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超级”语境下的可靠性试验:他们在白夜里如何“追凶”?


摘要:在平台主导的前提下,罪案剧需要更精巧的剧情设计通过审查和克服审美疲劳,也需要适应视频网站时代新的内容需求。作者|黄云腾“我想拍,我想呈现出来,很多人告诉我这种东西根本不行。”三年前,当《白夜追凶》总策

在平台主导的前提下,罪案剧需要更精巧的剧情设计通过审查和克服审美疲劳,也需要适应视频网站时代新的内容需求。

作者 | 黄云腾

“我想拍,我想呈现出来,很多人告诉我这种东西根本不行。”三年前,当《白夜追凶》总策划王平带着前者的剧本找到她可以找到的每一家公司和平台,被拒绝的她那时不会想到这部没有感情线的硬汉派剧集日后会大受欢迎。

凭借快节奏和强人物设定,《白夜追凶》在上线一个多月后收获17亿点击量和9.1的豆瓣评分。“至少《白夜追凶》在非常踏实地讲故事。”该剧监制和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也没想到它“能火”,但他相信这部剧的讲故事能力在70分以上,“所有的基本上都是很平常的套路,包括斯皮尔伯格、卡梅隆,他们都是有套路的。”

“超级”语境下的可靠性试验:他们在白夜里如何“追凶”?

事实上,尽管现在《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罪案剧正在热播,但对前者的信心在一开始并不充裕。2016年《心理罪》、《灭罪师》等剧集被要求下线整改,题材红利进入衰退。《白夜追凶》在开拍前找到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避免“拍了却不能播”的情况出现。“等于这部戏,我们整个走的一个完整的电视剧流程。”《白夜追凶》导演、弧光联盟成员王伟告诉《三声》(ID:tosansheng),“按照公安部先送审,广电送审,最终发电视剧许可证。”

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罪案剧因为题材特殊而被视作制作禁区,投入和成本难成正比。视频网站和自制剧概念一度寄托了罪案剧的发展希望。15年至16年期间是罪案剧最早的爆发期,《心理罪》、《余罪》、《灭罪师》、《法医秦明》等罪案剧先后上线播出,并在一定程度上收获了部分类型剧观众。

随着政策入场和平台对内容更高要求的时代到来,内容制作必须实现工业化和类型突破。罪案剧也成为受影响最深的类型剧集。在平台主导的前提下,它需要更精巧的剧情设计通过审查和克服审美疲劳,也需要适应视频网站时代新的内容需求。“罪案剧就是形式千篇一律,所有的国内国外的,其实杀人手法,破案的方式就那么多。”王伟说,“你破案能通过啥证据,指纹、血液、DNA,你为了隐藏自己的证据,你还能干啥?分尸、抛尸,跑,抓,追,就这些东西。”

甚至可以把这个背景套进这部剧集的名字中——像白天黑夜一样,内容制作和平台规划互为正反,彼此作用,并最终因此达成平衡。

“其实它是一个技术标准,《白夜追凶》本身也不是一点瑕疵没有。”王平告诉《三声》(ID:tosansheng),“但观众非常宽容,为什么观众这么宽容?因为在这个技术标准上,我们做了探索和某种程度的提升。”

“超级”语境下的可靠性试验:他们在白夜里如何“追凶”?

“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东西”

“超级”语境下的可靠性试验:他们在白夜里如何“追凶”?

王伟在《白夜追凶》拍摄现场

故事完成度较高和在题材类型上有所突破,构成五元文化接下这一项目的基本判断。

“这个故事它本身是罪案剧,讲的是白夜之间的事情。”导演王伟在一拿到剧本时就直觉这部作品“很有亮点”,那时他正在拍摄《不良人》,“它是一个比较冷峻的东西,所有人之间内心的那种东西都特别丰富。不是一味地在追求破案,其实透过案件可以看到人性和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东西。”

剧本由优酷递交给五元文化。此前这个剧本已经搁置两年。编剧指纹在2013年受当时在凤仪传媒任职的王平邀请,写作了这版后来被定位为“硬汉派”风格的剧本。“我们都有一个共识,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东西不高级,太二元对立,太非黑即白。”王平说,但当时的市场对《白夜追凶》这种没有女主角和感情戏的剧集缺乏认同,项目因此搁浅,“那个时候的《白夜追凶》其实是不合时宜的,没有出现在恰好的时机。”

