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豆瓣評分9.0,這部直擊生死的國產紀錄片,讓人沒有勇氣看第二遍


或許是考慮到主題過於沉重,讓人沒有勇氣看第二遍,導演吳海鷹的《生命里》只拍了3集,總時長111分鐘。

這是中國內地首部關注「臨終關懷」話題的紀錄片,區分「記得」「陪伴」「心愿」3個版塊,講述了上海臨汾社區服務中心等單位的舒緩療護區的故事。

舒緩療護區負責接收重病確診無法恢復的病患,多數為七八十歲的老人。他們不願意在家裡去世,選擇接受護理人員的照顧,走完生命最後一程。


這部紀錄片在豆瓣里拿到了9.0的高分,國人多數不敢直面死亡,但在這部直擊生死的紀錄片里,很多人懂得了如何尊重死亡。

全片沒有太多的煽情渲染,沒有太多的專業解讀。身為「畫外音」的演員萬茜,用平和地口吻向觀眾發問:「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1

死亡,這是偉人和凡人共有的最後歸宿,熱情的詩人高唱生命的讚歌,而冷靜的哲學家卻說:死亡是自然法則的勝利。——路遙

在療護區的工作會上,主治醫師通報了這樣一份數據:「一年收治了204個病人,死亡185人,平均兩天一個。」

這就是醫護人員和病人必須面對的現實。在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面前,人們的生命只是一個數字。


病人通常在臨終前從普通病房轉入「關懷室」,安靜地離開這個世界,而他們中的大多數都知道這樣的事實。

陳小軍剛入住時,還能走路,最後病情加重連床都下不來。他沒有心思去想死的事,只想能在活著的時候下床走路,不要承受太多的疼痛就可以了,別無他求。

當面對終將到來的死亡時,人的想法往往會變得非常簡單,就是不要活得痛苦,哪怕他們自己也沒體驗過死亡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然而,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那麼樂觀。很多病人從入住療護區一直到去世,都沉浸在恐懼和焦慮之中,醫護人員做了最大努力也沒有太大作用。

其實,既然逃無可逃,內心寧靜地走完這場生死交替「儀式」,或許是最理智的選擇。

如果能早看到這一點,就會擁有更從容的人生。

台灣作家李敖曾說過一段很有意思的話:「生日送空白死亡證明書一紙,結婚送空白離婚證明書兩張,能這樣送禮的,才真夠朋友。」


李敖把良辰吉日里哭喪的人視為知己。在他看來,所謂知己,就是知道他終將會死。而死亡是誰也繞不過去的宿命。

李敖帶著這樣的心境,快意人生,享受思考,給我們留下了無數辛辣精闢的文章。2018年3月,這位曾經罵了蔣氏父子一輩子的中國騎士去世了,享年83歲。

哲學家說:「活著是為了死去。」活得瀟洒,才能走得豁然。

2

燃燒一個人靈魂的,正是對生命的愛,那是至死方休。——三毛

愛,永遠是一個與生死無關的話題。相反,在人面臨衰老和死亡的時候,更能感覺到愛的力量。

當被問及「這一輩子有沒有什麼事讓你印象深刻」,在鏡頭面前,那些沉默寡言的病人眼神突然有了光彩。他們興奮地向節目組講述自己的青春故事,暫時忘記了自己的處境,活到了美好的回憶里。

這些普普通通的老人,經歷過社會的動蕩和物質的匱乏,所以他們對艱苦歲月中美好瞬間的記憶比年輕人更為深刻。


汪明昌老人回憶起當年在國營工廠工作的經歷非常自豪,那是他人生的高光時刻。

「30塊的工資可以養活兩個人」「吃大肉飯、小籠包」,他深愛自己的妻子,買廠里食堂的飯帶回去給妻子吃,一頓飯幾毛錢,感覺特別有成就感。不經歷那個年代,旁人無從體會。

