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當強勢遇上俊美,別人都說他不近女色,而她卻是最愛男色


1


A市,此時正是九月,黑下來的天有些微涼,梟墨軒穿著一件大格子風衣,深藍色的西裝褲,腳上穿著一雙程亮的皮鞋,即便只是看個背影,也絕對能把人迷的神魂顛倒!

下車後的他表情嚴肅,語氣中帶著不容忽視的威嚴,「按計划進行。」

身後的人整齊應聲,「是。」

看著不遠處十分喧鬧的夜總會,梟墨軒微微蹙眉,說實話對來這裡他是極其的不願意,可奈何上面下達的任務,說今天晚上這裡會有一位重量級人物出現,並且帶著大量的違禁品。

所以他不得不親臨現場,來會會這位上面稱之為大人物的傢伙,順便看看他到底長什麼樣?

走進夜總會,便是那震耳欲聾又十分帶感的舞曲,看著舞池中央搖搖晃晃的人群,不管男女穿的都是亂七八糟,打邊上一過,都能熏得他直皺眉頭。

快步越過大廳,他走進一間包房,推開門裡面坐著一個長發女人手裡夾著香煙,見他進來女人笑著坐直了身體,「您就是五爺?」因為是五爺約她見面,所以這女人以為進來的人便是約她之人。

當然她心裡也極其希望,眼前這個霸氣又英俊的男人就是五爺,因為她看上了他!

梟墨軒沒吭聲更沒坐,因為他有潔癖更討厭跟女人靠近,加上她身上刺鼻的香味,還是她手裡低廉的煙草味,都讓他極其厭惡。

女人見梟墨軒雙手插兜的站在那裡一聲不吭,她便笑著掐滅手裡的煙,「死相,就知道你最壞了,等著。」


梟墨軒見她開始退去衣衫,依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女人見狀便用那十分勾人的眼神看著他,「你在等著我為你幫忙嗎?」

剛從路過門口的沐歌又折了回來,透過門縫往裡面一瞧,整個人有些興奮,沒想到啊上班第一天,就能看場免費的激情大片,她是不是應該買張彩票?

沐歌心裡正在為今天晚上的額外收穫感到高興,可看了一會兒,怎麼覺得這畫風不對呢?

裡面的女人已經一絲不掛,並且不停的對站在那裡的男人搔首弄姿,可是這男人卻如同棒槌一般杵在那裡一動不動。

站在門外的沐歌越看越來氣,於是唾棄一口,「呸,沒用的傢伙。」

梟墨軒耳朵極其靈敏,即便房間里放著音樂,他還是聽見了門口那聲唾棄,於是眉眼一掃,「滾進來!」

沐歌聽見裡面的人叫自己滾進去,撇了撇好看的櫻唇,活不咋地脾氣倒不小,不過她可沒打算招惹,正想轉身離開,不料身後猛地被人推了一把,於是身體向前一撲,整個人就進了房間。

看著男人那陰鷙冰冷的眸子,沐歌定了定神,於是先發制人的道,「我說身為男人,她都這樣了你還能無動於衷,姐瞧不起你!」

說話的同時,沐歌還擺出一個中指的手勢,那模樣簡直威武霸氣的很!

不過這男人還真好看,精短的黑髮,濃眉大眼,鼻子高挺,好看的薄唇更是帶著性感,再看這足有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渾身上下都透著的生人勿近的氣息,明顯一身傲骨!


只是可惜了這一身好皮囊,中看不中用,徒有虛表啊!

這麼天馬行空的想著,很不是不雅的打了個酒嗝,因為她是第一天來上班,為了多賣出去幾瓶酒,剛才在包房裡喝了整整兩杯,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對著一個陌生的男人豎中指。

梟墨軒看到那豎在自己面前的中指時,本就冷峻的面容多了一分薄怒,說出的話更是帶著帝王一般的威嚴,「你在找死!」

在聽見他滿是陽剛之氣的四個字後,沐歌頓感情況不妙,正打算開溜卻被人一把扯住衣服,只聽刺啦一聲她胸前的襯衫被扯破一大片。

「嘶,明明是你自己沒本事,還想佔人便宜,惱羞成怒了是不是?」她一邊扯著破掉的衣服,一邊用那不屑的小眼神白了他一眼。

梟墨軒掃過她露出來的肌膚,猛然身體一顫,他竟然對她有了異常反應?

