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摘要:由嚴歌苓的同名小說改編、馮小剛導演、黃軒等主演的電影《芳華》上映了。雖然遲了兩個半月,但這種等待是值得的。馮小剛在微博里說「一刀未剪」,有點激動的樣子。當然,「一刀未剪」對於影迷而言也是激動的。看完《

由嚴歌苓的同名小說改編、馮小剛導演、黃軒等主演的電影《芳華》上映了。

雖然遲了兩個半月,但這種等待是值得的。

馮小剛在微博里說「一刀未剪」,有點激動的樣子。當然,「一刀未剪」對於影迷而言也是激動的。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看完《芳華》后,即便是沒有經歷過文工團歲月的屬於年輕一代的人們在看完電影后也會忍不住淚流滿面。

因為時光里的故事,總能叫人熱淚盈眶。

「陰暗的角落偷個吻,交換一兩頁情書,借一幫一一對紅調調情,到心儀的但尚未挑明的戀人房裡去泡一會兒,以互相幫助的名義揉揉據說扭傷的腰或腿…

那一小時的自由真是甘甜啊,真是滋補啊,及至後來遊逛了大半個世界擁有著廣闊自由的我仍為三十多年前的一小時自由垂涎。」——嚴歌苓《芳華》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芳華》的故事很簡單,不需要費腦,你只管隨著鏡頭的切換,盡情感受就是。

電影的大背景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

眾所周知,七十年代在國家的歷史里是風雲變幻、動蕩不安的年代。電影把那個年代里幾件天大的事情都藏在了舞台的大幕布之後,僅幾句台詞便匆匆帶過。

主體的故事是文工團里的一群女兵和男兵。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他們每天的日子就是吃飯睡覺排練嘮嗑,有事沒事的時候吵點小架,找個人使喚找個人嘲諷,或者搞點曖昧處個對象,要不來場無疾而終的暗戀。

主線人物不過一男四女。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故事絕對不是我愛你,她愛我你又愛他的錯綜複雜,也沒有閨蜜撕逼懷孕墮胎的狗血情節,男女之間更多的是關於青春關於集體的純粹友誼。

最多是在排練舞蹈的時候趁著托舉,來一場手掌與細腰的親密接觸,又或者同在一個由暖燈和帷帳圍起來的「密閉」空間里聽一首有點纏綿有點曖昧的鄧麗君的歌,再不然就是時隔多年後幾個人在一家書店裡回憶一段共同的往事。

故事裡原本那一點點即將要發泄的本能慾望,也迅速地被現實的清醒拍打下來,更多的只是「紅樓里那群渾渾噩噩的青春男女」身體里荷爾蒙的獨自流淌,然後獨立收斂。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沒有陰謀詭計,只有一些瑣碎的磕磕碰碰。

沒有大惡大善,只有那些人性里的小情小欲,沒有刻意的政治隱喻,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戀,也沒有為了配合市場博取眼球拍一些活色生香的肉慾畫面,只有點到為止的荷爾蒙流淌,最激烈的情節不過是一次未到實處的「觸摸事件」…真實著,平常著。

「日後這麼多年我回憶起來,竟然覺得隔著距離看到的這一切,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馮小剛

拍了二十多年大題材電影有著極強烈個人風格的馮小剛,居然也有這麼細膩的時候,沒有讓人氣悶的苦大仇深,沒有高調的愛國主旋律,沒有大災大難,沒有站在人性道德的高度俯瞰世界,甚至沒有一位真正意義上的票房演員,有的只是一幕幕從時光濾鏡中看過去的青春之美,是屬於一代人的芳華。

小說里,嚴歌苓的筆觸是溫潤柔和的。

哪怕是直抵人性深處的時候也忍住了歇斯底里。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整個故事裡最「情慾」最具想象空間的「觸摸」情節,她是這樣結論的:

他的慾望是很生物的,不高尚的。

但他對那追求的壓制,一連幾年的殘酷壓制,卻是高尚的…最終他對林丁丁發出的那一記觸摸,是靈魂驅動了肢體,肢體不過是完成了靈魂的一個動作。

你看,關於男人的原始的性衝動,她可以解釋得這樣合情合理,不帶半點情色,不帶半點偏見。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馮小剛導演的時候改編了一些劇情,把他經歷過的隔著距離的一些並不清晰卻美好的記憶加了進去,但依舊延續了原本的氛圍。

整部電影都是暖色調的,還有一點點朦朧的氣質,即便是描寫關於人性的最「惡劣」部分和最殘酷的戰爭場面,也捨不得用壓抑冷漠的氣氛去打破它整體的暖意。

整部電影里,沒有一個讓人恨得咬牙切齒的壞人,和一個完美無瑕到不真實的聖人,有的只是一群帶著各自明顯優點缺點的普通人,看完電影,你不會對其中的誰有著花痴般的追捧,即便是黃軒飾演的男主角,也不會讓你產生「想睡他」或「我老公我老公」的意淫。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彷彿故事過了就過了,這些人來了就來了,走了就走了。

陽光總是暖黃色的,澡堂里是熱氣騰騰的,掛在繩索上的衣服是潔白的,少女甩動的頭髮上是帶著水珠的,燥熱的夏天裡是青春在清涼的水花里嬉鬧,一二十歲的男男女女穿著最清新最樸素的綠色、藍色和白色,走過乾淨的走廊,跳躍在寬敞明亮的練功房裡,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那樣的自在和明朗。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如同小說里寫道「我們的老紅樓還是有夢的,多數的夢都美」,一切都充滿著懷念的善意與美化。

唯一的那麼點惡意,「好人被驅逐,弱體被孤立」也能在故事的最後冰釋前嫌,馮小剛改編了那個原本有些悲傷的結局,成全了一段剛剛好的圓滿。

《芳華》返璞歸真,因為馮小剛已經不需要通過它來討好誰了

《芳華》好像不需要你用任何專業的知識去解讀它,當然,如果非要探尋,它的深度也擺在那裡,足夠讓你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