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假如雁门关外乔峰不死?他的人生结局会如何,非死不可


摘要:雁门关外,号角呜呜。遮天蔽日的契丹军队正在缓缓向北行进,士兵们人人面露喜色,只有一人在马上端坐,回首南方黯然神伤。雁门关下,萧峰、虚竹、段誉等也正准备撤入关内。“不可放他们进关,这可能是辽狗的阴谋。”

雁门关外,号角呜呜。

遮天蔽日的契丹军队正在缓缓向北行进,士兵们人人面露喜色,只有一人在马上端坐,回首南方黯然神伤。

雁门关下,萧峰、虚竹、段誉等也正准备撤入关内。

假如雁门关外乔峰不死?他的人生结局会如何,非死不可

“不可放他们进关,这可能是辽狗的阴谋。”一名将校装束的军官大声喝道。

“将军,辽人明明在这伙人的劝说下已经退兵,他们应该是自己人·····”

“放肆,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参谋军机大事?假如这伙人进了关,然后与辽人内外夹击,雁门关岂不沦陷敌手?”

萧峰等无奈绕了很远才翻越了大山回到中原。

重新与好兄弟、中原故人相聚于故土,萧峰心中稍稍宽慰。

与众人痛饮一番之后,他离开了篝火堆,独自望着巍巍河山,想起了义兄耶律洪基的那几句刺痛内心的话:萧大王你为南朝立了大功,高官厚禄,指日可待。

假如雁门关外乔峰不死?他的人生结局会如何,非死不可

他眼睛一闭上,那日为救自己契丹兵被杀的血肉横飞的情景又似乎历历在目,耳旁还回荡着几个契丹人议论他是伪装的汉人,连禽兽都不如的脏话。

“萧居士贵为辽国南院大王,为了我大宋百姓安危,居然以身抗命而身陷囹圄,老衲代中原千万百姓先行谢过。”说话的正是少林寺玄渡大师。

“大师严重了,萧某久居中原实在不忍故人惨遭战火荼毒。”

“大哥,这次多亏少林寺众位高僧和二哥的手下,要不我们也救不出你。”段誉一脸微笑。

众人回到中原腹地各自散去,萧峰随同少林众僧去服侍萧远山去了。

在汴京城,刚刚平静的江湖很快就流言四起了。“听说萧峰确实是辽国南院大王”“哎哟,这可不得了,我们的边关防务岂不是尽让他知道了”“听说他劝退了辽国皇帝退兵,要不咱又要遭殃了”。

一个小茶馆里众人正议论纷纷,却听一人笑道:“幼稚,简直是幼稚至极。”

他呷了口茶抬起头来,众人才认得,正是本州最有名的读书人吴经纬。

假如雁门关外乔峰不死?他的人生结局会如何,非死不可

“宋辽不两立,契丹人辱我大宋年年进贡,此等家国奇耻怎能忘记?再说辽国退兵,都是因为后方的女真人造反了,跟一个契丹人萧峰有什么关系,天下契丹狗一般无耻。”

他瞅了一眼刚才说话的几位,又说:“有些人居然光天化日为契丹狗脱罪,还满口夸赞,恐怕不是契丹狗的奸细吧。”

这几位吓得赶紧走了。

契丹士兵听说不打仗了,欢欢喜喜就回去了。

路上一扎营,闲来无事倒也觉得这几天犹如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的梦魇。

“哎,你说萧大王到底是契丹人还是南朝蛮子?”

“当然是蛮子,要不怎么会帮着蛮子胁迫陛下退兵!”

说这话的遭了白眼也不说话了,又有人插嘴道。

“我看萧大王肯定是自己人,要是南蛮子抓住了陛下还能放了吗?”

人堆里一阵赞同的声音传出来。

假如雁门关外乔峰不死?他的人生结局会如何,非死不可

“谁敢在这里妖言惑众?敢再多言者斩。”一名军官走过来。

“萧峰这贼人胁迫陛下,还串通那么多蛮子杀了咱们那么多人,谁还在给他唱赞歌?”

“是呀是呀,我的几个哥们都被蛮子杀死了,这些人下手可真狠,招招致命啊。”刚才那个遭众人白眼的士兵又发话了。

“萧峰这贼子就是我大辽的千古罪人,我大辽统一天下的机会就被他葬送掉了,日后形势变化,若大辽遭难,他就是第一个罪人;胁迫陛下,是为不忠;杀我同胞、违背与陛下结义之情,是为不仁不义。如此奸贼,再敢颠倒是非者军法处置。”

萧峰这天下了少室山,准备去大理找二弟三弟。

路过襄阳一座大酒楼,就进店吃饭休息,正好赶上一说书人口吐莲花引得众位食客叫好。

“话说这前任丐帮帮主乔峰,在雁门关劝退辽兵,却落得两头不讨好,如今声名狼藉·····”

假如雁门关外乔峰不死?他的人生结局会如何,非死不可

萧峰听的心中一凛,自己在少室山呆了才一个多月,这等消息实在是头一回听见。

“他与辽国自然是罪人,而对于我们也不是好人。如今宋辽对峙,他却把对兄弟的情义置于民族大义之上,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道理;他与辽国皇帝结为兄弟,也跟中原豪杰称兄道弟,哪有事到临头只顾这帮兄弟,却背叛另一位兄弟的事情?”

“对,这契丹狗连自己的民族都能出卖,又怎么值得大家相信呢?”

“说得好,我们一定要找到萧峰这只契丹狗杀了他,他武功极高能胁迫自己的陛下,就能刺杀我们的皇帝。”

台下又是一片叫好,萧峰只沉默不语。

连敢了几天路,萧峰就在关帝庙歇了。

白天酒楼所见所闻,实在让他心绪烦乱,难以入眠。我如今成了两国的奸贼了吗?

假如雁门关外乔峰不死?他的人生结局会如何,非死不可

“萧大王,萧大王”,一个男子惊慌失措叫起来,正是大理国司马范骅,他是受皇帝之命来迎接萧峰的。

萧峰已死的消息很快传开了,汴京和辽国首都上京却都是一派普天同庆的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