見他不吭聲,沐歌的小嘴裡繼續碎碎念個沒完,「挺大個男人,有病就先治病,治好了再出來混,不然你這樣不僅丟臉,還害得那女人白白浪費感情,多不道德?」

梟墨軒看了眼門口出現的自己人,一把脫下自己的大衣準確無誤的丟在她的身上,沐歌不清楚是怎麼回事,被丟的有些不爽,「嘶,瘋了是不?」

站在門口的幾個人人,看著從不近女色又有潔癖的老大把衣服丟給那小丫頭,忍不住瞪大了雙眼這什麼情況?

剛剛他們錯過了什麼?


大家瞪大了雙眼,滿是期待接下來會發生點什麼。

梟墨軒無視他手下的兵,掃了眼已經驚慌失措正在穿衣服的長髮女人,「剩下的事情交給你們,她我帶走。」

沐歌將他丟過來的衣服穿好,一抬頭見他指著自己,頓時不幹了,「帶我走?憑啥啊?跟你說現在可是法治社會,即便你不能人事,也不能為害他人,否則你就是缺德知道不?」

站在門口的幾個人表情各不相同,有的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有的抬手拍了把腦門,真稀奇了,竟然還有人敢這麼對他老大說話?

另外的兩個人一個笑噴,一個一臉哥為你擔心的表情,幾個人唯一相同的舉動是,他們的目光都在緊緊的鎖定在沐歌身上。

沐歌聽見聲音,這才回頭看去,見到門口站在的幾個人時,忽然明白他剛剛為什麼將衣服丟到她身上,可是為什麼要帶她走?

梟墨軒拿出手銬,戴到她白皙細嫩的手腕上,美其名曰,「你妨礙公務!」

被拎著走出包房的沐歌翻了個白眼,她這叫啥?

偷雞不成蝕把米?

「你這人不對了啊,你出任務你咋不關門呢?還有你這叫啥任務?看女人表演,測試你的定力?」


此刻的沐歌依然沒有緊張,只是有些不服氣,覺得自己點太背!

好好的在這裡賣個酒,不過就是趴了個門縫,說了幾句忠言逆耳的話,咋就被說成是妨礙公務了呢?

梟墨軒並沒回答她的話,而是問了句,「多大了?」

「17。」其實她21,但是她之前看過小說,當男人一問女人多大的時候,保不齊就要發生不好的事情,所以她才故意把自己說成未成年。

她覺得這樣一來也能保險點,他總不會對未成年少女也下得去手吧?

梟墨軒皺了下眉頭,但並沒發表什麼意見,繼續拉著她往外面走去。

直到來到一輛柯尼塞格的跑車前,梟墨軒拿出車鑰匙一按,只見那漂亮的大燈亮起,除去前面車身上的圖案為天藍色外,其餘全是她喜歡的白色,沐歌不可置信的看了他一眼,「這車是你的嗎?」

21歲的沐歌不僅喜歡男色,還很喜歡各種豪車,昨天才看到有關柯尼塞格的各種跑車以及價格,沒想到今天就能見到真貨。

要說這車的價格,可是很驚人的,記得最低好像也要2600多萬,他到底是什麼人?

梟墨軒看出她心裡的疑惑,冷冷的語調帶著不耐煩,「不是我的,難道還是你的?」


沐歌被噎的一愣,這男人不僅不能人事,還很沒風度,小氣的要命!

「你要帶我去那個警察局啊,我得通知我同學一聲讓他們來接我。」她有點懷疑,一個小警察能買得起這麼豪華的跑車?

梟墨軒打開車門,將人丟進車裡,然後砰地一聲關上車門,震的沐歌那叫一個肉疼,艹,白瞎這車了!

見他坐上車,沐歌出聲詢問,「喂,我問你呢,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兒啊,我……」

她的話還沒說完,便被人敲暈,暈過去之間她在心裡罵了句,敗家玩意,竟然玩偷襲,忒不要臉!

看著被自己敲暈的小丫頭,梟墨軒將安全帶替她系好,隨即啟動車子朝著遠處開去,一邊開車的他,還不忘去幫她揉幾下被自己敲過的地方。

觸摸著她嫩滑的肌膚,他的心有點異動,的確他從不近女色,可不知道為什麼,剛剛在看見她那裸露出來的肌膚時,竟然有了異動。

加上此刻,如此近的距離,他竟然沒對她有一絲的厭惡,相反還有點喜歡她身上的味道,淡淡的體香,絲滑的肌膚……

心下暗流涌動!

剛剛這丫頭說她十七歲?


