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沒錯,今天特意做了個戛納特輯,除了和大家聊聊所見所聞,各種花絮,還要聊一些正經事兒——

  在戛納,到底怎麼看電影?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有些事,真的要親身經曆,才會有深刻的了解。

  比如,在戛納排隊……

  一般我們說在戛納看電影,主要是指競賽單元和非競賽單元影片。

  這類影片分為兩種場次:媒體場和展映場。(都在電影宮內)

  而最重要的一步是,你必須要有電影節證件或者邀請函才能入場。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有錢買票不成嗎?

  拜拜了您吶,戛納電影節是不對外售票的。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確認過證件,我是有牌的人,我驕傲!

  但你以為有牌就不用排隊了嗎?

  科科,天真。

  等你看到隊伍長到大概可以為某飄飄奶茶代言的時候,只想選擇原地爆炸……

  先來科普一下——

  戛納電影節的媒體證件分類非常細緻,有白色、粉加點、粉色、藍色和黃色五種。

  顯然要這麼多顏色不是為了好看,而是代表著不同的優先等級。

  一句話:不同顏色媒體證,決定你排不同時間的隊。

  按照證件顏色的等級,決定了你看片的入場順序,特別是一些熱門的影片。

  級別最高的屬白色證,此證在手看片無憂,可以優先進入任何一場觀影。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當然,這類證只有極少數有著資深地位的媒體人才能擁有。

  僅次於白證的是粉加點的媒體證,幾乎也是可以很快入場。

  而在戛納幾千人的媒體人中,持有這兩種證件的只有兩三百人。

  除此之外,就是粉證優先於藍證和黃證。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一點不誇張,在戛納每天的全過程就是排隊—在排隊—還在排隊—再排會兒隊—看片……

  難怪有人說,這是戛納國際排隊電影節。

  那麼問題又來了:

  不能買票又沒有證件,普通人就不能在戛納看電影了嗎?

  並不是。

  事實上,除了院長上面提到的競賽和非競賽單元影片外,戛納電影節還有其他的單元——

  比如「導演雙周」「影評人周」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這類非競賽部分的影片是支援對外售票的,其中不乏頗具潛力的導演作品。

  當然,還有一種不花錢的方法,求票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設計一張「求票」的招牌,配上你對電影極度渴望的眼神,然後等待送你邀請函的天使。

  不過如何在求票大軍中脫穎而出,就是拼人品的時刻了。

  總的來說,在戛納電影宮的外面,你除了能看到明星們在紅毯上的熠熠生輝,同樣也隨時可見不斷排隊等入場的媒體記者,和十分殷切求一票的電影愛好者。

  在這樣的時間和場景之下,你完全能感受到來自電影的巨大魔力,還有作為「影迷」對於一部好電影的熱切之情。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這大概也就是戛納讓無數電影人嚮往的原因之一了。

  然而再回過頭看,想要在戛納看一場電影,其實也並不是只有排隊和求票這兩種方式。

  在戛納,還有一種更貼近普通觀眾,也是看上去最浪漫的單元——

  海灘露天電影。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這是戛納的特色環節,它最值得一提的地方,是它面向所有的人。

  無論你是遊客、影迷還是記者,只要你願意,就可以和無數愛電影的人,在海風輕拂的沙灘上,度過一個美好又記憶深刻的夜晚。

  這種舒舒服服、不要錢不要身份也不要預約的擼片方式,可以說是深受觀眾喜愛。

  而在這個露天電影台上,也發生過許許多多有意思的瞬間。

  比如在94年的戛納,《低俗小說》一舉拿下金棕櫚

  而20年後,痞子昆汀攜主演及修複版重返,並在海灘露天影院重映,掀起那一屆戛納電影節最後的狂歡。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這樣的時刻,大概想想都會讓人覺得激動。

  不得不承認,每年的戛納電影節,大家最大的關注點放在了紅毯這一塊。

  誰穿了什麼衣服、擺了什麼姿勢、稍息立正了幾分鐘,都成為了津津樂道的話題。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於是當我們再把目光折回到電影身上時,可能就會發現值得關注的事情其實比走紅毯這事要多得多。

  關於這屆戛納,幾部熱門影片院長在頭條已經聊過了,那就乾脆再介紹一部有意思的,一部被稱為史上最倒黴的電影——

  《殺死唐吉坷德的人》。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這部電影從開拍到殺青,用時17年

  在這漫長的拍攝時間裡,它經曆了片場洪水、北約轟炸、製片撤資等等問題。

  好不容易在去年殺青,宣布將在戛納電影節首映,但又因為著作權問題吃了官司,被要求從戛納撤下。

  還好在最後關頭,巴黎一家法院作出裁決:《殺死堂吉訶德的人》可以在戛納放映。

  對於這部電影的艱難曆程,該片發行方Ocean Films表示——

  戛納電影節打破了詛咒,《殺死堂吉訶德的人》將在2018年5月19日進入電影史。

被「詛咒」17年的電影,終於上映了!

  一部拍了十七年的電影確實像是一個詛咒,而打破這種詛咒的與其說是戛納電影節,倒不如說是電影人對電影的執著。

  因為這種執著,這部電影拍了十七年還沒放棄。

  因為這種執著,才讓這部電影終於可以在戛納閉幕式上首映。

  我想,這樣的執著,也存在於每一個愛電影的人心裡。

  作者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作者

  一個zan=給院長一顆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