他的遺囑也體現了一個時代的人們的樸素情懷,甚至有些革命家的風骨。他拒絕死後鋪張浪費搞儀式,甚至想到了「海葬」。

這種想法,來自於他對生命的感恩,也是為了不給在世的妻子造成負擔。

「抗癌鬥士」王學文可以說是一個奇蹟,他憑藉堅強的意志在病床上過了療護區的病床上過了好幾個生日。

年輕時,王學文也曾意氣風發,光彩照人。當志願者把精心準備的紀念相冊送給王學文,他的嘴角又浮現出了久違的微笑。

從來沒有什麼可以讓人放棄對愛的嚮往,這讓死亡也變得浪漫起來。愛,就是希望。


電影《泰坦尼克號》的尾聲,年老的羅絲將珍藏多年的「海洋之心」扔到了海底,替她尋找記憶中的傑克。

最終,羅絲在睡夢中安然離世,夢中見到了當年的窮小子傑克,他們在燈火輝煌的泰坦尼克號上跳舞,所有人都為他們的愛情鼓掌。

要相信,幸福的回憶可以療好一萬種死亡的傷,這是生命留給我們最後的彩蛋。

趁著年輕,接受生命的饋贈,經歷美好的事情,遇見美好的人,這些最真實的感動會陪伴我們一生。

3

在生命里,我們幾乎每時每刻都在犯錯,那所有應該做而沒有做的,逐日侵蝕沉澱之後,貯滿淚水,就成了遺憾湖。那所有不該做而做了的,暗影聳然,就成了悔恨山。——席慕容

再圓滿的人生也有缺憾。因為人都有慾望,只不過有的慾望是「一個億的小目標」,有的是一碗清湯麵。

魯勝蘭老人年輕時,丈夫忙於工作,兒女都是靠她拉扯大,兒女對她的感情要比對父親更深。她臨終前囑咐兒女一定要好好孝順父親。


在她心裡,一家人能夠在一起和和美美生活就是最好的,年輕時的聚少離多成了她最大的遺憾。

朱慧芳老人臨終前也有一個心愿,那就是與已經十幾年未見面的女兒見上一面,因為朱慧芳老人一直很疼愛自己的女兒,卻因為種種原因導致了兩人不在一起生活。

醫護人員儘力幫助朱慧芳老人聯繫女兒,卻沒有成功。她不想讓醫護人員為難,一直說自己沒有什麼不滿意的。最終,老人帶著遺憾離開了。

行將離去,那重對缺憾的執念,其實是源自對生命無限的眷戀。

這就讓生命更顯得寶貴而脆弱。

剛剛過去的九月是灰色的。常寶華、單田芳、師勝傑等多位大師相繼離我們而去,藝術生命也隨之畫上句號,只把音容笑貌留在觀眾的情懷裡。

尤其是師勝傑的去世更讓人感到突然,他在此前不久參加央視節目時還曾說:「我把我的舞台事業計划到八十歲。」而他卻被肝癌打敗,走時才六十六歲。

而在日本,熱播電影《小偷家族》中奶奶的扮演者樹木希林也不幸離世。樹木希林身患乳腺癌多年,參演《小偷家族》時病情已經惡化,但為了不留遺憾,她還是選擇了堅持。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要說的話還沒有說,要去的地方還沒有去。總想看遍人生的風景,卻總也看不完。

生命盡頭的人們能夠看淡生命的不圓滿,這樣才會走得圓滿。

4

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伊壁鳩魯

面對親人的離世,家屬其實更為難過。「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片中,來自浙江嘉興的老人,82歲的吳留生彌留之際最想回到自己的老家去看一看,然而身體狀況已經無法滿足她的願望。

看到母親如此焦急,想起日常生活的種種,吳留生的女兒和兒子心痛落淚。

為了讓母親可以看到家鄉,吳留生的兒子冒雨專程跑到嘉興,去拍攝母親熟悉的人和物。看到母親開心,做子女的也就安心了。


父母笑著看子女降生,子女卻要哭著看父母離開。這就是為什麼,黑髮人比白髮人更痛苦,除了對離別的悲痛,他們還要承受一份孝心的譴責。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與母親感情很深,但母親去世時,他卻因為忙於工作不能陪在身邊,這成了他的終身遺憾。

2013年,奧巴馬的外祖母病重,正在籌備大選的奧巴馬不顧個人競選利益,專程跑去看望。最終老人在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的前夕去世,奧巴馬在演講時潸然落淚,稱外祖母是「沉默的英雄」。

親情,真的是人一輩子邁不過去的坎。多少人因為錯過見至親最後一面而自責一輩子,因為此別不是經年,而是永遠。

生命最怕的就是等待,「等我有時間」「等我賺完錢」「等我財務獨立」「等我娶妻生子」。感情是用來經營的,不是用來等待的。此時此刻,盡自己所能付出愛,才是最好的選擇。

5

個人的體面與尊嚴,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是沒有的。——王小波

2015年,經濟學人曾經發布過一份《世界死亡質量指數》報告,報告中顯示我國的「死亡質量」指數排名靠後。


在《生命里》這部紀錄片,一直在強調死亡的「尊嚴」。正如護士張敏說的那樣:「很多病人是為了家屬而活。」

明知不會治癒,卻要通過強制治療來延長病人的生命,換來的是他們生理和心理上更大的痛苦。

放棄治療,在中國被認為不道德,有人說中國家庭的醫療費用有70%以上都花在了絕症病人的無效治療上。

臨終關懷遭受了很多質疑,一時難以被大眾接受。服務中心對面的居民樓上,很多住戶在窗外掛了鏡子,說是為了把「晦氣」反射回去。

但是,一群年輕人也用實際行動讓我們看到了希望。在舒緩療護區,活躍著來很多來自周邊院校的大學生志願者,他們在病患的相處中,慢慢接納並推動了臨終關懷。

正在讀大二的學生漏依凡在舒緩療護區已經志願服務了一年多時間,慢慢愛上了這份工作。

他們是志願者,而真正的臨終關懷工作者則要付出更多。經常見證死亡,他們必須有良好的心理素質和不懈的工作熱情。

最重要的是,人人要心中有愛,要真正走進病人的內心,把他們當做親人來照顧。舒緩療護區的春節、病人的生日都讓人感覺溫暖。

關注臨終關懷,是每個人都應該做的事,因為,每個人都有臨終的一天。

我們勇敢地關注死亡,就是對生命的另一層熱愛。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