拿起手機,語氣一貫的冰冷低沉,「幫我查清楚,剛剛我帶走的是什麼人,要仔細。」

「是。」

「那個叫五爺的人抓到沒有?」

「抓到了,東西也被我們找到,足有五公斤。」

「拿去交差,告訴上面的人,以後這種事情不要找我們。」對他來說這樣的事情,簡直太沒技術含量。

「老大,還是您回來自己跟上面說吧,我要是說了,保證得挨揍。」他們的老領導那脾氣簡直跟梟墨軒不相上下,要說全部隊沒挨過他揍的,也就只有梟墨軒。

「先辦這兩件事,明天我自己去說。」

「是。」

十分鐘後,當他的車子開進公寓時,手機便響了幾聲,他知道是信息傳送過來的聲音。

將車停好,拿起手機認真的看起來。


沐歌,21歲,就讀本市大三學生,計算機專業,每年的獎學金得者,學習成績優異,品德良好,被稱之為無人能及的校花,無數校草追捧的女生,但並無男友,也無不好的流言,父母在外地,有個小姨在本市,也是普通工人。

看完資料的梟墨軒,嘴角揚起好看的弧度,只是那弧度中透著絲絲的冷意,21歲?

無數校草追捧的女生?

扭頭將她打量一番,不得不說這丫頭長的還算有些姿色,身材樣貌還有那白皙的皮膚,倒也配得上校花這個稱號。

只是想到她剛剛的行為,還有她說話的語氣和神態,誰能相信她只是一個21歲還未曾談過戀愛的黃毛丫頭?

2

當沐歌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陌生的房間,甚至還有一股陌生的男人氣息。

回憶漸漸回歸在她腦海里,她今天第一天去酒吧打工,送酒的時候本想趴門看出好戲,卻被人說是妨礙公務,然後被敲暈帶走。

想到這裡,她連忙從床上坐起,見自己衣服完好無損,心稍稍的踏實了些,只是他不是說自己妨礙公務么,把自己帶到這裡是怎麼回事?

正想著,就見浴室的門被推開,她一臉防備的抓起枕頭,然後看著剛剛洗過澡走進來的梟墨軒。


大大的眼睛裡沒有緊張,而是如花痴狀的欣賞著梟墨軒,直到他走到床邊,然後掀開被子躺下。

坐在床上的沐歌有點不會了,這男人啥意思?

想拿她練練手,看看自己是不是那麼無能?

「你還有四個小時的睡覺時間。」

沐歌一聽乾巴巴的笑了兩聲,「呵呵,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您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

見她正要跳下床去,梟墨軒一把將她扯回到床上,「我都不能人事,你還怕什麼?」

「那也不行啊,男女授受不親,我跟你又不熟,躺在一個床上算怎麼回事?」

沐歌覺得這男人很危險,所以還是趁早離開的好,免得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看樣子,你是想帶著手銬在沙發上坐上一晚了?」梟墨軒此刻依然閉著眼睛,雖然有些困,但說出來的話,可不帶一絲困意。

沐歌看著床上這位略顯霸道,又很不講道理的人,有些生氣的揮了揮拳頭,可哪曾想他猛然睜開眼睛,某人被抓了個正著。

「爪子抽筋了?」

沐歌一聽,頓時送了他一個白眼,「你這人長的好看,但說話咋這麼沒水平呢,我這蔥蔥玉手怎麼能叫爪子呢?忒沒欣賞水平了,我鄙視你。」

「給你兩條路,我現在很困沒時間跟你廢話,要麼躺下來睡覺,要麼被帶上手銬去沙發上坐一晚。」

「我說這位先生,情況有點不對啊?像這樣的情況一般不都會給三條路選擇么?」

「比如呢?」

「比如,一,躺下來跟你同床共枕,二被帶上手銬在沙發上坐一晚,三也就是最重要的,將我丟出去讓我自生自滅!」

「看樣子你更喜歡坐上一晚。」

沐歌見他起身去拿放在床頭柜上的手銬,立即跳下床拔腿就跑,梟墨軒本想好好的睡一覺,看樣子這丫頭是非要跟自己唱反調。

「還敢跑,我看你今天晚上是真的要睡沙發。」說著他三步並兩步追到房門外。

沐歌隨便找了個屋子如同泥鰍一樣的鑽了進去,因為她個子不高身材清瘦,加上動作又很利落,所以她很順利的逃過他的追捕,躲在床底下一聲不敢吭。

當聽見腳步聲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時候,沐歌連忙又返回之前他所在的屋子,然後悄悄的躲進他的衣櫥里。

回到房間的梟墨軒意味深長的看了眼衣櫥,眉頭輕蹙沉思了幾秒鐘,便躺在床上閉起眼睛。

他有很嚴重的失眠症,常年睡不好覺,要不是他已經好幾天沒睡了,他還真想將這個小丫頭拎出來好好收拾收拾。

躲在衣櫥里的沐歌見他倒頭就睡,忍不住在心裡呸了一聲,呸,還以為他有多厲害,也不過如此!

