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慰安婦的歷史,我能說!


摘要:本文作者:埃德蒙(原用名:基督山伯爵)中韓關係開始漸漸破冰,赴韓游也開始升溫,韓娛也在蠢蠢欲動。當然完全解凍尚需時日,韓國的青龍獎自然不如華語圈的金馬獎那麼受關注。但相比金馬獎越來越小眾、成為文藝電影

本文作者:埃德蒙(原用名:基督山伯爵)

中韓關係開始漸漸破冰,赴韓游也開始升溫,韓娛也在蠢蠢欲動。當然完全解凍尚需時日,韓國的青龍獎自然不如華語圈的金馬獎那麼受關注。但相比金馬獎越來越小眾、成為文藝電影的聖殿,韓國青龍獎作為韓國電影表演的最具權威獎項卻商業性和藝術性兼具,得獎作品既有很高的藝術水準,也有很好的票房表現。比如宋康昊拿影帝的《計程車司機》,比如這部拿到最佳導演和影后的《我能說》。兩部電影有很多類似的地方,比如直面民族不堪的歷史,比如將沉重的歷史商業化但不過度消費。

慰安婦的歷史,我能說!

剛看電影的前二十分鐘,你不會想到這是一部關於慰安婦的電影。老訪戶奶奶與公務員小李鬥智鬥法。老訪戶到處投訴,天天填表,加重了小李的工作壓力。但小李仍然保持微笑,一一處理完畢。老訪戶一心追求上進,苦學英語,到處求師,直到纏著小李。小李開始並不想教,感恩弟弟受照顧,才開始教老奶奶學英語。本來和和美美,卻因為商業街拆遷和老奶奶的沉重往事美好被打斷。情節跌宕起伏,催人淚下,特別是老奶奶的美國演講那一段。全程老奶奶並沒有流一滴眼淚,倒是旁觀者和觀眾哭成了淚花。

電影的老奶奶主演名字叫羅文姬,出生在中國北京,出演過多部連續劇。比如《搞笑一家人》,電影作品有《潘多拉》、《我親愛的朋友們》。她的表演生活化,不留痕迹,看的很輕鬆。今年已是76歲高齡,拿到青龍獎影后,對她的整個演藝生涯都是很重要的肯定,想必她也是如惠英紅般激動吧。

慰安婦的歷史,我能說!

同樣的題材我們國家也有,為什麼我們國家拍不出來?紀錄片《二十二》票房過億,使得大家對慰安婦的話題關注增多,但民間聲音仍微弱。相比之下,韓國電影處理的更高明,做到了所謂的寓教於樂。情節設置的很巧妙,你完全被故事所吸引,以為這是一個拆遷與反拆遷的故事。輕鬆搞笑,也不極端。裡面還有著從誤會到冰釋前嫌,感情心理的變化,忘年交友誼的難得。但編劇並不放過你,一直埋著慰安婦往事這條暗線,比如為什麼老太太總喜歡投訴,為什麼老太太要學英語,要什麼老太太沒有子女。這些種種疑問,影片從旁觀者小李的視角,慢慢地撕開老太太的傷疤,慢慢地讓你淚奔。

在《二十二》里我注意到有來自韓國的攝影師每年都會來看望在中國的韓國慰安婦,給她拍幾張照片,改善改善生活。他們一直在關注著她,甚至想動員她回韓國看看。這樣的志願者精神讓我們感動,不遠千里來到中國,為公益事業貢獻微薄的力量。不僅僅在關注他們,還將他們的故事拍成商業電影,讓更多的國人關注,記住他們。相比《二十二》而言,商業電影顯然票房號召力更大,影響也更為深遠。它甚至會借著國際電影節的東風,讓全世界的人關注東南亞這一特殊群體。我們並沒有忘記你們,希望你們過得好,我們就放心了。

無疑,《我能說》的主演老奶奶給我們一個堅強的形象。她刻意地忘掉過去,活得有滋有味,整天以投訴身邊不平事為樂。如果沒有沉重的過去,電影的情節就有點過於輕鬆,也許豆瓣的評分不會超過7分。但過往一旦揭開,老奶奶一講過去的殘酷往事,你的淚腺就止不住了。但喪而不過度消費,這是電影最值得稱道的地方。你會為日本代表的無恥義憤填膺,將自己代入進去,沉浸在故事裡。然後,電影結束時老太太的跑步背影讓你會心一笑。

將沉重的歷史商業化處理,《軍艦島》、《計程車司機》都是成功的範例。但設置地如此懸念清奇的,這部《我能說》必將首屈一指。在這些題材里,你永遠看不到手撕鬼子這種過度娛樂的殘次品,他們認真的反思自己的過去,不忘卻、不迴避。中韓關係冰凍之前,很多內地的影人去韓國學習,改編翻拍合拍韓國電影,比如楊冪的《證人》,比如霍建華的《捉迷藏》,比如郭富城的《破局》。我國的《全民目擊》也被韓國買了版權,由國民影帝崔岷植主演,可惜也拍砸了。合作電影目前來說還沒有爆款,合作尚待深入。內地影人真得好好地沉下心來去學習人家的長處,而少被商業資本所裹挾。

慰安婦的歷史,我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