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說起4月份的國產話題劇,無疑就是《北京女子圖鑑》(以下簡稱「北圖」)了。

  四川女孩陳可依不滿足於畢業後留在家鄉,找個差不多的人,辦個差不多的婚禮,過個差不多的日子,她不想被這樣的「差不多」捆住了命運,於是毅然決然地踏上了北漂的道路。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初到北京,地下室半張床的拮据、路邊半根玉米的淒涼、求職屢屢碰壁的挫敗……

  陳可依的種種經曆,都引起了不少北漂人的共鳴。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不過,職場上辦公室政治中的權鬥、站隊、上位等雖然會存在的現象,又讓和毒藥君一樣的幾乎沒有資格經曆這些的普通北漂們感到陌生。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很多人更是對一場飯局就得到一份外企工作、一次戲精上身的表演搶到一份單子的橋段不敢苟同。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最終,《北京女子圖鑑》就在各種爭議聲中結束了,然而女子圖鑑的故事並未就此結束。

  就在《北圖》中陳可依十年的奮鬥重新回到原點的時候,一部講述滬漂的《上海女子圖鑑》(以下簡稱「上圖」)開播了。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要知道,從北京到上海,不止是從北方到南方一千二百多公裡的距離,更是城市文化、習慣的巨大反差。

  那麼《上圖》中的滬漂生活是怎樣的呢?

  毒藥君有幸作為媒體提前觀看了前六集,今天就來跟大家來聊一聊。

  《上圖》的故事開始於一場畢業十年後,大學同窗相聚在一起的飯局,幾個女人在餐桌上議論著一位遲遲未到的女同學的八卦。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結棍(上海話中厲害的意思)、豪放,養小白臉……她們口中的每一個詞都讓其中的一位名叫陳曉偉的男士尷尬到坐立不安,直到忍無可忍,起身告辭。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狹窄的樓梯間,陳曉偉與一位身穿紅色高級定製西服套裝的女性擦肩而過,眼神交匯時的遲疑說明他倆有事兒,而這位女士就是飯局上八卦的主角,也是陳曉偉的初戀——羅海燕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時間倒回到十年前,又是一場飯局,即將畢業,各奔西東的同學們,操著帶有各地口音的普通話,懷揣著對未來的期許,吃著最後一頓散夥飯。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和許多上海大學生一樣,羅海燕和陳曉偉決定畢業後一起留在上海打拚,兩人此時的生活就是應付各種各樣的面試。

  作為優等生的陳曉偉已經接到了不少公司的offer,而作為一般人的羅海燕卻屢屢碰壁。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散夥飯第二天,羅海燕因為前一天喝嗨而導致面試遲到,幸好有在這家公司工作的表姐幫她得到面試官的通融,推遲了面試。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海燕吶,你可長點心吧……

  結果可想而知,面試遲到加上表現平庸,羅海燕又一次失敗了,不過她並沒有氣餒,因為她還有更大的目標,圈內廣告業龍頭公司——比特思。

  比特思是所有學廣告的畢業生夢寐以求的公司,陳曉偉也不例外。

  面試的時候,兩人被分到了同一組,面試過程中,兩人的表現高下立現,然而陳曉偉卻輸在了筆試環節。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考官要求兩人互相為對方打分,陳曉偉給羅海燕打了6分,羅海燕給陳曉偉打了10分,也就是這個分數,成為兩人人生道路的分水嶺

  羅海燕被公司錄取,理由是她能夠發現別人的優點,更符合公司客戶經理的要求。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而陳曉偉卻因為被拒備受打擊,加之父親生病,於是他決定回老家發展。當陳曉偉拿著兩張火車票邀請羅海燕跟自己回家的時候,羅海燕拒絕了,兩人的感情也無疾而終。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留在上海的羅海燕如約入職,她與靠關係進入的公司的上海姑娘Kate一同被分到了大魔頭斯嘉麗的組裡。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在這裡,她體會到了為了一個方案通宵熬夜搞定PPT的辛苦與成就感,也在因為英語不好失去親自在客戶面前展示成果的機會後感到挫敗。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她因為Kate是關係戶受到重視而覺得不公,卻也在和Kate一起加班時看到了別人的能力,更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

  在上海這座城市,羅海燕通過一點一點的打拚、努力,逐漸證明自己心中一開始的信念,當然,她的愛情、婚姻也將發生在這裡。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當代女性作家王安憶曾在自己的《上海女性》中這樣寫道:

  

  「要寫上海,最好的代表是女性,不管有多麼大的委屈,上海也給了她們好舞台,讓她們伸展身手……要說上海的故事也有英雄,她們才是。」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所以,一部真正的《上海女子圖鑑》,不會也不能是一部《上海瑪麗蘇圖鑑》,這一點,在目前看來,《上圖》做到了。