早知道她還不如跑去別的房間,本以為燈下黑能更安全,可現在來看是自己算計失誤。

不過也沒事,等他睡著了她就去毀屍滅跡,然後溜之大吉!

只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還沒等她把人家毀屍滅跡,就已經睡成了小豬,床上的梟墨軒以為自己困到極限,能夠躺下就睡,可惜他還是沒睡著。

聽見從柜子里發出的呼吸聲,起身走到衣櫃前拉開,看著她睡的直打瞌睡,微微彎腰將她從裡面撈了出來。

聞到她淡淡的體香,忽然讓他想到在酒吧里的情形,喉結滾動了幾下,將人往床上一放跟著自己也躺了上去。

睡著的沐歌將手腳毫無意識的扔到他身上,小腦袋也枕上他的肩膀,那可愛乖巧的小模樣就像只慵懶的貓。

梟墨軒為了能讓自己睡個好覺,只好將她作亂的手和腳全部困在懷裡,本以為自己依然會失眠,甚至對身邊有人而感到厭惡,可沒想到他竟然很快睡去,而且一夜無夢。

次日一早。

「啊……我艹你個流氓。」睡醒的沐歌一睜眼就見他圈著自己的腰身,所以一把甩開他的手臂,大聲的叫了起來。

梟墨軒睡的很好,他相信若不是因為她鬼吼鬼叫的甩開自己的手,他一定還能再踏踏實實的睡上一會兒。

睜開雙眼,犀利的眼神掃向已經跳下床的沐歌,「你見過流氓只睡覺不辦事的?」

沐歌低頭瞧了瞧自己的衣服,又動了動自己的身體,好像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行吧,算你半個流氓!」

沐歌說著揚起高傲的下巴,小眼神賊溜溜的瞄了他一眼,這傢伙是不行,還是真君子?

「小丫頭,收起你那懷疑的眼神,不然你會後悔。」

沐歌咳嗽了兩聲,「咳咳,您老該抱的也抱了,時間不早了,我還要去上學去呢,您自己個洗漱去吧,拜拜。」

梟墨軒從床上起身,不急不慢的說了句,「你以為你能出得去?」

走到門口的沐歌轉頭望著他,「啥意思?」

「先去洗漱,我不跟邋遢的人聊天。」

見他嫌棄自己,沐歌小眼神不悅的飄向他,「嫌我邋遢你還抱著我睡?你說是有多喜歡自虐啊?」

「沐歌,奉勸你一句最好不要再跟我唱反調,否則後悔的是你自己?」

見他突然變了臉色變了語氣,沐歌很有自知之明的閉上嘴,然後抬手指了指浴室的方向,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3

梟墨軒看著走進浴室的沐歌,冷峻的臉上出現一抹異樣,見自己的手機在閃,他抬手拿起,「有事?」

「嗯?難道你現在不需要我的幫助么?」

打電話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好友外加他的私人醫生威含,因為梟墨軒的失眠嚴重,會經常需要他的幫助才能入睡。

威含以為他昨天晚上,他就會給自己打電話尋求幫助,可是他沒打,以為他今天早上會打,可是等到現在已然毫無音訊。

左想右想以為是自己的電話出了問題,所以才打過來問問情況。

「我有給你打電話么?」梟墨軒語氣一貫冰冷簡潔,用威含的話說,跟他聊天用不上三句就能把天聊死了。

「就因為你沒給我打電話,我才覺得奇怪,你不會嚴重到放棄治療了吧?」

梟墨軒懶得在跟他廢話,直接來了一句,「你可以下崗了。」

「我艹,喂喂……」這傢伙不會真的被失眠折磨的自暴自棄了吧?

