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本來挺個人的回憶,被馮小剛拍出了廣泛的情感共鳴


摘要:文/滿囤兒據說最近有人拿看《芳華》哭不哭作為評判身邊朋友是老人還是年輕人的一個標準。其實就之前的點映和影片上映第一天的情況來看,上至六七十歲的退休老人下至十幾二十歲的在校生,看《芳華》多多少少都會哭。

文/滿囤兒

據說最近有人拿看《芳華》哭不哭作為評判身邊朋友是老人還是年輕人的一個標準。其實就之前的點映和影片上映第一天的情況來看,上至六七十歲的退休老人下至十幾二十歲的在校生,看《芳華》多多少少都會哭。可見,雖然嚴歌苓在劇本創作時揉進了很多很多特別個人化的記憶,但是經過馮小剛的執導,《芳華》已經具備了類似於《尋夢環遊記》一般,能激發廣泛情感共鳴的效力。不得不說,馮小剛雖然很任性、很倔強,但他的確是內地幾大名導中最懂得觀眾心理需求,離大眾最近的一位。

本來挺個人的回憶,被馮小剛拍出了廣泛的情感共鳴

嚴歌苓的某些作品里有著非常真實的部分,比如《陸犯焉識》里最真實的部分便來源於她祖父的經歷,《無出路咖啡館》則來自於她與丈夫勞倫斯的愛情。這次的《芳華》更進一步,幾乎等同於嚴歌苓的個人回憶。片中鍾楚曦飾演的蕭穗子給觀眾的感覺就是嚴歌苓的眼睛、耳朵、嘴巴。和大部分單位不同,文工團在當時算得上是一個比較封閉的環境。他們的生活、他們的恩怨、他們的取暖都帶有嚴歌苓個人化的回憶。有文工團經歷或情懷的觀眾,必然是極為小眾的,《芳華》絕不能成為文工團獨有的自戀。

本來挺個人的回憶,被馮小剛拍出了廣泛的情感共鳴

於是馮小剛在拍攝的時候,有意淡化了文工團的封閉性。我們看到許多文工團外的街道場景,出色的時代質感還原,一定程度上能夠把時代記憶拓展開來。影片也並沒有去講文工團戰士們的業務學習,而是更多地講新兵何小萍(苗苗 飾)融入集體時的遭遇。練舞、練琴等業務學習顯然更加個人化,即便能做出勵志片般的燃,也並不能實現最廣泛的情感共鳴。而個體向集體的融入,卻是個超越空間和時間限制的事。每個人的人生中都會有以個體的身份向某個集體融入的經歷,也都會在融入時遭遇捉弄、誤會、排斥、欺負,只不過不同時代的不同集體,具體的手段不同罷了。即便觀眾此時尚不知何小萍家庭的悲劇色彩,也足以對其在文工團的遭遇感同身受。

本來挺個人的回憶,被馮小剛拍出了廣泛的情感共鳴

雖然影片的開頭和結尾都用了劉峰(黃軒 飾)和何小萍的雙人構圖,但《芳華》卻並沒有全片都以這兩個角色為核心。在文工團的生活段落里,蕭穗子、林丁丁(楊采鈺 飾)、郝淑雯(李曉峰 飾)、陳燦(王天辰 飾)這幾個角色也都有著很完整的情感線。這樣做雖然降低了劉峰和何小萍人物命運的緊湊和跌宕,但是卻更突出了文工團作為集體青春的存在。如此一來,文工團解散時的心酸,就和非文工團觀眾所經歷的畢業時的心酸產生了共鳴。文工團是嚴歌苓的個人記憶,可一旦馮小剛把集體青春的感覺拍出來,便大眾了許多。

本來挺個人的回憶,被馮小剛拍出了廣泛的情感共鳴

馮小剛當年拍賀歲喜劇,練就了對類型化的掌握。類型片本就是好萊塢不斷對觀眾需求進行總結而得出的如何貼近大眾的經驗,掌握了類型片創作技巧,就能夠把很多不大眾的東西變得更通俗、更大眾。可以看出嚴歌苓的劇本還是蠻文藝的,但馮小剛卻巧妙地把部分段落拍出了類型化和娛樂元素。比如何小萍到部隊后第一次洗澡,就那麼全裸著站在遠景的淋浴花灑下。這是個很奇妙的鏡頭,因為如果苗苗有當下網紅們那種犯規身材的話,這個鏡頭就會變成低成本類型片里常見的擦邊球。恰恰苗苗的身材平平無奇,這個鏡頭就充滿了遙遠的青春味道。這就是類型片技巧包裝的文藝氣質哈。

本來挺個人的回憶,被馮小剛拍出了廣泛的情感共鳴

另一個強技術環節就是那段長達6分鐘的戰爭戲。當年《集結號》馮小剛初次嘗試拍戰爭戲就把國產戰爭戲的技術水準一下子推高了許多。以至於後來所有國產戰爭片都在和《集結號》比。作為大眾觀眾而言,既然《芳華》里又有戰爭戲片段了,那就不可能不與《集結號》去比。這一次,馮小剛卻改了策略,並不在爆炸上作更大的文章,而是把這唯一的戰爭戲片段拍成了一個6分鐘的長鏡頭。儘管大眾不會去辨識這段戲是不是一鏡到底,但這種長鏡頭的沉浸感是每個觀眾(無論男女老少)都能得到的。也就是說,馮小剛拍這段戰爭戲的目的不是為了讓觀眾感到震撼,而是要讓觀眾感到沉浸。就像前邊讓觀眾沉浸到了文工團的集體青春里一樣,這裡要讓觀眾沉浸到殘酷的戰場里。

正是這種充滿沉浸式的體驗,《芳華》硬是把挺個人的回憶拍出了廣泛的情感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