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奇門遁甲》:我們看的是對港片的一種懷念


摘要:小刀馬曾幾何時,我們率先接觸到的就是港片的一種新穎和別意。從電視劇到電影,從小屏幕到大熒幕,我們曾經過度貧乏的文化娛樂消費就是依託在「港片」的認知中經歷了一場跨越,甚至是從懵懂開始逐漸走向了成長,我們

《奇門遁甲》:我們看的是對港片的一種懷念

小刀馬

曾幾何時,我們率先接觸到的就是港片的一種新穎和別意。從電視劇到電影,從小屏幕到大熒幕,我們曾經過度貧乏的文化娛樂消費就是依託在「港片」的認知中經歷了一場跨越,甚至是從懵懂開始逐漸走向了成長,我們幾乎是看著「無線五虎將」「四大天王」,周潤發、周星馳、張曼玉、關之琳、張敏、劉嘉玲等等明星的湧現,並一度風光無限。對於港片來說,其實我們還是深含著濃濃的感情,雖然後來隨著好萊塢大片以及內地影視市場的崛起,尤其是「韓流」「日流」的切入,我們的視野獲得了不同程度的變遷,欣賞的視角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但是對於港片,其實我們都有一種別樣的情愫,揮之不去。

《奇門遁甲》:我們看的是對港片的一種懷念

當徐克編劇、監製,袁和平導演的《奇門遁甲》上演的時候,還是直接到院線去看了,也算給港片回饋一份票房。曾幾何時,看過太多的港片了,電視劇市場自然是《神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天龍八部》等等金庸大俠的系列影片,至於《霍元甲》《再向虎山行》等等早期電視劇更是喚醒了一代人對於電視的痴迷。而《縱橫四海》《賭神》系列等等大熒幕影片更是締造了一個對港片的痴迷期。那時候,一度還有錄像廳的推波助瀾,一個個昏暗的房間,一部部劣質的拷貝,一排排簡單的座椅,一場場天昏地暗的廝殺,就這樣走過了懵懂的少年時期。

《奇門遁甲》:我們看的是對港片的一種懷念

袁和平和徐克搭檔,自然還是主打功夫、玄幻、特效。《奇門遁甲》講述一個妖孽橫行的時代,為了世間安危,江湖神秘組織「霧隱門」挺身而出,與「天外來客」展開鬥爭。電影的故事和世界觀是來自徐克的,充滿著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很多情節設計可以說是「腦洞大開」,再加上袁和平的動作設計,整個視覺上給觀眾一種很新鮮的愉悅刺激。「樹妖」「鳥怪」「魚精」一直是港片面對「妖孽」的一種想象力。這和我們一貫的文化傳承有一定的關聯性。《山海經》《聊齋志異》等等奇幻書籍本身就是從身邊的動植物中攝取靈感,這一點和西方對於「妖魔鬼怪」的胡亂搭配是有很大的不同。我們是從內向外,他們是從外向內,思考的方向和文化積澱不一定,我們從已知推未知,他們喜歡「妄想」,沒有文化的傳承,只有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了。

《奇門遁甲》:我們看的是對港片的一種懷念

有人說,《奇門遁甲》在故事上存在明顯短板。它特別像34年前徐克導演的《新蜀山劍俠》,都構建了一個龐大的世界觀,有著無與倫比的特效技術與想象力做支撐,唯獨在故事上顯得有點凌亂,很多劇情邏輯存在漏洞。其實對於一部2小時的影片,過分嚴謹的故事框架顯然很難做到周全,只能攫取一些「凌亂」的橋段來搭建大故事框架。其實我們也多次聽說過奇門遁甲這個概念,但究竟其是什麼?袁和平表示,「『奇門遁甲』包括很多東西,天文地理、奇幻異術,我們會去挑精髓的東西來表現。」《奇門遁甲》以本土武俠文化為底子,再結合玄幻類型,試圖打造一部國產超級英雄奇幻大片。

《奇門遁甲》:我們看的是對港片的一種懷念

事實上,1982年,袁和平導演就拍過一部《奇門遁甲》。對於這兩部的關係,導演袁和平稱:「只是名字相同而已,整個內容都不一樣了。那時候特效還不成熟,用土方法做特效,現在技術很先進了。」據悉,整部影片都是用3D技術拍攝,特效鏡頭超過1000多個。片中出現的「三目怪魚」、「赤目」、「九天玄鳥」等怪物都十分逼真。徐克一直鍾情於拍古代故事和傳統背景故事的結合,從處女作《蝶變》,到《黃飛鴻》系列,再到《七劍下天山》,徐克總是在劍客的故事裡肆意地發揮。

《奇門遁甲》:我們看的是對港片的一種懷念

幾個角色,伍佰飾演老大,幾乎就是一個打醬油的角色。大鵬飾演諸葛青雲,沒有了之前影片的戲謔,總體表現中規中矩吧。倪妮飾演鐵蜻蜓,女漢子角色,大姐大,彪悍。周冬雨飾演小圓圈,傻白甜。李治廷飾演刀宜長,男版傻白甜。柳岩飾演花想容/大鼻毛,顛覆人生觀。如果你曾經是一個港片迷,那麼值得一看,就算對港片的一種懷念,其實,經歷過八九十年代香港電影的影迷,對於影片中任何的瑕疵,都可以忽略不計,並會心一笑。因為這就是徐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