想到這裡,威含連忙從沙發上起身,一邊往外走一邊給瘋子打電話。

瘋子是梟墨軒的心腹,二人同是軍人,又在他身邊做事,所以有什麼事情梟墨軒都會讓瘋子去辦。

「喂,瘋子,趕緊去老梟哪兒看看,我覺得老梟不對勁兒啊,這都幾天沒睡了,也不讓我去給他治療,算算日子今兒應該是他的極限了,可他完全沒有要我去的意思。」

「我勸你最好別去了。」瘋子昨天跟在梟墨軒身邊,自然知道他帶了個女孩子回去,所以這時候梟墨軒沒尋求幫助,就說明他不需要。

「嘿,你這是想易主啊,他的生死你都不管了,行我先去看他,然後再收拾你。」他們三人關係十分要好,被外界稱之為鐵三角。

看著被威含掛斷的電話,瘋子帶著看好戲的心也迅速收拾好自己出了門。

這邊,沐歌進了浴室之後,本想只洗個臉刷個牙,可現在是夏天,這穿過一天一夜的衣服終究讓她不太舒服。

掃尋了一圈之後,見架子上有還未拆封的浴袍,又瞧了瞧一旁的全自動洗衣機,於是脫下身上的衣物,先是丟進洗衣機里,然後站在花灑下就開洗。

站在房間里的梟墨軒皺起眉頭,臉色冷的已經能冰封三里。

為什麼?

因為她不鎖門的舉動,讓他有些火氣。

如果是別人,一定會覺得梟墨軒有病,人家不鎖門說明人家信任你,覺得他是正人君子不會為小人所為。

可梟墨軒看來,沐歌不鎖門不是因為相信他,而是以為他那方面不行。

剛才他還在想,讓她去洗漱,她怎麼就那麼配合的去洗漱,現在不用說也明白了。

所以,想明白的他怎麼能不生氣?

十分鐘後,當梟墨軒從另外一個房間穿著浴袍出來,就聽見小陌在提醒,「老梟,那倆貨又來了。」

小陌是智能軟體,能夠感應到門外的人甚至識別人的面孔,因為威含和瘋子是這裡的常客,所以小陌早已記下這兩個人的身份。

「讓他們進來。」

「OK。」小陌應了一聲之後門被打開,率先走進來的是威含。

看著梟墨軒精神抖擻,沒有一點異樣,甚至沒有一點疲憊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你什麼情況?」

梟墨軒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見沐歌從樓上的房間衝出來,大聲的對著他喊叫,「靠,你們家這什麼破洗衣機,我這衣服都毀了。」

威含看著沐歌穿著睡袍,手裡拎著還真滴水的衣物,甚至還有內衣露出來,看到如此情景忍不住瞪大雙眼,如同晴天霹靂般讓他震驚。

誰能告訴他這是什麼情況?

「滾回去。」

樓上的沐歌一臉無害的眨著眼睛,見威含和瘋子都沒動,忍不住好心提醒,「說你們倆呢,沒聽見?」

「我在說你,滾回房間去。」梟墨軒氣的咬牙切齒,難道這女人的腦子裡,就沒有害羞和不好意思這種辭彙?

想想也是,她要是那種會害羞,會不好意思的人,昨天晚上也就不會闖入房間,更不會對他豎中指。

沐歌望著樓下發怒的梟墨軒,含羞帶怯的低下頭說道,「長這麼大沒滾過,走進去行不?」

「噗……」威含忍不住的笑噴出來。

站在一旁的瘋子忍著笑,憋的滿臉通紅,梟墨軒瞧著這倆沒眼力見的貨,「有意思嗎?」

瘋子心下一抖,抬手扯了下威含,「那個我找你還有點事,我們先走一步。」

「嘶,你有事你先走,你拉著我做什麼?」威含本想多看一會兒,可瘋子卻硬是將他拉著往外走。

「我這是在救你。」瘋子說著的時候,兩個人已經快步走了出去。

見兩個打算看好戲的傢伙離開,梟墨軒抬腳朝著樓上走去。

沐歌見狀連忙拎著濕漉漉的衣服回到房間,先是將衣服丟在洗手間,就開始四處尋找自己的手機,可惜找了一圈也沒找到。

正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就見梟墨軒走了進來,如果說眼神能殺人,沐歌覺得自己現在一定死上千百回了。

可她不明白的是,她做啥了讓他這麼生氣?

不過就是控訴了一下他家的破洗衣機,至於他這麼生氣?

正想著就聽見他開口講話,「以後不準穿著睡衣來回走動,記住了嗎?」

沐歌先是一愣,然後點點頭,「那我就不在你面前晃了,這就走,以後最好再也不見。」

見她會錯了自己的意,梟墨軒一把扯住她的衣服領子,本想將她拎回來,可沒想到的是,他這一扯睡衣就那麼從她肩頭滑落……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





請您繼續閱讀更多來自 瀟湘書院 的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