扶搖大火,阮經天自曝為了生活進演藝圈 如今看淡「紅與不紅」


為了生活踏進演藝圈,錢沒賺到卻被導演天天罵;差點回家開皮鞋廠,結果28歲拿下金馬;如今看淡「紅與不紅」。

阮經天

電影《心理罪之城市之光》


電影《刺客聶隱娘》

阮經天似乎有兩副皮囊。

5分鐘前,他還神情慵懶地倚靠在走廊上,擺出多個又「Man」又散發著荷爾蒙的姿勢。5分鐘之後,他又像個孩子一般,眉飛色舞地爆料楊冪在拍攝電視劇《扶搖》時教他如何吸引女孩子,「我跟她比差太遠了!我經常問她,『剛才怎麼樣?有沒有感覺?有沒?』但其實用的都是她的套路。」

阮經天的成長速度一直比同齡人緩慢。16歲時沉迷於電子遊戲而休學,17歲為賺錢進了演藝圈;25歲前出演偶像劇不溫不火,總想著不如去干點別的;直到電視劇《命中注定我愛你》《敗犬女王》讓他被人熟知,成為當時「最熱門的偶像劇演員」;28歲憑藉電影《艋舺》拿到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卻開始懷疑自己……30歲前,阮經天很情緒化,他希望通過演戲來追求自由又跌宕起伏的人生體驗。「別人30歲都已經有了明確的人生目標,但我好像一直還處於青春期。」

直到2013年退伍後,阮經天一頭撞上了偶像的落潮期。他接連挑戰了電影《暴走神探》中的「怪人」巡捕、《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中的變態殺人狂、網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中的知青胡八一等多種角色,面對接連不斷撲面而來的質疑聲,持續的低潮讓阮經天從「壞小孩」快馬加鞭地步入真正的三十而立。他開始坦然接受「不紅」的言論。

採訪阮經天時,距離《扶搖》開播還有三天,有些觀眾對於劇中長孫無極的古裝造型有些擔心。但對此阮經天也只是笑笑,他更希望通過表演改變觀眾的看法。「如果大家還認為我是個偶像,那我就糗了。所以我現在只想讓大家知道,阮經天蠻能演的哎!只有這樣,我才能在這個領域一直站下去。」

夢想做飛行員,卻成了游泳教練

阮經天飾演的角色,總是自帶不羈的雅痞感。《扶搖》中的長孫無極是典型的「阮經天式」人物:腹黑,有點小壞,即便面對心愛的女人,也一定會整蠱到對方氣急敗壞,還在一旁挑眉得意。早在他參加綜藝節目《了不起的挑戰》時,就因為調皮、隨性,貢獻出了諸多表情包,「好生氣哦,但還是要保持微笑」的金句便是出自其口。

「我就是一個特別皮的『死』小孩啊,從小就是這樣。」他說。


阮經天出生於台中眷村的普通家庭,父親在鞋廠工作,母親開了一家紅茶店,家裡的經濟條件僅僅可以維持生計。或許是出生在海邊的孩子生性愛自由,阮經天並沒有所謂好好讀書就能改變命運的宏圖大志,反而像是村裡的「皮大王」。上課總是打瞌睡,下課整蠱老師和同學。他最擅長的是打電子遊戲,中學後便每天混跡於網吧。他說,那時唯一談得上的夢想就是當飛行員,因為他喜歡自由自在。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除了網遊,自己好像一無所有了。」家裡經濟的拮据,伴隨著即將步入18歲的焦慮,讓阮經天根本來不及描摹未來就早早地進入了社會。他去餐廳當服務員,幫別人賣球鞋,最擅長的游泳也成了份不錯的營生。當時兼職游泳教練每天工作八小時,月薪就有3萬新台幣(約8000人民幣)。這些錢足夠貼補他一學期的學費。

阮經天說,雖然枯燥的游泳訓練不是自己喜歡的生活,但如果沒有進入演藝圈,他很可能會繼續當游泳教練。

為錢進演藝圈,結果窮到想退休

初入演藝圈,阮經天說只是為了賺更多的錢維持生活。

17歲時,阮經天陪朋友參加模特面試,結果導演卻相中他來拍攝戴佩妮《愛過》的MV。「以前我們那個地方叫你去拍戲,大部分都是騙人的啦。」但導演說,拍完當天就可以拿到5000塊新台幣,他二話不說,笑嘻嘻地應允下來。就這樣,他為了生計簽約了經紀公司。

