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家有老獸,想說愛你不容易


摘要:本文作者:埃德蒙(原用名:基督山伯爵)知道《老獸》這部電影是因為金馬獎,瞌睡的影帝塗們給這部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加了不少分,但對票房影響有限。在院線看文藝電影要掌握手慢無的規律,千千萬萬得第一時間觀看,

本文作者:埃德蒙(原用名:基督山伯爵)

知道《老獸》這部電影是因為金馬獎,瞌睡的影帝塗們給這部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加了不少分,但對票房影響有限。在院線看文藝電影要掌握手慢無的規律,千千萬萬得第一時間觀看,才有大屏幕觀影的用戶體驗。幸運者如《岡仁波齊》、《嘉年華》、《二十二》,隨著口碑的慢慢發酵,排片會慢慢增加。更多者如《老獸》、《九月》、《不是問題的問題》,哪怕你能拿過金馬獎,照樣院線一日游。

家有老獸,想說愛你不容易

電影的故事背景發生在內蒙口鄂爾多斯,一個過度發展房地產業的廢城。電影圍繞老伴做手術的三萬塊錢費用展開,老頭成天在外花天酒地,包養小三,子女們關都關不住。

兒女們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都非大富大貴之人,大哥是修車的小體戶,二女兒的老公是快要當主任的小公務員,還有剛考上公務員的小妹。為這三萬塊如何分配,三個兒女糾結了好久,甚至大吵大鬧。

家有老獸,想說愛你不容易

與之相反,老頭倒怡然自得。打麻將,邀請老友吃飯、喝酒、找小妹足療,甚至賣掉老友的駱駝,買衣服和食物討好外來妹。與老婆的重病癱瘓形成鮮明的對比,這讓子女更加痛恨。

矛盾的焦點爆發在老頭偷走一萬塊手術費,子女們商量將老頭拘禁,老頭報警逃脫后還去告子女。和子女鬧上法庭,直到子女坐了牢,才想到補救,找律師申訴。子女出獄后,看都沒看老頭一眼。

電影給我們真實地展現現今社會的中國人人性。與報紙上央視上的新聞宣傳不同,我們身處的社會早已人心不古。孝順父母已經漸漸成了奢侈的事,何況是癱瘓的母親和放浪形骸的父親。人人都是利己主義者,都會看重眼前利益,從不會想到以前父母對自己無私的愛。比如二女婿的工作,比如三女婿的大房子,這些姻親關係曾經因為物質和利益而緊密,又因為物質和利益而疏遠,甚至反目成仇。將父親捆綁拘禁,將遠道而來的父親趕出家門,絲毫沒有悔意,關係像凋敝的當地經濟一樣無法恢復元氣。

家有老獸,想說愛你不容易

以前的影帝,我們會說他演的人物有血有肉。而塗們這個影帝,給我們展現逼仄的現實將人性的劣根性和醜惡充分展現。也許你會覺得久病床前無孝子,也許導演也覺得太過分,在片尾處開始往回找。比如對告子女想撤訴,找律師幫子女申訴,之前對老友以駱駝換奶牛報恩,最後對老伴深情告白。

但人物的閃光點恰恰在於之前的惡,塗們飾演的老頭經濟破產、老伴癱瘓、子女疏遠,心靈沒有支撐。作惡也沒有道德的約束,視子女的管教如耳邊風,我行我素,以為活的精彩,但無比空虛。喜歡的姘頭想要回老家,老頭無力阻攔。成全了老友,卻徹底失去了子女的信任,想要補救卻越走越遠。哭泣顯得有些做作,還不如迎著風仰著頭,騎著電瓶車遠去。

文藝片的導演總喜歡超現實主義的鏡頭,比如賈樟柯,這部電影也不例外。比如夢中的那匹馬,比如那個行走的塑料紙人。有些畫蛇添足,有些炫技,哪有人有耐心去解讀呢?隔壁的影廳里好萊塢大片多著呢?省省吧。

希望這些現實主義題材的電影能多一些,並不是看多了會對社會更失望,而是更多的解讀會對社會更清醒。越清醒越知道社會的弊端在哪裡,避雷和排雷,電影的社會教育功能也得以彰顯。這比看一年的《新聞聯播》的效果要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