直到2016年优酷作为平台方参与进来,同时五元文化在拍摄完《不良人》后档期有了空缺。王平一直希望《白夜追凶》能够匹配合适的团队,有过罪案剧拍摄经历、同时以导演五百为代表的团队气质相符的五元文化是最佳选择,“确实拿到什么样的本子呈现什么样气质很重要”。

《白夜追凶》在以监制五百和导演王伟为代表的团队入主后进入正式制作。与此同时,这支此前有过《心理罪》、《灭罪师》等拍摄经验的团队也迅速确定了这部剧集的风格基调。

一是保留剧本中的硬汉派风格,“男人跟男人之间碰撞的东西比较多”;二是强调《白夜追凶》对人性的探索,“我们研究的人,是人心底的东西”。比如通过生活细节展现关宏峰关宏宇兄弟两人的性格差异、以及刘长永和周舒桐父女的矛盾冲突。“我们讲一个故事,我们是从人心、人性的角度上,说白了我给你讲一个这些人的故事。”王伟告诉《三声》(ID:tosansheng),“通过这些案件,这些人物之间那种关系的微妙的变化,人物的成长,而不是说我千篇一律地,我就五个人组队,下副本,过一个是一个,五个人永远是不变的。”

拍摄过程中间,王平、优酷和五元文化达成共识的是,《白夜追凶》必须做出某种高级感。

“美剧罪案型的美剧,它是强情节、快节奏,主线情节和支线情节相辅相成,这样的高级感是外在的,内在形式永远是价值观的高级。”王平认为“对人性丰富性的认同”是《白夜追凶》区别于其余剧集的重要因素。王伟也认同这一点,因此剧集在拍摄时对部分人物形象做出了适当调整,其中就有过去罪案剧中显得脸谱化的公安系统,“刘长永跟周巡,周巡跟关宏峰,高亚楠跟刘长永他们之间关系很微妙的。”

相比之前拍摄的《心理罪》等剧集作品,这部剧的工业水准也得到提升。包括成本把控和演员选择,“我绝对不会说拿一个小戏要一个大投资,或者我拿一个大投资做一个大大的戏”,五百说。除去主演潘粤明和王泷正,演员基本均为新人,而成本基本都花在了制作上。

实际上,五元文化此前有过《灭罪师》等罪案剧的拍摄经历,并在这一过程中间意识到这一类型和公司自身的标签化,“感觉谁拍罪案剧第一稿都得给我们看一眼”。经历过2016年前罪案剧的高潮时期,五元文化意识到,市场进入到重口元素也难以撬动的贤者时间,再造标杆显然需要做出新的尝试。

至少对于优酷、凤仪和五元文化三方而言,尽可能寻找创新空间和提高制作规格是某种有效的解决方案。在剧集开拍前,优酷找到公安部金盾影视中心,为《白夜追凶》解决了最重要的审查问题,“他们也给了我们一些意见方向,就是最后觉得是可以拍的,然后我们就拍了。”

“超级”语境下的可靠性试验:他们在白夜里如何“追凶”?

“用户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运营就很重要”

“超级”语境下的可靠性试验:他们在白夜里如何“追凶”?

在平衡风险之后,《白夜追凶》也收获了一定回报。

剧集播出至六到七集时,剧情出现了潘粤明和王泷正出演的中插广告。在平台方看来,《白夜追凶》也已经实现了从单部作品向IP的转化。“《白夜追凶》原来没书的,网剧在优酷播出之后,制作方才开始做书,放在淘宝上卖。”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EO俞永福在接受《三声》(ID:tosansheng)采访时提到《白夜追凶》的实体书制作,出于保守考虑印刷的10000册实体书在当晚售罄,“现在他们在拼命加印呢。”

以优酷为核心引擎之一的阿里大文娱事实上被王平归结为剧集能够与其它环节发生联动的重要原因。“确实这事只有阿里能做,影视同期书很少卖的好。”王平说,除此之外《白夜追凶》还与淘宝搜索进行互动,“你也知道我的定位,我知道它会口碑很好,但是我没想过它会是爆款,它相对小众,这种情况下,它能印一万册就不错了。”

