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從宏觀到細節介入,企鵝影視如何甄選、打造精品內容 | 韓志傑


摘要:一方面,強強聯手一線製作團隊;另一方面,依託企鵝影視的自製實力,孵化原生IP。作者|劉亞瀾大約在800天前,企鵝影視舉行了一場名為「破殼」的發布會,宣布正式成立。當時公布了包括《鬼吹燈》、《如果蝸牛有

一方面,強強聯手一線製作團隊;另一方面,依託企鵝影視的自製實力,孵化原生IP。

作者 | 劉亞瀾

大約在800天前,企鵝影視舉行了一場名為「破殼」的發布會,宣布正式成立。當時公布了包括《鬼吹燈》、《如果蝸牛有愛情》、《九州天空城》在內的8部劇集計劃。

如今,企鵝影視用已有的成績回答了當初人們對於互聯網公司跨界影視的疑慮:《鬼吹燈之黃皮子墳》和《鬼吹燈之精絕古城》分別取得26.6億和44.8億播放量,《如果蝸牛有愛情》開播第一天全國收視率同時段排名第一,《九州·天空城》總播放量過16億,《使徒行者2》國粵雙語版總播放量25億。

從宏觀到細節介入,企鵝影視如何甄選、打造精品內容 | 韓志傑

2016年,企鵝影視發布的劇集項目增長到27個,2017年,這一數字又增長到了近60個。就在上月的V視界大會,企鵝影視高級副總裁韓志傑發布了2018年自製和版權大劇陣容,《沙海》、《扶搖》、《九州縹緲錄》、《全職高手》等精品劇皆在片單之上。

兩年多的時間,從最初韓志傑帶著團隊一家一家登門拜訪,到現在幾乎每天都會收到提案,企鵝影視正在超速成長。企鵝影視多次提到「高品質、正能量、創新性、年輕化」這四個關鍵詞,「美與善」是優質內容的「魂」,而製作精良、擁有高口碑、高流量的精品化內容正成為最核心的競爭力。

而對於外界來說,企鵝影視如何選擇版權內容、如何與外部團隊合作、如何選擇自製內容等問題都是值得深度剖析的問題。在由《三聲》主辦的第二屆文娛產業峰會會後,企鵝影視高級副總裁韓志傑單獨和我們聊了聊企鵝影視在劇集方面的選擇標準和方法,從宏觀到細節,分享了精品劇背後的故事。

從宏觀到細節介入,企鵝影視如何甄選、打造精品內容 | 韓志傑

內容選擇標準

從宏觀到細節介入,企鵝影視如何甄選、打造精品內容 | 韓志傑

當《羋月傳》還在播放的時候,企鵝影視就開始關注孫儷的下一部劇。

「像孫儷這樣量級的演員,通常都是一年一部的接戲量,因為她對劇本的要求很高,所選擇的戲,一般成功幾率都比較高。在她出演的《羋月傳》在播的時候,我們聽說孫儷接下來會接演一部古裝劇,於是我們開始接觸到製片方。那個時候,這部劇的很多細節都還沒定。連劇名也並不是現在這個版本。」

這也就是說,在《那年花開月正圓》尚未開機之前,企鵝影視與之的合作就已經確定。「之前很多劇的信息都是滯后的,臨開機才知道內容和演員。」韓志傑告訴《三聲》,「現在和以往相比有很大不同,我們深入介入到項目里,在項目還是雛形的時候就介入。如果項目確實特別好,我們還會推進,促成合作方與演員的合作。」

事實證明,企鵝影視對於《那年花開月正圓》的預判完全正確,該劇開播當天的雙台收視率破1到全劇平均收視雙台破2、單台破3,而其在騰訊視頻全網獨播的播放量突破125億。韓志傑說,這也是企鵝影視集體決策制度的結果。

「我們一直都是集體決策,沒有出現過一個人決策的情況。任何項目的開發都是制度化、流程化。」

具體到企鵝影視的內容選擇標準,韓志傑也透露,包含四個維度,高品質、正能量、創新性、年輕化。

例如企鵝影視與正午陽光合作打造的《鬼吹燈之精絕古城》,該劇由侯鴻亮擔任製片人、孔笙執導、靳東和陳喬恩主演。這部劇的播放量已經超過45億,並且在豆瓣獲得了8.1的高分,它也成為了網劇市場的分水嶺,《精絕古城》之後,網劇的生產和製作標準都大幅提升,一批兼具口碑流量的精品網劇逐步開始湧現。

再比如《如果蝸牛有愛情》,這部客觀展現一線公安幹警的工作,藝術化呈現他們的愛情生活的作品得到了觀眾和公安行業的高度認可。在剛剛結束的成都網路視聽大會上斬獲了三項大獎。這部劇的成功表明主旋律、正能量和市場價值並不相悖,同時,具有現實意義,正能量,能反映當下的作品,也是受到年輕人的喜歡和推崇的。在總結《蝸牛》成功的經驗之上,企鵝影視又製作了諜戰大劇《風聲》。

