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這句話是用來評價拉丁樂壇史上最玩世不恭的靈魂歌者,查維拉。

  今年獲得奧斯卡最佳長片動畫的《尋夢環遊記》,讓我們見識到,墨西哥沒有人不喜歡音樂。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而查維拉,是墨西哥最傳奇的歌者。

  被譽為除了仙人掌與龍舌蘭酒之外,墨西哥的另一個國寶

  她那炸裂的一生,魚叔都想不出一個詞來讚美——

  《查維拉》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這是關於這位傳奇歌者的紀錄片。

  提名了去年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紀錄片,於今年剛上映。

  在無數珍貴的鏡頭裡,這部紀錄片向公眾展示了放蕩不羈的查維拉,坎坷而豐富的一生。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查維拉出生於1919年,哥斯大黎加的一個農民家庭。

  從小,她身上就顯現出了與眾不同的男孩子氣。

  這讓查維拉信教的父母感到萬般困擾,只要有客人到訪,就把她藏起來,像藏一隻得了狂犬病的狗一樣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這種被遺棄的感受和深深的孤獨,緊緊地纏繞著她幼小的心靈。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她迫切地想要離開這個家。

  14歲的時候,就孤身一人去了墨西哥。

  憑藉自彈自唱的本領,在一些小酒吧謀生。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偶然的機會,她認識了墨西哥紅極一時偉大作曲家Jose Alfredo。

  兩人惺惺相惜,開始一起唱歌,一起俘獲聽眾的心。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儘管查維拉將自己打扮的「比男人還男人」,但當時的她,還不能公開表明自己的同性戀身份。

  「裝扮怪異」的她,只能在一些小酒館唱歌,沒有機會去更大的舞台。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在一次徹夜的狂歡派對中,她和墨西哥傳奇女畫家弗裡達相愛了。

  看過傳記片《弗裡達》的魚友,肯定對她印象深刻。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查維拉說,「她就像一個幻覺,當我看著她的臉,她像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女畫家弗裡達的自畫像

  查維拉給了她這世上最深沉,最熱烈的愛。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在傳記片《弗裡達》中,查維拉還深情為她獻上了自己的經典之作《La Llorona》(哭泣的女人)。

  兩人隔空相對,那時的弗裡達其實已經去世,動人而深情的場景讓人唏噓。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查維拉的一生,情史極其豐富。

  極具魅力的她,有過很多女朋友。

  好萊塢著名女星艾娃·加德納,也是其中之一。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她的內心無法抗拒無窮的美與神秘的吸引,常常墜入愛河。

  在她的世界裡,沒有愛就活不下去。

  在這部紀錄片裡,她曾經的很多戀人都出鏡了。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她相信愛,但又覺得愛是無常,轉瞬即逝。

  所以她的內心一直十分孤獨。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就這樣,酒精開始慢慢佔領她的生活。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加上好朋友Jose Alfredo的離世,讓她更加獨孤難受,酗酒也越來越嚴重。

  在Jose Alfredo的葬禮上,她在棺材邊的台階上坐下,聲淚俱下地開始大聲唱歌。

  想想這場景,真是太震撼了……

  因為酗酒,查維拉逐漸淡出歌壇。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被經紀人拉進了黑名單,生活越來越落魄。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在悲慘的困境中,她消失在了公眾的視野裡。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就在最艱難最沮喪時,她遇到了生命中的愛人,妮娜。

  她們一見鐘情,查維拉甚至在第一次見面時,就向妮娜求婚了。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之後,她們親密的生活在一起。

  可相處中的查維拉,依舊被酒精、怨恨支配著。

  妮娜終於受不了這一切,離開了查維拉。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查維拉又開始在酒吧買醉,嘗試通過唱歌,緩解失戀的痛苦。

  是的,她又重新開始唱歌了,酒吧裡擠滿了人。

  那是一個難以置信的夜晚,查維拉撕心裂肺的唱了她所有的歌。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查維拉的歌聲無比深切,在場的每個人都被她唱透了,人人都被查維拉深深吸引著,成了她一生的追隨者。

  她不僅在墨西哥國內大受歡迎,在國外,也有很多歌迷。

  遠在西班牙的導演阿莫多瓦,就是其中一個。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阿莫多瓦是公認的西班牙電影大師,他把查維拉的歌聲放進了自己的電影裡,將她的聲音視為劇本的一部分

  《對她說》、《基卡》、《我的神秘之花》中,都有查維拉動人的歌聲。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看過阿莫多瓦電影的魚友,一定被電影裡那滄桑和深沉的中性歌聲深深打動過。

  查維拉極具生命力的歌聲,彷彿在訴說電影中正在發生的故事。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儘管她是阿莫多瓦的音樂繆斯,但直到70多歲,才第一次來到阿莫多瓦的國家。

  她的出現,轟動了整個西班牙。

  這次,她終於站上了西班牙大劇院的舞台。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而她還有一個願望,就是在巴黎奧林匹亞音樂廳(巴黎最古老的音樂廳,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音樂廳之一)演出。

  為了幫她實現願望,阿莫多瓦主動承擔所有的費用,籌辦演唱會。

  因為當時的法國還沒人認識查維拉,所以直到演出開始前一星期,一張票都還沒賣出去。

  阿莫多瓦只好到處打電話,最後總算把座位坐滿了。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可就在那天夜裡,神奇的事發生了。

  查維拉的演出讓在場每個不認識她的人,都為之瘋狂了

  演出之前,沒人知道她。

  演出之後,整個巴黎都在談論她。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隨著查維拉年齡的增大,她的身體開始越來越差。

  生命的最後時光,她想重回馬德裡唱歌。

  她想死在舞台上,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唱歌時死在舞台上的藝術家。

  這是她最大的夢想。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最終,查維拉遺憾病逝在一家醫院裡。

  在這部紀錄片中,出現了很多非常珍貴的鏡頭。

  查維拉出殯那天,道路兩邊擠滿了人,沒有人願意相信無與倫比的查維拉就這樣消逝了。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人們都湧上街頭,哭泣著為她送行。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查維拉為何讓人這樣的難以忘懷?

  魚叔想,除了她那讓人肝腸寸斷的歌聲,還有她特立獨行的精神。

  查維拉是墨西哥曆史上,女同性戀的開路人。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她為墨西哥的女同群體闖開了很多路,也遭受了很多罪和侮辱。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她尊重所有的女人和愛。

  總是說,「我的歌曲獻給世界上所有的女人。」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她的一生充滿了坎坷。

  童年的經曆讓她一生承受被遺棄的恐懼,同性戀的身份讓她的事業止步不前。

  她想靠酗酒尋求精神依靠,帶來的卻是更深更無助的折磨與痛楚……

  但是,查維拉沒有像其他藝術家一樣,被毒品和酒精折磨枯萎,她像沙漠裡的仙人掌,堅強地忍耐著,生活著。

  直到再次站上舞台。

  那個曆經磨難的查維拉一開口,所有人的心,瞬間都碎了。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儘管在人生路途中,她因為堅持自己的選擇,遭受了很多挫折,但她還是不停的告誡著所有人——

  要忠於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這樣,你才是最後的贏家 。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她每唱一次歌,就死過一次

   獨立魚招聘:簡單粗暴,幹掉爛片 關於「複聯3」的影評,看這一篇就夠了 好久不看台灣青春片,看完已經淚兩行 這是三流狗血劇,也是一流神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