事实上,选择以《白夜追凶》作为联动切口出于内容产业的市场规律。尽管变现能力更强,爆款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却无法控制产出,“跟抽彩票一样”;相比之下,尽可能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却可以完善内容的商业开发逻辑,帮助平台可以从中获取价值。

更重要的是,相比过去数年间由广电系统把持的内容市场,针对内容的IP和商业化运作可以帮助视频网站快速熟知市场规律,提高话语权。“超级剧集对于我们的内容生产能力也会有很大的提升,我们自己的内容生产能力。”此前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曾经提及,以《白夜追凶》、《军师联盟》为代表的超级剧集拉高了优酷的内容标准,其中就包括参与到内容的前期策划。

在《白夜追凶》这个项目中,优酷扮演着攒局者的角色。优酷帮助凤仪传媒对接上了五元文化,并参与了前期选角。“编剧得过,大纲得过,然后开始做整个的主创搭配,拍摄监督。”杨伟东此前曾说道。另一部自制剧《镇魂街》的选角工作则有杨伟东本人参与。

相比内容公司和视频平台对爆款的渴望,商业开发的逻辑也被俞永福视为大文娱体系下一种新的模式探索,“只要用户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运营就很重要”。对用户和内容价值的充分挖掘被视为优酷现在开发内容的重要趋势,而《白夜追凶》则是这一模式的典型代表。

验证这一趋势判断的重要依据就是周边销售额和付费会员的再次增长。在《中国企业家》的采访中,制片人袁玉梅提到这部剧在自制剧的会员拉新方面已经属于中上水平。王平也认为这部剧的最终呈现已经超出预期,“在现有的制作条件下,它在质感上,我觉得真的不错,我和编剧都很认同。”

“超级”语境下的可靠性试验:他们在白夜里如何“追凶”?

“一定都是70分往上”

“超级”语境下的可靠性试验:他们在白夜里如何“追凶”?

五百

某种程度上,剧集市场曾由电视台把控的权力结构已被改变。多样化的平台和以会员付费为代表的商业模式拔高了内容本身的话语权,但视频网站的市场化运作也对内容创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五百看来,现有市场上的大部分作品在讲故事上还没有达到及格水平,“我从来不说这个项目会火不会火,我只是说我的项目一定都是70分往上的。”与此同时国内剧集还远没有实现工业化,“太多的编剧不往里钻,他说我写个什么《股票风云》,他是完全借股票的一个外壳,在那胡编故事。”

作为承制方的五元文化因此在《白夜追凶》里调动了弧光联盟的部分资源。后者是五百在2015年牵头成立的创作联盟,王伟和该剧武术指导、摄影指导、灯光、剪辑等都是其中成员。在五百眼中,弧光联盟的最大目的是在于让整个创作过程变得更加高效,“这个剧本90分了,你看一遍,你这时候再带着编剧完成剩下的10%。你把它调整好,我这边带着制作团队,就已经前期可以帮你筹备起来了。你三个月拍完之后,不用你剪,有剪辑团队帮你剪。”

相比《心理罪》和《灭罪师》,王伟也承认在《白夜追凶》的细节处理和成本把控上更清楚“怎么拍是可以的”,“怎么拍是不可以的”。事实上,这也正是现有剧集制作团队与视频网站共同追求的一种理想状态——在过去艰巨的内容争夺战中,以IP改编为首的头部内容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也令视频网站仍旧处于烧钱圈地的尴尬境地。高效率的团队可以让剧集至少保持在大部分以上的竞争水平,工业化水准的提升则能确保剧集在商业价值上始终处于可开发。

在这个秋天,实现了这一要求的《白夜追凶》极大刺激了优酷在“超级剧集”上加码的信心。这对优酷来说也意味着某种内容标准的确立。“它不是最热门的题材,你说炒作明星它也不是,也不是当红的小鲜肉,最重要还是故事和制作能够比较有品质感,比较过硬。”杨伟东在之前的媒体采访中表示会加强剧集自制,而“超级剧集”将作为优酷的竞争支点。

相比更昂贵的头部内容和IP制作,制作成本和回报均可控的《白夜追凶》显然因此更符合视频平台的战略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