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畢殿龍:馮小剛閃回的《芳華》空洞而迷茫


摘要:馮小剛的《芳華》名過其實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激情的歲月,人們只能緬懷但卻無法追回逝去的青春。這些感悟不是從正在熱播的馮小剛導演的根據嚴歌苓小說改編的電影「芳華」得出的感悟,而是芳華兩個字本身給人的遐思。

畢殿龍:馮小剛閃回的《芳華》空洞而迷茫

馮小剛的《芳華》名過其實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激情的歲月,人們只能緬懷但卻無法追回逝去的青春。這些感悟不是從正在熱播的馮小剛導演的根據嚴歌苓小說改編的電影「芳華」得出的感悟,而是芳華兩個字本身給人的遐思。馮小剛電影中的那個時代標誌印痕的閃回,僅僅補充和喚起這種遐想罷了。「芳華」獲得9.1的評分、上演四天獲得近四億的票房,實在是名過其實。

芳華之所以能夠吸引人,應該歸功於馮小剛這樣的名導演和那段複雜、糾結和瘋狂時代的題材。人們也許更好奇馮小剛這樣有點桀驁另類不走常人之路的著名導演,會如何敘述和思考、評價那個時代。

也許是小說本身,也許是馮小剛的製作團隊自己很聰明地駕馭時代情緒的敏感和人們對那個幾被封存時代緬懷之間的平衡。

電影用一個新兵進入某軍隊文工團自身從被關入牛棚的父親親情割斷的時代悲情,到在文工團內被排擠何歧視為主線,以第一視角和他視角描寫了從1976到2016年這個發生過幾個極具變化的時代。

和所有描寫那個時代的不同,除了對「雷鋒」樣人物劉峰複雜、感傷甚或還有一點點,那樣的人物只能樹立起來讓人膜拜而不配有正常人情感的欲說還休的冷嘲外(如棄雷鋒榮譽如敝屐等),沒有更多怨婦似地對過往時代的抱怨。除了人性弱點本身發生的碰撞之外,每個時代都燃放著那個時代的青春、都享受著那個時代的精彩。

電影有不錯的音樂舞美,有足以放映各個時代的標記,卻沒有誇張到令人討厭的地步。怎麼樣對這個題材的電影也算得上及格的作品。但獲得9分的評價,要麼是為了票房,人為運作的好,要麼是題材本身比敘述這個題材的技術更讓人感嘆的感情評價。

因為題材敏感,所以很多問題都淺嘗輒止;因為跨度之大,所以劇中只能標籤化人物和時代。兩個多小時的電影想要濃縮那麼長的時代,無論作者何導演多麼努力,都會略顯倉促;演員個性在時代的大跨度下,只能服從時代而失去了個性彰顯的本身。作者欲說還休的意圖在時代的閃回里,為整劇增添了一抹感傷、幽怨和無奈。但也因此整體散發著失落、徬徨和故作歡快的壓抑。

整個電影音樂、舞蹈包括場景也許有助於五零后回憶那個年代。但因為描寫的群體過於小眾,故難以引發更多的共鳴。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未必能夠藉此盤點和思考什麼。而對年輕人來說,也不過像看外國或歷史影片那樣,用不相干的心態去欣賞、窺探被指認說是父輩青春,其實和他們真正的經歷相距甚遠的「芳華」。

總之,這是一部勉強及格的電影,一個題材本身超過電影本身的電影。除了對電影本身內容和表現的感悟之外,剩下的就是感嘆,這年頭有個著名的導演一個有足夠噱頭但並不打算或真有膽魄和能力駕馭那樣題材,加上有全面的炒作,就不愁沒有好的票房。沒有貶低這部電影的意思。只是感到促銷的影評寫的太過聳動、炒作過程有點太過罷了(如傳說某些部門人員到電影院收集觀眾反應云云)。一個這種題材的電影能夠導演和炒作成這樣,也算不錯了。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芳華,有時間就去看看,如有過多的希冀,還不如望文生義多一些自我創作的空間。

畢殿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