但非科班出身的阮經天根本不會拍戲。出道前六年,雖然他先後出演了《米迦勒之舞》《綠光森林》《花樣少年少女》等多部偶像劇,但剛開始他連導演講什麼都聽不懂,甚至在拍《綠光森林》和女主角牽手的戲份時,被導演勒令重拍多條,「阮經天,你之前談的戀愛都是假的嗎?」

公司的同期演員,紛紛當上了偶像劇的男主角,只有阮經天的人氣並未扶搖直上。

成就感接連缺失,清苦的日子加速他的倦怠。那時他一年的收入只有二十幾萬新台幣(約6萬人民幣),甚至不及剛剛畢業的上班族。阮經天只能和髮型師助理、宣傳三人合住在台北擁擠的公寓里,參加通告的衣服都要借來穿。有時候出去拍戲,房子還經常因為沒錢續費而停水停電。

他開始萌生退出演藝圈回家開鞋廠的念想。他始終認為,進入演藝圈不過是靠父母給的一張還不錯的臉和身材,可以靠這些賺更多錢,但他從不以為自己真正屬於這個行業,「我每天都盤算著什麼時候能退休。畢竟當時我已經過了25歲,不想再一事無成。」


背不出台詞,被鈕承澤一頓臭罵

大多數人會將阮經天事業的轉折點,歸功於接演電視劇《命中注定我愛你》。當時阮經天臨危受命,本色出演了劇中有些孩子氣的霸道總裁紀存希。該劇不但開創了當年的台劇最高收視率,更讓阮經天一夜間紅及兩岸。他應允下海裸泳時,幾大電視台紛紛派出採訪車全程跟蹤。

但真正讓他改變對演員的看法的,其實是鈕承澤導演的電視劇《我在墾丁天氣晴》。他在劇中出演了一位鬱郁不得志又固執己見的漫畫家。鈕承澤說,第一次見阮經天,他很像個孩子,但為人客氣,很有生存之道,一看就混過街頭,「他在我面前一直很拘謹,把我當成可以提供工作機會的導演。」

然而在拍攝初期,阮經天卻經常壓力大到背不出台詞,或因為太緊張而卡殼。鈕承澤對他毫不「客氣」,每天都在片場指責阮經天的不足。直到有一場戲,阮經天在經歷多次NG、多次被罵後終於找到了感覺,沉浸在戲中的他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連空氣里細微的塵埃、灰塵似乎都清晰可見。

事後阮經天在監視器里看到完全不同的自己,興奮到頭皮發麻,「簡直太酷了!那種感覺會上癮哎。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想體驗這種酷到不行的感覺。」那是他第一次,將演戲作為這一生唯一一件有趣的事情,想要認真對待。

拿下金馬獎後,竟無所適從

《扶搖》中長孫無極有一場重頭戲: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後,曾經不可一世的太子頹了。獨自在大殿之上悲憤地隱忍著,直到面對扶搖,他瞬間哭了,「哭得巨丑,但很爽。」阮經天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他說,這是長孫無極最接近阮經天的一刻。當他遇到沒辦法解決的問題時,就會一個人躲在家裡大哭,「我內心其實就是個小孩,但我也有脆弱的一面,只是不讓人知道。」

阮經天性格上的稜角,在成功和頹敗的交替中逐漸被磨平。2010年,偶像劇出身的阮經天終於在28歲成功轉型,憑藉《艋舺》中重情重義的「和尚」一角拿下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吳宇森曾稱讚他,「讓人聯想起年輕時的周潤發」。

突如其來的好評讓阮經天無所適從。在片場他雖然還是最年輕的演員,但金馬獎的光環讓同組的導演、前輩認為他不再需要指導。無數的溢美之詞淹沒了他的生活,也有無數的人在等著看他笑話。


接連拍了兩部作品,票房都不理想。他慌了。「那段時間我壓力很大,很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甚至產生了強烈的自我懷疑,覺得他們是不是看錯人了?」在事業的岔口,阮經天帶著五味雜陳的情緒入伍。

為期一年的替代役結束後,經歷了空窗期的阮經天又一次深陷危機。金馬獎的光環猶在,而演藝圈卻時移世易。他焦慮於自己被後浪推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我不怕挫折,以前的事業低潮、失戀都很痛苦。但電影不免俗地還是要看票房,那時我已經30歲了,我好像不知道自己還能演什麼。」