  《北圖》中最受爭議的是陳可(改名後的陳可依)與她北漂路上各色各類的男性之間的故事。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從第一份工作是侵犯她的男同學王濤介紹的,到遇到問題求助於曾試圖對她潛規則的前領導,再到憑藉精湛的演技博同情搶到單子,並順利晉陞,甚至還把客戶直接給收了。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陳可一路上事業的進步似乎都離不開男性角色的助力,觀眾並沒有看到她的奮鬥,反倒是只是一些投機取巧。

  而除了陳可,其它女性角色的塑造也有些偏頗,人生導師顧映真的成功富貴是因為結過兩次婚;前同事姚梅則靠當第三者上位……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這些都讓曾在北京漂過的,正在北京漂著的女性同胞們接受無能。

  而在《上圖》中,羅海燕為了完成自己的第一份策劃任務,每天都是公司來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一個;為了英語能力的提升報了補習班,而接下來的一個月裡只能吃泡麵。

  這些發生在羅海燕身上的故事,讓她之後的成功更有說服力,而鑒於關於羅海燕愛情方面的內容還沒有太多的呈現,毒藥君在這兒也沒有辦法進行評論了。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同時,對於其他女性角色的塑造也更鮮明。

  雖然羅海燕也遇上了一位賞識她的上司斯嘉麗,但對於羅海燕,斯嘉麗提供的更多的是事業上的引導。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而Kate這個上海囡囡的角色,登場時是一副粉紅系作女的做派,但在工作的過程中,她也展現出了自己的專業和優勢。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而通過羅海燕和Kate兩人的對比,也能體現外來女孩與本地女孩在事業、生活追求上的不同。

  另外,《上圖》所呈現出的質感也很符合人們對於上海小資精緻的印象

  羅海燕與陳曉偉重逢的場景,木質樓梯、懷舊風格的壁紙壁畫,都是濃濃的老上海風情。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而為了給陳曉偉送畢業就職禮物,兩人選擇到老街上的裁縫鋪定製一套純手工西服,就連袖扣都要精心挑選一下。

  街道上,兩人乘坐一輛單車穿行在兩排老梧桐之間,時光靜好。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這些都是上海獨特的味道

  不過,雖然說了這麼多《上圖》的優點,但毒藥君還是發現了一些問題。

  第一,在男性角色形象的塑造上還是稍顯模式化

  和《北圖》的張超一樣,陳曉偉依舊逃脫不了與女主在夢想與現實之間的選擇產生分歧,最終曲終人散的結局。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上圖》中,羅海燕的第二任男朋友,上海男人楊呈遠,雖然對羅海燕是體貼關心,但時不時流露出的媽寶男屬性(類比《北圖》中北京男人何志),也終將成為他與羅海燕之間的阻礙。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第二,在拍攝手法上雖然有獨特的想法,但由於呈現出的效果不夠明顯而導致觀眾混淆。

  《北圖》中選擇用番外小劇場對人物進行反轉、劇情進行補充,而在《上圖》,導演別出心裁地採用AB面小劇場的形式。

  比如,陳曉偉送給羅海燕的名牌包被室友看出是A貨,羅海燕想象著把包浸入水中然後掉色的場景,而實際上她並沒有這麼做,只是默默地把包藏了起來。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還有陳曉偉想讓羅海燕和自己一起回家發展的時候,她會腦補出自己答應男友的邀請,離開上海的場景。

  這樣的片段本來是對羅海燕另一種選擇或者內心世界的呈現,不過由於沒有做任何有別於原劇情的處理,導致即使後來出現的是主線劇情,也會引起觀眾的懷疑:這是她的想象還是真實發生的?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毒藥君友情提示:所有AB面的劇情,都是先B後A。

  總的來說,《北圖》和《上圖》已經是近幾年流行起來的日本IP本土化作品中相對比較接地氣的了,至少它們一定程度地規避掉了水土不服的問題。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均改編自口碑日劇

  而多數改編作品水土不服的原因不只是因為翻拍變翻譯,更是因為文化差異。

  就比如,根據高分電影《家族之苦》改編的《麻煩家族》,原作中涉及到的退休離婚潮,在日本是一種社會現狀,在中國根本不現實。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再比如,《約會~戀愛究竟是什麼~》中的「高等遊民」男主角,就是個啃老族、寄生蟲,我們接受日劇中這樣的人存在,但放到我們的主流價值觀中時,接受度就直線下降。

《上海女子圖鑑》來了,翻拍劇終於不再水土不服

  所以,當日劇IP被移植到國產劇身上時,如果處理不好其與自身文化內核的關係,就會導致三觀不正,最終畫虎不成反類犬

  最後,《上海女子圖鑑》之後,雖然「圖鑑」系列告一段落,但是,國外IP本土化還在繼續,而如何在別人的IP上講出本土故事的內核,才是現在國產劇編劇們最應該考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