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素人出鏡比大張偉林更新陳小春還高,《三個院子》是冒險還是創新


摘要:納蘭驚夢/文當下「慢綜藝」蔚然成風,尤其是《中餐廳》、《親愛的客棧》、《青春旅社》的相繼上馬,儼然帶火了全新的節目類型。這種與戶外競技真人秀截然不同的節目類型模式,更加關注人際關係、生活價值等馬斯洛需

納蘭驚夢/文

當下「慢綜藝」蔚然成風,尤其是《中餐廳》、《親愛的客棧》、《青春旅社》的相繼上馬,儼然帶火了全新的節目類型。這種與戶外競技真人秀截然不同的節目類型模式,更加關注人際關係、生活價值等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中的深層自我實現。像江蘇衛視新推出提倡共享生活概念的觀察體驗真人秀《三個院子》,就是通過大張偉母子、好友林更新朱楨和陳小春應采兒夫妻三對不同關係的明星作為「Life Sharing」發起人,分別入住三個院子,接待一群性格各異的客人,並在各自的共享院子中與素人一同分享百態人生,在共享中品味生活意義。

素人出鏡比大張偉林更新陳小春還高,《三個院子》是冒險還是創新

國以家為本,院以人為準,誰能不食人間煙火

《三個院子》對於體驗生活觀察的樣本框選擇以院子為載體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既有各自相對封閉的隱私空間,又開放了廚房、客廳和院子等適合於社交溝通交流的場景。節目並不以經營競爭等慣性思維的元素來作為刺激戲劇看點爆發點,而是通過三個主題迥異的院子作為觀察點,更加專註於對於人與人之間的彼此關聯。

素人出鏡比大張偉林更新陳小春還高,《三個院子》是冒險還是創新

大張偉和媽媽周振霞入住的北京大霞131院子代表「親情」,林更新和朱楨入住的浙江台州真心院子代表「友情」,陳小春和應采兒入住的廣西潿洲島許願池院子代表「愛情」。三個不同空間、不同主題的院子,從不同的視角切入到對於人物關係和狀態的寫實之中,企圖在繁忙的現代都市中將人拉回到單純的生活美好中。

素人出鏡比大張偉林更新陳小春還高,《三個院子》是冒險還是創新

所謂慢綜藝絕對不是漫無目的綜藝,《三個院子》試圖將明星藝人和入住素人從完全沒有時間思考的現代生活中抽離,放置到單純享受人間煙火的平靜祥和之中,像大張偉和媽媽周振霞一起逛花鳥市場的快樂,已然是件奢侈品——性格大大咧咧相似感情和睦的兩人,由於大張偉工作的原因即使上一年中起碼有兩百多天見不到面。包括應采兒和陳小春這對同身為藝人的夫妻,同樣也面臨著這樣的問題。節奏快壓力大的現代社會中,人與人的交流變少即便是再親近的人也面臨著由於種種緣故疏於交流的趨勢。雖然高科技讓交流很方便,卻少了那些有溫度的人情味,遠不如面對面交流來的純粹。《三個院子》以拉進空間距離的方式,將鏡頭對準人間煙火,讓親情、愛情和友情在這個打破交流隔閡的院子中變得更加溫暖。

素人出鏡比大張偉林更新陳小春還高,《三個院子》是冒險還是創新

不喊口號,共享的生活其實是對油膩人生的反思

在「共享經濟」盛行今天,《三個院子》所提出的「共享生活」並不僅僅只是出於環保經濟的考慮,更多是出於人本的角度。作為社會人,社交是必不可少的生存技能與需要。與不同生活的人彼此共享自己從經歷過的生活,更是帶給藝人們還是電視觀眾都是別樣的感受。有意思的是,《三個院子》的觀察體驗充滿了不確定性,既有像大張偉遇上兄弟樂隊共同放歌歡唱的場景,也有陳小春應采兒「怕什麼來什麼」接待了閨蜜親子團的入住。這種不確定性,恰恰為觀察增添了絕佳的觀察素材。

素人出鏡比大張偉林更新陳小春還高,《三個院子》是冒險還是創新

值得一提的是,入住三個院子的素人身份各異、背景各異,既有從事電商運營的,也有從事時尚行業,幾乎所有人的共同特徵都是耽於忙碌的工作,完全失去了時間的自由。單采環節中,「生活情調」、「人情味」成為出現最高頻率的詞語。當「油膩」這個詞儼然已經變成全民公害的今天,將寶貴的時間和生命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似乎成為新的生活嚮往。《三個院子》里表面上共享的是院子、是廚房、是客廳,更多共享的卻是對於追求與營造美好生活的經驗與體會。三個不同主題的院子,既是展現出不同理想生活的窗口,讓更多身處不同行業,但各自有著生活品味和情操的人來到這個院子享受生活、共享美好,也讓電視觀眾領略到在現代生活中無數種生活方式的可能。這也就是為何在《三個院子》中出鏡素人的比例如此之高的原因。以第一期為例,素人的數量甚至遠遠超過了藝人的比例,鏡頭時間的分配也與藝人幾乎不相上下。雖然從提升收視率角度的考慮,這顯然是個較為冒險的設置,但從中也可以窺見節目的野心所在:節目希望儘可能多的展現出現代社會中的千人千面,以及他們獨特的生活態度和理想故事。在這些對於生活的分享中,見證著的是當代中國社會的眾生相,也是對油膩人生的反思。

素人出鏡比大張偉林更新陳小春還高,《三個院子》是冒險還是創新

無絲竹亂耳與勞形,讓心中的烏托邦夢想照進現實

節目中院子的選擇也可謂頗有講究,第一期節目中有個細節便是網癮少年林更新和朱楨在到達浙江台州真心院子候,第一時間想到解決溫飽問題的辦法就是通過APP叫外賣,結果卻發現附近沒有一家可以送貨。這種將錄製地點選擇在了極近原生態的區域,儘可能的避免受到都市生活和速食文化的侵繞,使得院子主人和訪客能夠在純天然的狀態發現生活原本的美。這種美既有風光景色的美,也有動手勞動收穫滿足的美,既有享受別樣生活的文化美,也有陶冶心情的治癒美。

素人出鏡比大張偉林更新陳小春還高,《三個院子》是冒險還是創新

另外一個頗有深意的院子安排,則是將號稱「北京孩子都打過」的大張偉安排進同樣地處北京的大霞131院子,而不是安置到另外兩個相對偏遠的院子,目的大約就是讓京味更純粹,也讓心中的烏托邦夢想照進現實。即便是大張偉養只兔子這樣的小小心愿,折射都是對於美好生活的誠摯嚮往。在最新「佛系青年」詞條刷遍朋友圈,火遍網路的當下,以「佛系生活」消極喪文化開始佔據主流視線當前,《三個院子》中傳遞出的積極健康生活理想狀態,更是如今媒體所應傳遞的價值所在。