入戲太深「整垮」自己,卻說爽

阮經天開始對自己愈發苛刻。以前100場戲中,他只希望50場可以找到那種「過癮」的感覺。但現在,他要求自己100場至少要達到80分。2015年他接演了五部電影,他從沒有如此高強度的壓迫過自己。

「現在紅不紅沒有那麼重要,我也從沒把自己當偶像,比起花美男們我長得不好看。我現在更想讓大家知道,阮經天是演員,而且我還蠻會演的。」

近兩年,阮經天嘗試了各種不同角色,甚至將角色和生活融為一體。退伍後,處於迷茫期的他接演了《暴走神探》中的范如一,一個活在自己世界裡的怪人;2014年,他想知道32歲的自己還能不能坦然說出「我喜歡你」,於是接演了《謀殺似水年華》;2016年,他和內心「孩子氣」的鬥爭偃旗息鼓,相較跌宕起伏的生活,開始試著尋求穩健,於是有了《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中的變態江亞。

「我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一面,很張狂、很分裂、很幼稚、很成熟,我一直在尋找和我相似的角色來支撐自己,否則我會空掉。」但他也經常因為入戲,把真實的阮經天「整垮」。演完《艋舺》差點被「流氓」;《Love》殺青後,他口吃了近四個月;拍《城市之光》時,他看了很多連環殺人犯的故事,某次導演喊「卡」後,他依舊沉浸在上一場打戲的怒火之中。一位老演員半開玩笑地說,「哥們兒,下一場能不能別真的(打)?」阮經天當時因為太過入戲發狂似的想「殺」了對方,拍攝結束後更患上短暫的抑鬱症。他說,這類角色不能一直演下去,但演起來確實爽。

雖然在進軍內地後,阮經天的作品暫未在熱度和價值方面超越《艋舺》,但他始終記得劉偉強導演的規勸,男演員30歲到40歲之間非常重要,需要挑戰各種類型,這樣才能擁有40歲之後厚積薄發的實力。「這三年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想要嘗試各種角色,火不火其實沒關係。我發育得比較晚,現在的心理年齡剛剛30歲,還有大把時間可以練習,退休前,我應該都不會有自己最滿意的作品。」

新鮮問答

新京報:和楊冪合作有什麼樣的感受?


阮經天:每天都很好玩。她很直率,超愛懟我的,我常常被懟到「你怎麼這樣?」但在心裡,我蠻重視這個朋友。

雖然她年紀比我小,但是她結婚了,有孩子,所以我生活中有搞不清楚的事情,偶爾會問她一下,「唉,你覺得這怎麼樣?」甚至有時候看到還不錯的女孩子也會問:「唉,你覺得這個女生合適我嗎?」

新京報:據說她在現場經常教你怎麼吸引女孩?你演了很多偶像劇,生活中卻不擅長這些嗎?

阮經天:我生活中完全不會。我知道這很難讓人相信,但我只能對我不喜歡的女生放電。如果面對的是我喜歡的,我會緊張,會卡詞,會不好意思。

新京報:曾經你說擇偶標準是「皮膚好、可愛、腳踝細」的女生,現在有改變嗎?

阮經天:沒變啊,我覺得可愛比漂亮重要。因為長相會看膩的,真的愛那個人肯定是因為這個人本身很溫暖,很好,你才會真的愛她。而腳踝細是我自己的偏好。我還喜歡臉很臭的女生。就喜歡有反差的,比如她平常很冷酷,但她的笑容只為我而開,我就覺得很珍貴。

新京報:你會介意別人覺得你髮際線變高嗎?

阮經天:不會啊,因為我又不會禿頭。我們家沒有禿頭基因,所以我很放心。我們家都是額頭比較高,額頭高運氣好,老了命好哎。

新京報:你是喜歡剃光鬍子,還是喜歡留一些鬍子?

阮經天:我以前喜歡剃光,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不工作的時候基本上我都不刮。因為我覺得我不刮鬍子,人家就認不得我(笑)。

我也不太喜歡戴墨鏡,如果我有戴墨鏡,那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我沒睡飽,很累。不然的話,就是我在賽車場,因為我覺得這樣很帥,否則平常我不戴墨鏡。我視力很好,但戴墨鏡我會看不到路,就會沒有安全感。(新京報/文)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