而以《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為代表的青春劇, 24歲以下的用戶佔到了60%,遠高於電視劇頻道的平均年輕用戶佔比。企鵝影視希望通過持續推出這些更懂年輕人的作品,進一步優化騰訊視頻的用戶結構,使它的用戶畫像更加多元和健康。

從宏觀到細節介入,企鵝影視如何甄選、打造精品內容 | 韓志傑

內容合作原則

從宏觀到細節介入,企鵝影視如何甄選、打造精品內容 | 韓志傑

經過企鵝影視篩選的版權劇雖然大多是大IP,大製作,但也會有各種不確定因素,比如電視台的播出時間會受到一些外在因素的影響,這也會影響騰訊視頻的排播意願。相比之下,定製劇與自製劇的自由度會更高一些。而且從商業收入結構的角度來說,自製劇收入結構明顯更多樣一些,商業化機會也更多。

「從2017年來看,自製內容流量的貢獻越來越高,比例越來越大。它在讓平台擁有更多符合需求的獨家內容的同時,也在排播、會員權益、商業化權益等方面提供了充分自由度。我們還可以預見到,未來視頻網站的競爭,很大程度上就是自製實力的競爭。而隨著騰訊目前文創產業布局戰略進一步發揮效能,自製內容實現全產業鏈開發的機會大大增加,一魚多吃的紅利會越來越豐厚。」韓志傑在《三聲》峰會的演講中提到。

從2015年9月11日宣布《鬼吹燈》系列開始,騰訊視頻陸續播出了《如果蝸牛有愛情》《鬼吹燈之精絕古城》《鄉村愛情9》《雙世寵妃》《使徒行者2》等十幾部企鵝影視自製劇,爆款率達到一個很高的比例。而自製劇和定製劇在整個平台電視劇頻道的流量佔比,已經從2016年的10%上升到了今年的30%~40%,明年有關自製、定製劇的投入還會繼續增大。隨著首個自主控盤項目(企鵝影視占股100%,並全程主控)《風聲》殺青,企鵝影視也完成了進軍上游的重要一步。

而在自製劇和定製劇的項目推進過程中,除了像版權劇一樣對內容精挑細選,企鵝影視對於合作夥伴也是有自己的考量。

「外部團隊之所以願意和企鵝影視合作,一方面在對用戶數據的了解上,我們有平台方面的優勢和強項。二是我們開發的項目的成功率越來越高。尤其在合作中,我們所展現出來的對項目的專業度,以及舒適度,是被對方所認可、接受的,這些都是雙方能合作的基礎所在。」

畢竟一個製作公司做的劇數量有限,但是在騰訊視頻平台播放的劇數目以百計,對每個項目都有所積累,製作公司非常看重這一點。據第三方機構艾瑞mUserTracker 10月數據顯示,騰訊視頻移動端日均獨立設備數達1.4億台,排名第一,而騰訊視頻目前還擁有超過4300萬付費會員。正是這些數據、用戶的支撐,使得騰訊視頻、企鵝影視擁有了一個巨大的數據參考庫。

當然,整個影視圈對於企鵝影視的認可還源自於企鵝影視的專業化。

「以往影視公司不願意給平台粗剪素材,他們會認為互聯網公司會提出一些不太專業的意見。」韓志傑說:「現在這樣的情況已經不同了,影視公司是很願意將拍攝素材,樣片粗剪、精剪等,分享給我們,同時也希望我們能給出意見,以便方向上的調整和質量方面的把控。」

越來越專業的製作流程,讓企鵝影視有了越來越大的話語權,但問題也隨之而來:這會否影響到與之合作的夥伴利益?

答案是否定的。對於企鵝影視,話語權並不等於控制力,而是影響力。合作方的目的是利潤,而作為騰訊視頻的造血機,企鵝影視的目的是減少成本,兩者的共同利益點則是做一部好劇。

「目前的合作方更多是希望我們能夠積极參与。因為我們平台積累了很多用戶的播放行為、播放數據,以及用戶對項目的反饋等,不管是劇本策劃階段,還是排播時間的選擇等,合作方都很願意聽取我們平台的意見,他們也知道,大家一切的出發點都是希望劇能做到更好。」

明年,企鵝影視將與侯鴻亮領銜的正午陽光繼續深入合作。簡川訸執導的《都挺好》,李雪擔任導演的《尉官正年輕》以及孔笙執導的《大江大河》都將登陸騰訊視頻,加上此前曝光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騰訊視頻在2018年實現了正午陽光片單的承包。

除此之外,企鵝影視與檸萌影業、唐人影視、新麗傳媒等優秀的製作公司也將繼續緊密合作。收入檸萌影業打造、江南創作的《九州縹緲錄》,與唐人影視聯合開發《三國機密》,聯手新麗傳媒,繼續開發《斗破蒼穹》的後續內容等等。

2018年,企鵝影視將進一步加大自製內容的投入,積極布局產業上游。一方面,強強聯手一線製作團隊,打造優質內容;另一方面,依託企鵝影視的自製實力,孵化原生IP,強化個性和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